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個不留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六十五章 一個不留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六十五章一個不留

「轟1

金色巨和血色巨矛狠狠撞在一起,一片血金二色光芒以陳雷和荊刺君為中心,泛起一道道水波般的漣漪,向著四周一層一層的擴散,金紅二色的漣漪,帶有恐怖的毀滅之威,所過之處,萬物無聲無息,化為齏粉。

兩側峭壁被金紅漣漪掃中,堅持的石壁化為無數石粉,簌簌而落,眨眼間,兩側的峭壁便被金紅漣漪擴大了近百米。

也幸虧陳雷和荊刺君兩人身旁沒有任何一名士兵在戰鬥,否則的話,必受池魚之殃,瞬間便會被這恐怖的漣漪化為血霧。

而造成這般恐怖景像的陳雷和荊刺君兩人,也並不好受。

兩人幾乎是保持著同樣的姿勢,飛速向後退去,然後,重重的撞在了兩側峭壁之上。

堅硬的岩石如同豆腐一般,被兩人都撞出一個約有十餘米深的人形山洞。

「咳咳1

陳雷不住咳嗽,推開擋在自己身前的亂石,從山洞中沖了出來,頭上、衣服上,全都是灰白的石屑,狼狽不已。

而此時,荊刺君也從對面山洞鑽了出來,他手中所持的百鍊玄鋼所打造的血色長矛,已經扭曲成了麻花狀,一條胳膊極不自然的垂下,顯然在剛才的碰撞下,已經斷為了兩截。

「小狗,沒想到你居然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那就更留你不得」

荊刺君將手中的血色長矛扔在地上,抖手又取出一柄繚繞血光的短劍。

這一柄短劍只有一尺長短,卻吞吐著血色霞芒,散發滔天血氣,宛若從血海之中復生的一件無上凶兵,只是一取出來,便彷彿有漫天怨魂從血海復生,發出鬼叫之聲,驚人心魂。

「血魂劍,值得老夫動用血魂劍,也算是你的本事了,死在血魂劍下,永世不得超生,生生世世被血魂劍所奴役,小子,你這一下滿意了吧1

荊刺君冷冷笑道,唯一完好無損的左手握著長約一尺左右的血魂劍,整個人突然憑空消息。

荊刺君,他真正令人害怕的地方並非他是一名頭狼,而是他是一名十分危險且強大的刺客,行走在黑暗之中,無聲無息收割人的性命。

在整個楚王朝的殺手排行榜中,荊刺君也足以名列前十之內,憑藉的便是一手血光無影遁術還有手中那不知道滅殺了多少冤魂的血魂劍。

「刺客嗎?」

陳雷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手中金光突然毫無預兆,向著左前方的虛空重重砸了下去。

「噗1

一聲巨響,虛空之中突然暴出一朵血花,這一朵血花當中,還夾雜著白白的腦漿,隱於虛空中的荊刺君,屍體隨即重重從虛空跌落了出來,腦袋已經被陳雷一砸成了一個爛西瓜,死得不能再死了,而他手中,卻還緊緊握著那一柄血魂劍。

至死,荊刺君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被陳雷發現,被一掄在腦袋上給乾死的。

確實,血光無影遁實乃高超的隱匿之法,平常人根本不可能發現,但是,陳雷神魂之強大,遠超荊刺君的預料,已經衍生出了神識,他將神識放出,隱於虛空的荊刺君,自然是無所遁形。

而荊刺君卻還自以為陳雷不可能看到他的蹤跡,想要潛到陳雷身後發動偷襲,卻被陳雷以出其不意的一擊,直接打得腦袋開花,一代巨匪死於非命。

陳雷一伸手,將荊刺君手上的儲物戒指還有那一柄血魂劍取到手中,然後,這才將目光放在了其他幾個依舊在戰鬥的戰場上面。

此時,孫飛、趙烈陽已經毫無還手之力,只有招架之功,被陳堂軒壓制,身上傷痕纍纍,落敗是遲早之事。

另外一個戰場,陳雷父親、母親兩人,雙戰寧山涯,將寧山涯殺得披頭散髮,全身傷痕,只剩下一口氣了。

至於其他地方,無論是荊刺君手下的四大統領,還是從血狼盜匪團老巢一塊兒過來的兩名血狼長老,都被聶家、陳家長老和弟子團團圍住,進行最後的搏殺。

而那四千名血狼盜匪,此時基本上已經被消滅乾淨了,楊虎帶著四千雇傭兵,正在一一檢查,看是否還存有活口,一旦發現有漏網之魚,毫不留情予以斬殺。

至此,基本上可以說大局已定,陳雷將注意力放在了孫飛、趙烈陽和寧山涯身上,防止這些人在最後時刻突然暴發,再對自己父親、母親以及家主陳堂軒造成什麼危害。

「死1

最後,陳堂軒突然暴發,金鵬撕天訣化出兩隻巨大的金色爪影,直接將孫飛和趙烈陽撕碎,這兩人徹底斃命。

而寧山涯也在九幽陰風爪和冰火兩儀劍下授首,並沒有翻盤。

至於剩下的那些血狼統領、長老,最後也都在眾人合力之下一一伏誅,沒有一個漏網之魚。

「痛快1

陳堂軒看著寧山涯、荊刺君兩人的身體,長舒了一口氣。

「好了,馬上打掃戰場,處理屍體1

而楊虎,並沒有在大勝后鬆懈下來,而是命令所有雇傭兵開始處理這鷹愁澗中的大堆屍體。

這種事情,楊虎這些雇傭兵全都是老手了,每一個人將這些屍體上所有有用的東西全都扒光,然後這才將屍體堆成一堆,不長時間,便處理完畢,然後,澆上火油,一把火將屍體全都焚為灰燼。

「陳兄弟,這是兄弟們搜刮的戰利品,還請你收下。」

楊虎將無數的兵器、丹藥、金票、銀票等等,推到了陳雷面前,這些東西全都是從盜匪身上扒下來的,價值不菲。

楊虎等人還算守規矩,陳雷花錢雇傭他們,按照規矩,無論最後得到什麼戰利品,都歸僱主所有,這些雇傭兵們只拿自己的那一份薪水。

「這些東西你做主給弟兄們分了吧。」

陳雷根本看不上這一堆戰利品,就算送給他他也不要,直接讓楊虎將戰利品給大傢伙分了。

而他手中從荊刺君那裡繳獲的那枚儲物戒指,還有從寧山涯、孫飛、趙烈陽以及幾位血狼統領、長老手中繳獲的儲物戒指,才是這一次最豐厚的戰利品,這些戰利品,並非楊虎等人繳獲,自然也就不存在和他們分配的問題了。

「好了,斬殺了血狼盜匪團以及寧山涯、孫飛、趙烈陽,接下來一段時間,應該沒有什麼外患了,可以安心的休養生息,築造雷雲城了。」

陳堂軒、陳雷幾個,到這個時候,才算鬆了一口氣,現在應該可以騰出時間,先將雷雲城築起再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