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七十二章 算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七十二章 算計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二章算計

胡奇林聽了陳雷的話,幾乎要氣炸了。

他是外人,他是外人?

他胡奇林,父親是玄武峰之主,他從小出生在玄天宗,在這裡成長,如今雖然成為鈞天聖地的弟子,但是,誰能否認他不是玄天宗之人,這裡就是他的家。

但現在,居然有人指著他的鼻子說,你已經不是玄天宗的人了,一個外人,還是少對玄天宗的事情指手劃腳。

這樣的言語,胡奇林還是第一次聽到,臉上露出了憤怒的笑容,道:「陳雷,你還真敢說,我是外人,哈哈,這是今年本少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看來你真是一個冥頑不靈之輩,本少已經不打算在勸你了,因為好言難勸該死鬼,今天,我就用實力來教訓教訓你,應該怎麼做人。」

陳雷道:「怎麼,說不過準備動手了嗎,來吧,我還怕你們不成。」

胡奇林渾向氣得直哆嗦,不過,他還是強行忍住立即動手的願望,道:「陳雷,你也別逞口舌之利,在教訓你之前,本少還有幾句話要交待。」

陳雷道:「有什麼遺言,趕緊說,別一會兒誤了投胎的時辰。」

面對陳雷的毒舌,胡奇林幾乎吐出一口逆血,當下不再和陳雷糾纏,直接了當說道:「陳雷,你從我玄武峰手中奪取了三件寶具,我曾傳令讓你主動交回,你考慮得怎麼樣?」

陳雷冷笑一聲:「你傻了不成,你覺得我會交回到手的東西嗎,這是我的戰利品。」

胡奇林深吸一口氣,說道:「好,既然你不肯交回卻,那麼,我們就來一次賭鬥,我若勝了,你將三件寶具交出來,我若敗了,這件事情我玄武峰不在追究,你看如何?」

陳雷聽了冷笑一聲:「胡奇林,你幼兒園還沒畢業吧,這麼幼稚的話怎麼也說的出來。」

胡奇林一愣,惱羞成怒道:「陳雷,你把話說清楚,我怎麼幼稚了。」

陳雷道:「我拿出三件寶具,輸了歸你,贏了卻什麼好處都沒有,只換得一個你玄武峰不追究的承諾,你以為我傻嗎,會答應你這種無禮的條件。」

胡奇林道:「你還想怎樣?」

在胡奇林想來,玄武峰答應不追究陳雷搶佔寶具一事,已經是對他莫大的恩德了,誰想到陳雷居然還不情願。

陳雷道:「既然是賭鬥,那麼,自然是都要有賭注,我拿出三件寶具,你自然也要拿出對等價值的寶物來,否則,我為什麼要和你賭。別說你玄武峰不追究我搶佔寶具之罪,這幾件寶具在我手中多半年了,你玄武峰追究過嗎,又追究得了嗎?」

胡奇林聽了陳雷如經無禮,貶低玄武峰的話,對他更加厭惡,說道:「原來是這樣,好,我答應你,你想怎麼賭?」

陳雷看了看那一輛蛟龍戰車,道:「我看你這輛戰車不錯,就賭它吧,我若輸了,這三件寶具雙手奉上,若是贏了,你這輛蛟龍戰車歸我,怎麼樣?」

「蛟龍戰車?」

胡奇林有些猶豫,這輛戰車可並不是他的,而是他師尊賜給他的,只是讓他借用,而沒有說要送給他,若真是將這輛戰車輸掉,那他在師尊那裡可就沒有辦法交待了。

「胡師弟,你猶豫什麼,難道你還能輸了不成?」

正在胡奇林有些猶豫時,那名馬臉鼠眼的鈞天聖地弟子不耐煩的說道。

胡奇林聽了,頓時醒悟過來。

不錯,他怎麼可能會輸,他身為鈞天聖地的弟子,怎麼可能會輸給一個剛剛拜入玄天宗不到一年的新晉弟子,若是輸了的話,那才是見了鬼了。

既然穩贏不輸,那麼,拿什麼做賭注不還是一樣的嗎。

想到這兒,胡奇林點了點頭,道:「好,成交,就這麼定了。」

陳雷道:「我不相信你的人品,我們還是立字為據為好。」

陳雷看得出來,這輛戰車品階極高,價值極大,比起他手中的那一艘青釉飛雲舟來,高出了十幾個檔次,所以,他一定要將這件事情給砸實了,到時候贏了之後,不怕胡奇林反悔,就算是將官司打到宗主那裡去,他也不怕。

胡奇林不覺得陳雷能夠贏過自己,所以,痛快的答應了下來,雙方簽字畫押,立字為據,寫明了賭注。

「好了,已經立下字據,這一下你該放心了吧。」胡奇林說道。

陳雷點點頭,道:「不錯,既然這樣的話,那就請胡師兄你出手吧。」

胡奇林眼神中閃過一絲煞氣,道:「好,既然這樣,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胡奇林身上暴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全身真元澎湃,宛若大海咆哮一般,整個人的氣息強盛了一大截。

剛才,胡奇林便給人一種極度強大的感覺,但是,現在的胡奇林,給人一種非人般的感覺,那一種強大,令人絕望。

胡奇林冷笑:「陳雷,讓你這井底之蛙見識見識聖地的強大,讓你知道什麼叫做絕望、什麼叫做後悔。」

胡奇林氣勢一波又一波的散發出去,若浪潮湧動,而他自己則若一尊少年天神一般,擁有強大的自信,手掌泛起了一層緋色的光芒。

這一層緋色光芒,閃爍著一種極為妖異的氣息,這是他修鍊的一套誓九階功法,名叫緋月耀空訣,而胡奇林自己本身,便是極為罕見的血月靈體,與這緋月耀空訣實在是絕配,能夠完全發揮出緋月耀空訣的全部威力。

故而,鈞天聖地的那一位長老,在發現了胡奇林的體質后,直接將胡奇林收為了弟子。

胡奇林這一種血月靈體體質,若是一般的功法,根本不可能激發血月靈體的神妙特效,他若是繼續留在玄天宗,這種特異的體質可以說就廢了。

所以,胡奇林被鈞天聖地的一位長老帶走,也是他的造化。

這緋月耀空訣,原本就是一位血月靈體體質的大能所創的,留在鈞天聖地之內,已經數百年不曾找到傳人了,而胡奇林顯然便是這一脈的最合適的傳人。

對於鈞天聖地來講,多一個能夠修鍊緋月耀空訣的天才,對鈞天聖地也是一件好事。

轉眼間,胡奇林手掌上的緋色光芒便越發濃郁,散發出強盛無比的氣息,僅是散逸的氣息,便讓地面出現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

周圍圍觀的弟子們,一個個臉色大變,紛紛後退,足足退出千米之外,這才稍稍感覺到壓力稍小一些,能夠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