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七十五章 賴賬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七十五章 賴賬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五章賴賬

「剛才是怎麼回事?」所有觀戰的弟子,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胡奇林的緋月耀空環,強大到讓人絕望,這所有人都看在眼中,但陳雷手中那道金光是什麼,怎麼也會如此強大,結果到底怎麼樣了?

而這個時候,金緋兩色光芒漸漸消失,眾人終於看清楚了戰場當中的情況,而看到這一幕後,一個個神情變得獃滯,這還是人乾的事嗎?

戰場中央,那一座子峰的峰頭,直接被金緋兩色光芒削平了四五十丈,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深坑,而陳雷和胡奇林兩人,則是凌空而立,彼此之間依舊在互相對峙。

而此時,陳雷手中的那一道金光,眾人已經看得清楚,正是金光,而發出驚天動地攻擊的緋月耀空環,則消失不見。

「緋月耀空環去了哪裡?」

眾人心頭疑惑,那樣一件強大的令人心神悸動的強大寶具,居然蹤影全無。

「這是什麼?」

一名弟子發現自己附近,散落著一塊緋紅色的殘片,伸手去摸,剛一摸到那一塊緋色殘片,手指一陣疼痛傳來,被緋色殘片割破,有鮮血滴出,這樣一塊緋色殘片,鋒利的驚人。

陸陸續續有弟子看到附近散落著無數這種鋒利無比的緋色殘片,難道說那一件強大的緋月耀空環,已經被金光擊成無數碎片?

眾人看到這些緋色殘片,腦海中升起一個念頭,不過,又沒有人會相信?

「噗1

就在此時,凌空和陳雷對峙的胡奇林,突然噴出一口血霧,身子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向著下方那一個巨大的深坑墜去,而陳雷則是身形飄動,凌空倒退數百丈,落到了巨坑的邊緣。

「胡師弟」

一名鈞天聖地的弟子身形如電,掠至巨坑底部,將昏迷過去的胡奇林接住,然後縱身躍了出來,看向陳雷時,無比的憤怒。

「陳雷,你好大膽子,敢傷我鈞天聖地的人。」

這名弟子指著陳雷,大聲質問。

陳雷冷笑,道:「怎麼,公平賭鬥敗了,就想要以勢壓人了嗎,聖地的人都這麼輸不起嗎?」

聖地這名弟子臉色一紅,怒道:「哼,你不過是仗著寶器之利罷了,論真正的實力,你又豈是胡師弟的對手?」

陳雷道:「無論丹藥還是寶具,都是實力的一部分,這不是你們說的嗎,怎麼,剛說出去的話,現在就不承認了嗎?」

聖地的這名弟子,被陳雷問的張口結舌,臉色漲紅,半天說不出話來。

陳雷這個時候,將目光放在那一輛蛟龍戰車上面,道:「現在,按照約定,這輛戰車歸我了。」

說完,就要將戰車取走。

「住手1

四五聲怒喝幾乎同時響起,四五名鈞天聖地的弟子一字排開,擋在戰車面前,阻擋陳雷。

「怎麼,難道你們要反悔,不認帳嗎?」

陳雷臉色一沉,怒聲問道。

「陳雷,你算什麼東西,小小玄天宗螻蟻一般的傢伙,還妄想染指我鈞天聖地的至寶,也不怕給家族惹來滔天大禍。」

馬臉青年一臉殺機,氣勢洶洶的向著陳雷說道。

「哈哈哈哈1陳雷仰天大笑。

鈞天聖地幾名弟子臉色難看,其中一人怒聲問道:「陳雷,你笑什麼?」

陳雷手指鈞天聖地幾名弟子,義正言辭的說道:「我笑你們一群言而無信、為宗門丟人的小人,三歲小孩都知道言必行、行必果的道理,而你們這群來自聖地的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傢伙,卻無恥之極,不僅不講絲毫信譽,連白紙黑字,寫得明明白白的契約都不想履行,還自恃背影強大,以強欺弱,這難道就是你們聖地的作派嗎,不知道你們的長輩知道你們如此行事,會不會一巴掌將你們這群不肖子孫拍死。」

陳雷才不管這些人來自哪裡,將這些自命不凡、行事齷齪的傢伙罵得狗血淋頭,痛快淋漓。

鈞天聖地的這些弟子,被陳雷罵的臉色陣青陣白,羞愧之極。

以前,他們也不是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但是,對方看在鈞天聖地的份上,沒有人敢為難他們,每到一地,都極受禮遇,倍受尊崇,連一句重話都不敢對他們說,就更別說指著他們破口大罵了。

而他們也習慣了被人高高奉承、處處迎合的態度,認為這一切都應該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哪裡曾想到,會遇到陳雷這樣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傢伙,罵的他們一個個都抬不起頭來,心中鬱悶之極。

「你找死1

終於,馬臉青年被陳雷給罵急了,直接一掌便向著陳雷拍了過去。

「轟1

馬臉青年這一掌,帶著濃濃的黑色霧煞,從掌心噴湧出一條黑色的蛟龍來,向著陳雷狠狠撲去。

這一條黑色蛟龍,身軀蜿蜒伸展,如鐵水澆鑄而成,散發著冰冷的金屬光澤,虛空瞬間現出數道裂隙,帶著濃濃的戾氣,向陳雷斬來。

這一條黑色蛟龍,居然是一柄純黑色的寶具黑蛟劍,鋒利無匹,殺氣瀰漫,向陳雷脖頸斬來。

半空響起蛟龍咆哮之聲,劍光霍霍,殺機四溢。

馬臉青年出手毫無預兆,而且一出手便下殺手,要取陳雷性命。

此時,這名馬臉青年,神色陰毒,眸光可怖,臉上帶著一種殘忍而猙獰的快意。

馬臉青年,名叫馬蛟,是鈞天聖地一名長老的孫子,自幼倍受寵愛,哪裡受過這樣的窩囊氣,且性格本就陰險狠厲,被陳雷破口大罵,哪還忍得下,沒有絲毫顧忌,直接便下了殺手。

他這突然出手,幾乎如同偷襲,那黑色散發濃重殺機的黑蛟劍,眨眼間便到了陳雷面前。

劍身延長,如蛟龍一般盤捲起來,向著陳雷的脖子便纏繞了過去,若是被纏繞住,那只有一個下場,就是身首分離。

「好狠的手段1

這一刻,玄天宗弟子中,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等人暴怒,這樣突下殺手,手段太過惡毒了,眾人紛紛怒喝。

而陳雷也沒有料到馬臉青年馬蛟會突施殺手,倉促之間,只來得及舉起手中的金光,狠狠向著那一柄黑蛟劍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