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七十六章 再賭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七十六章再賭

「當1

金光擊在黑蛟劍上,將黑蛟劍擊退,然而,陳雷準備畢竟倉促,金光上蘊含的真元很少,只是將黑蛟劍隔開,而黑蛟劍所化的一條蛟須,擦著陳雷脖子掠過。

頓時,陳雷脖子處開了一條深深的傷口,血流如注。

陳雷連忙運用元力,將傷口封閉,這才止住鮮血。

然後,他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顆丹藥捏碎,敷在了傷口上面,這才眸光森冷的盯向了馬蛟。

「你們怎麼回事,居然偷襲傷人,還要不要臉了?」

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等人義憤填膺,一個個圍了上來,將陳雷護住,然後,向著鈞天聖弟的幾名弟子質問。

「哼,什麼偷襲傷人,本少這是給他一個教訓,讓他嘴巴放乾淨些,這已經是本少手下留情了,若本少真要存心傷他,你們以為憑藉他的實力,能躲得過去嗎?」

馬蛟冷哼,絲毫不以自己偷襲為恥,大聲狡辯。

「見不過要臉的,真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1

方蒼宇冷聲說道,然後,不再看向馬蛟,而是看向了陳雷,問道:「陳雷,你怎麼樣?」

此時,陳雷脖子上的鮮血已經止住,雖然看著嚇人,但並無大事。

陳雷擺擺手,示意無事,然後,向前一步,望向了馬蛟。

「喂,馬臉,既然你有膽向我出手,那麼,我現在就正式向你發起挑戰,你可敢應戰?」

「馬臉1

馬蛟聽到陳雷稱呼自己,一張長臉頓時黑了下來,他冷笑兩聲,道:「你向我挑戰,我憑什麼要答應你?」

陳雷冷笑:「怎麼,怕了?」

馬蛟不屑道:「我會怕,只是覺得你不值得我出手罷了。」

馬蛟語氣中,故意作出一種高高在上的資態,根本看不起陳雷。

但實際上,馬蛟心中卻是有些忐忑。

陳雷將胡奇林擊敗並打昏過去,在鈞天聖地內,他和胡奇林曾經切磋過多次,每次都是不分勝負。

讓他面對陳雷將胡奇林戰勝的陳雷,他確實沒有把握,但是,死要面子的馬蛟,又不能直接承認這一點。

「切,膽小鬼,怕就是怕,還找什麼借口,如果說你真的不怕,那就接受我的挑戰,我以這輛蛟龍戰車作賭注,你可敢一戰?」

陳雷冷聲譏諷,突然腳下一軟,臉色蒼白,不過旋即他又穩穩站立,目光炯炯,看向了馬蛟。

馬蛟見到陳雷的情況,心中突然反應過來,剛才陳雷和胡奇林一番大戰,消耗定然巨大,現在也沒見他恢復過來。

而且,剛才自己黑蛟劍擦過陳雷的脖子,雖然沒有將陳雷擊殺,但是,卻也讓他大量失血,現在陳雷的戰力,肯定已經下降的厲害,甚至不足巔峰時期的七成。

若是這樣的話,他對上陳雷,未必沒有取勝的希望,陳雷如此咄咄逼人,未嘗沒有虛張聲勢之嫌。

馬蛟仔細向陳雷看去,發現陳雷髮際之中隱隱有著汗漬,雙手也微微顫抖不已,這顯然是體力大量損耗的跡像。

馬蛟看到這裡,心中已經有了計較:

「好個狡猾的小賊,小爺險些被你給騙過去,你現在的實力,恐怕都不及巔峰時期的一半吧,我就不相信你身上也有著三轉雪元丹這樣的寶葯,能夠瞬間恢復修為,想要逛你馬爺,你還嫩了點,小子,這次可是你自尋死路,別怪馬爺我心狠。」

想到這兒,馬蛟心中大定,說道:「陳雷,你想怎麼賭?」

「算了,你也拿不出什麼值錢的東西,還是算了吧。」

馬蛟同意了,沒想到陳雷話風一轉,反而推三阻四起來。

馬蛟心中更加肯定,陳雷絕對是虛張聲勢,道:「陳雷,怎麼,你還怕我沒有和這蛟龍戰車相當的東西嗎,哼,我鈞天誓底蘊,豈是你這等三流小派所能夠想到的,這一件寶具,就不比蛟龍戰車價值低,怎麼樣,你可敢接受。」

說完,馬蛟直接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座三足青銅圓鼎。

這座圓鼎上篆刻著花鳥魚蟲、日月星辰等符紋,周身流轉著一道玄黃之氣,顯得古拙、滄桑,充滿古老氣息,彷彿從時間長河之中流轉而來。

「這是什麼?」

陳雷眼神頓時一凝,以他前世大帝級的眼光,都看不透此鼎的來歷,神秘異常。

馬蛟看到陳雷震驚的神色,得意洋洋,這一座青銅鼎,是他爺爺鄭重的傳給他的,叮囑他一定要好好保存,是一件得道的至寶。

只不過,馬蛟拿在手中,仔細研究了數月,發現此鼎除了堅固無比,無物可摧外,並沒有其他什麼奇特之處。

所以,馬蛟也就不怎麼將此物放在心上。

如今想到要和陳雷賭鬥,他儲物戒指中的其他寶具,都是他珍愛之物,根本捨不得拿出來,萬一輸了的話,還不得心疼死。

所以,這才拿出了自己爺爺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保存好的這一座青銅圓鼎,反正這座青銅圓鼎他也不知道有什麼神妙之處,即便是輸了,也不怎麼心疼。

再者,連他都不知道這座鼎有什麼用處,陳雷一個土包子,肯定更不可能認識了,也好震懾震懾陳雷。

說實話,陳雷還真被震到了,這一座青銅圓鼎,來歷絕對不凡,上面那種神秘而帶有滄桑氣息的神秘意境,陳雷根本看之不透。

這一座青銅圓鼎,在陳雷眼中,就如同一個未解的世界一般,充滿了迷團。

「好,我答應你1

陳雷這一次,倒是毫不猶豫答應了下來。

馬蛟冷笑,真是愚蠢,被稍稍引誘便上鉤了,這一次,看我如何將你擊殺。

馬蛟心中,已經對陳雷產生了殺意,敢在這麼多人面前罵他,罵鈞天聖地,罪不可赦。

馬蛟的那一絲殺意,被陳雷輕鬆感知到,這馬蛟還真是膽大、狂妄,當著玄天宗所有人的面,居然毫不掩飾對自己的殺機,簡直是太無法無天了。

不過,陳雷現在也比較鬱悶,那就是無論馬蛟對他產生多麼濃烈的殺機,他也不可能真的就在眾目睽睽之下將馬蛟擊殺。

因為馬蛟的身份太過敏感,鈞天聖地的弟子,若是真被陳雷擊殺在此,惹來鈞天聖地的怒火,恐怕整個玄天宗都得跟著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