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八十章 仙鼎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八十章 仙鼎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章仙鼎

而接下來,方蒼宇則登上擂台,和陳雷切磋。

方蒼宇如一頭人形蒼龍一般,出手同樣威猛無儔,大開大合。

他在拜入玄天宗宗主門下后,玄天宗宗主楚道明按照方蒼宇的體質,為他量身準備了一套功法,同樣是九階功法,叫做蒼龍變。

這一套功法,和方蒼宇的休質極為契合,在方蒼宇手上發揮出了最為強大的效果。

只不過,這蒼龍變同樣也是只有半部,而缺少下半部。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整個玄天宗,恐怕只有一部完整的九階功法,其他的大都是五、六階的功法。

九階功法,在整個玄元大陸上,都已經是最頂階的功法了。

以玄天宗的底蘊和實力,根本不可能收集到太多的九階功法,這些殘缺的九階功法,已經是玄天宗這麼些年來,經過歷代宗主、長老的辛苦收集,才積累起來的,平時都不會輕易拿出去,也唯有像方蒼宇、帝九陽這等真正的天才弟子,才捨得傳授。

蒼龍變中的蒼龍九式,乃是強大無匹的戟法,只有五式而已,但這五式,在方蒼宇手中,便有一種唯我獨尊的霸氣,施展出來戟芒縱橫,殺伐無雙。

陳雷也是全力以赴,與方蒼宇激戰百招,最終方蒼宇元氣耗盡而落敗。

實際上,陳雷和方蒼宇、帝九陽等切磋,根本沒有拿出自己最強大的功法,只是使用閃電掌應敵,便已經讓方蒼宇等人疲於應付,實在是他們之間的差距有些太大,哪怕方蒼宇等人進步神速,但是,和陳雷依舊有著難以逾越的鴻溝。

陳雷一一和黃崑山、李青衣、風嘯天、葉楚楚、聶倩然切磋,發現這些人的進步都十分驚人。

尤其是聶倩然,乃是純正的太陰之體,這種體質,在所有體質之中,都能夠排名在前三之內,修鍊玄陰峰的玄陰玉女訣,整個人氣質變得越發清冷,宛若月中仙子一般,讓人生出一種高山仰止般的敬慕之情,而不敢心存絲毫褻瀆之感。

其中玄陰指、玉女劍兩套武技,被聶倩然領悟到小成層次,尤其是玄陰指,專破護體罡氣,威力無邊。

陳雷看到這些朋友們進步如此巨大,心中自然也十分高興,這樣的實力,在啟天秘境中,絕對有著自保之力,而無須他太過擔心。

眾人在玄雷峰相聚了一天,直到入夜,方才散去,各自回峰。

而陳雷也沒有留在玄雷峰,而是直接回到了自己修鍊洞府紫竹洞。

在紫竹洞煉丹室內,陳雷翻檢自己儲物戒指中的靈草靈藥,然後開爐煉製了幾爐丹藥。

這幾爐丹藥,他是為帝九陽、方蒼宇、聶倩然等人準備的,畢竟啟天秘境中危機四伏,有些丹藥傍身,也多一些生存機會,畢竟他不希望任何一個人在啟天秘境中出事。

這一次,陳雷將自己煉丹水平發揮到了極致,煉出的都是一些丹雲級的極品寶丹,這些丹藥的品階,可能不如胡奇林服用的三轉雪元丹,畢竟以他現在的水平,還煉製不出三轉丹藥,但是,在效果上面,他煉製的這些極品寶丹,絲毫不比三轉雪元丹差,這更加的難能可貴。

陳雷將這些丹藥煉製完后,一一分瓶裝好,只等著下一次見到方蒼宇等人時,將這些丹藥送給他們。

這些丹藥,有恢復元力的,有恢復傷勢的,有怯毒生肌的,用途多種多樣,盡量做到了萬無一失。

在煉製完了這些丹藥后,陳雷將那一座從馬蛟手中贏來的銅鼎取了出來,拿在手中觀察。

這一座銅鼎,圓肚、三足、兩耳。

鼎壁薄如紙,但卻堅固無比,鼎壁外側有花草魚蟲、山川河流、日月星辰、先民祭祀等場景,透露出一股洪荒氣息,古樸而神秘。

「這到底是什麼鼎?」

陳雷將這一尊小鼎翻過來倒過去,只不過卻怎麼也弄不明白,這一尊小鼎,到底是何物,只能夠感覺到小鼎神秘而不凡。

陳雷以神識查探這一尊小鼎,小鼎的材質,並非他認識的任何一種材質。

要知道,當年他身為武帝之時,見識過的材料何止千萬,基本上沒有他不認識的材料,但這一尊小鼎所鑄的材料,他卻是根本不認識。

在小鼎內部,刻滿了密密麻麻的文字,這些文字也都無比古老,以陳雷的閱歷,也弄不明白這些文字是什麼意思,甚至不能夠斷定這些文字是什麼時期的。

只不過,他用神識觀察這些文字時,感覺到這些文字帶著莫大的壓力,一個個文字,就如同一顆顆星辰一般,緩緩旋轉,帶動周天萬界。

陳雷只感覺自己的神識都彷彿要被這些文字碾滅一般,連忙摧動神識,退出了小鼎。

當他再用肉眼觀察時,這一尊小鼎,又變得古樸神秘,充滿了一種仙道氣息。

陳雷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想到仙道氣息這幾個字,但是,除了這幾個字外,他根本不知道其他的形容詞。

「難道這是一尊仙鼎?」

陳雷心中驀然一動,想到一種可能。

「上古,有仙存世,后仙難尋,修仙者現天地變,修仙者亦難以得見,武道昌,大行其世1

陳雷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句話,這是他前世在某一古籍中看到的一句話。

那一本古籍存世數百萬年,只剩隻言片語而已,陳雷查找一些煉器知識時,曾經讀到過,後來不知道消失在什麼角落裡了,但是,這句話,現在又清晰浮現在他腦海之中。

「難道真的是和仙有關的物品?」

陳雷看著這一尊小鼎,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他珍而重之的將這一尊小鼎收了起來,這尊小鼎來歷神秘非凡,看似只不過是一件四階寶具,但實際上,這一尊小鼎,根本不能夠以現如今的寶具品階來衡量。

想來,馬蛟根本不知道這尊小鼎的珍貴,否則的話,絕不可能把這一尊小鼎拿出來作賭注,最終便宜了陳雷。

「不管了,反正現在這尊小鼎落入我手中,那是絕不可能再流落出去的了。」

陳雷暗下決心,無論是誰,都別想從他手中再把這尊小鼎搶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