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輕鬆取勝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八十二章 輕鬆取勝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二章輕鬆取勝

南溪川臉色一正,沉聲道:「陳師兄,得罪了。」

說完,南溪川雙手光芒閃動,從儲物戒指取出了兩件閃耀赤紅光芒的寶具。

這兩件閃耀著赤紅光芒的寶具,一件是一柄赤紅如血的用密度極高的龍血石煉製而成的血色盾牌,還有一件是一柄同樣用龍血石煉製而成,劍身閃耀著宛若血鑽光芒的赤紅長劍。

「陳師兄,你實力強橫,本來,我不應該冒犯,但是,我最近新得了一套四階上品的寶具,還請陳師兄指點。」

南溪川向著陳雷誠懇說道,然後,他將體內元力盡數灌注進血色盾牌和赤紅長劍上面。

血色盾牌噴出厚達數尺的血色光幕,將南溪川牢牢護住,然後,他手中赤紅長劍,亦如同蒙上了一層血色月華一般,閃耀著晶瑩的光芒,狠狠向著陳雷刺去。

南溪川實力不俗,如今已經是凝元境第九層的修為,這一套四階上品寶具,他勉強能夠發揮出部分威力。

陳雷感覺到凌厲的劍芒從那一柄赤紅長劍上發出,虛空中到處都是無形的劍刃,穿梭虛空,向他斬來。

陳雷並指為劍,沒有動用任何的寶具,而是直接施展出了截天劍經的中「劈山」式,一道晶瑩的劍芒從他手指中發出,向前橫掃。

「錚錚錚錚」

一陣密集如雨般的劍鳴般的聲音響起,無數血色劍光,直接被晶瑩劍芒輕鬆斬斷,隨後,那一道晶瑩的劍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掃向了南溪川。

南溪川只感覺一股無與倫比的危機感自心頭升起,彷彿被一頭危險的妖獸盯住一般,手中血色長劍狠狠揮出,散發出數十米的赤紅劍芒,向著陳雷那一道晶瑩的劍芒攔截而去。

「叮1

一聲輕響,晶瑩的劍芒斬在了南溪川手上的血色長劍之上,他只感覺到全身劇震,手中血色長劍幾乎把握不住,一股鋒利而精純的劍氣,透過血色長劍劍身,向著他的手臂鑽了過來,手臂處傳來刺骨巨痛,彷彿被利刃剖開一般。

南溪川心中震驚無比,怎麼會有如此精純的劍氣。

他連忙調動全部的元氣,想要將體內的劍氣逼出去,然而,此時又是一道劍芒從陳雷指間射出,直刺而來。

南溪川顧不得逼出體內劍芒,連忙揮動右手,將那一面巨大的赤紅盾牌高舉,攔下陳雷再次掃射而來的劍芒。

「咚1

一聲巨響,南溪川只覺得自己彷彿被一柄萬鈞巨錘擊中一般,身不由己倒退出數十步。

血色巨盾上厚達數尺的血色光幕,直接被那一道晶瑩劍光斬開,那一面由最為堅硬的龍血石煉製而成的血色巨盾上面,都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劍痕。

南溪川心神巨震,這龍血盾堅固無比,他無論怎麼弄,都不曾在龍血盾上留上哪怕一絲一毫的划痕,而陳雷居然僅憑手指發出的劍芒,便在龍血盾上留下如此深的劍痕,那劍芒到底有多犀利?

然而,陳雷此時已經不再給南溪川任何的希望,他整個人迅速的出現在了南溪川面前,揮動鐵拳,狠狠一拳砸在了龍血盾上面,數百萬斤的巨力,直接將南溪川砸的身形飛起,然後,重重跌落在了擂台之下。

南溪川跌落在擂台之下,半天爬不起來,身上劇痛無比,全身骨骼欲裂。

不過,讓南溪川更加心痛的卻是,他原本還以為能夠憑藉著兩件寶具,戰敗陳雷,獲得無上榮光,但現在看起來,他的這個想法是多麼的可笑。

陳雷從頭到尾,只出了兩劍一拳,而且,並沒有動用任何寶具,只是徒手應戰,便將他擊落擂台。

風雲榜第一人的實力,到底強大到了何等地步,南溪川不敢想像,雙方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大到了根本無法衡量的程度。

「這就是風雲榜第一人的實力嗎?」

爬在地上的南溪川,心中充滿了苦澀,他想要憑藉著一套寶具戰勝陳雷,這個想法現在看起來是多麼的幼稚!

「陳雷勝1

擂台上,裁判大聲宣布對戰結果,一旁弟子迅速記錄下來。

陳雷毫無意外取勝,然後,靜靜的等待著第二輪的對決開始。

很快,第一輪便結束,第一輪被淘汰掉的弟子,實力應該說是最弱的,只不過,南溪川這樣的人例外,碰到了陳雷這樣的無解的存在,就算再強大十倍,也沒有絲毫取勝的可能。

陳雷第二輪的對手很快確定,同樣是一名正式弟子,在陳雷手下,堅持了不到三招,便被陳雷再度擊敗。

而在陳雷取勝的同時,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聶倩然等人,也紛紛輕鬆取勝晉級。

第四輪,陳雷的對手出現,居然是小狼王。

此時,小狼王登上擂台,盯著陳雷,毫不掩飾他眼中的殺氣。

「陳雷,我得到消息,荊刺君荊叔被你所殺,是也不是?」一見面,小狼王便質問陳雷。

陳雷道:「不錯,荊刺君確實是死於我手,那又如何,他該死1

陳雷曾目睹荊刺君麾下的匪軍所犯的累累血案,所以,對殺死荊刺君毫無愧疚之感。

小狼王聽了,眼睛血紅,低聲怒道:「那你更該死。」

對於小狼王的威脅,陳雷毫不放在心上,道:「那又如何,你是我的對手嗎?」

小狼王冷笑一聲,道:「陳雷,不要以為你如今已經是天下第一,今天我就要讓你死在我的手中。」

小狼王喉嚨中,發出低沉的吼聲,宛若受傷的孤狼,散發出冷血而殘酷的威脅。

「儘管試試1

陳雷眉頭一挑,如今他還害怕一個小小的小狼王嗎,頭狼都被他斬殺一個,若是有機會,他將要連狼王都要斬殺,怎麼可能會被小狼王的威脅而嚇到。

「吼1

小狼王發出一聲低低的怒嘯之聲,再也忍不住,縱身一躍,向著陳雷撲了過去。

「嗯?」

小狼王這一撲,陳雷只感覺彷彿是一隻巨大的血狼向他撲來一般,有一種強大的「勢1洶湧而出,將他牢牢鎖定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