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遇寧碎玉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八十七章 再遇寧碎玉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七章再遇寧碎玉

「小子,別聽這老傢伙的,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出了什麼事情,由師父我為你擔著。」

陳雷的耳邊,突然響起了雷猛的聲音。

「是,師父。」

陳雷微微一笑,輕聲答道,還是自己的師父了解自己。

如今七大宗門齊聚,風雲匯聚,肯定少不了衝突。

若是按照胡聖魁的要求,要低調、要隱忍,那麼,玄天宗弟子說不定被其他各宗欺負成什麼樣子呢,陳雷不管其他人,反正他是忍不了,也不可能忍。

「陳師兄,怎麼樣,我們出去轉轉如何?」

陳雷還沒有想好去哪,聶倩然已經走了過來,和他說道。

方蒼宇、帝九陽、呂澄泓等人看到這一幕,對陳雷擠眉弄眼,示意陳雷抓住機會,然後,這三人勾肩搭背離去,初來楚國郢都,自然要出去見識一番。

陳雷看到聶倩然期盼的目光,此時聶倩然一身白色連衣裙,清純如一朵初蓮,美的驚心動魄,他微微一笑,點了點頭,同意了聶倩然的要求。

聶倩然來到陳雷身邊,這個時候,突然杜仙兒、楚碧嬋和曲紅鸞三人,也來到了聶倩然身邊,要和他們一塊行動。

方蒼宇、帝九陽和呂澄泓三人,是給陳雷創造機會,不願意當電燈泡,這才離去,而杜仙兒三人,則是害怕聶倩然吃虧,也是故意如此。

陳雷見杜仙兒三人一副絕不肯走的架勢,聳聳肩,不再多說什麼,反正他也沒有準備和聶倩然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杜仙兒三人既然願意跟著,那就一同行動吧。

就這樣,陳雷在聶倩然、楚碧嬋、杜仙兒和曲紅鸞四大美女陪同下,出了這座大殿,向著楚王都走去,準備見識見識這楚王都的風采。

只不過,他們剛出大殿門口,便感覺到一陣巨大的破空之聲傳來,抬頭向半空望去,只見一座巨大的黑色魔山,繚繞著無盡魔氣,穿破層層潔白雲霧,直接破空而來。

「轟1

一聲巨響,這一座巨大的黑色魔山,降落在了陳雷等人不遠處的一塊空地上,高達上百丈的魔山,迅速縮化為數十米高。

一名名身穿黑衣、面色冷峻的弟子,一個個從魔山上縱躍而下,迅速的排成方陣,隨後,幾名長老級的強者也從魔山上飛出。

一名老者抬手,將那一座數十米高的黑色魔山,直接縮小成一方小印一般,飛落到他的手上,被其收了起來。

「是千魔宗的人。」

陳雷等人從這些人的衣著服飾上,便能夠看出這些人皆來自千魔宗。

千魔宗,七大宗門之一,排名第七位,只不過,近些年來,千魔宗實力暴漲,早已不甘心第七的排名,想要往上挪一挪。

「千魔宗的諸位前輩,這邊請。」

又一名金甲統領,將千魔宗的諸人領到了毗鄰玄天宗的一座巨大宮殿之中。

千魔宗的諸位弟子,隨著這位統領,直接向著大殿走去。

突然,一道冷冽的目光,從千魔宗弟子的隊伍中射了出來,直接落在了陳雷身上,這道目光之中,充滿了濃濃的殺機。

陳雷自然感知到了這道目光,他向著這道目光主人望去,發現不是別人,正是寧碎玉。

陳雷在參加異族戰場考核時,曾和寧碎玉交過手,當時大敗寧碎玉。

如今一年過去,寧碎玉的身材長高了幾分,也寬厚了幾分,身上的氣勢更加強大,氣息也更加雄渾,隱隱如同一頭潛伏著無窮巨力的凶獸一般,給人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

千魔宗帶隊的副宗主,也感知到了寧碎玉的氣息,突然一揚手,命令隊伍停了下來。

「碎玉,怎麼了?」

這名帶隊的副宗主,不是別人,正是寧碎玉的父親寧千山,這一次千魔宗共有三位副宗主、四位大長老帶隊前來,其中便以寧千山為主導。

「父親,我看到一個熟人,想要去打個招呼。」

寧碎玉幾乎是咬著牙說道。

「哦,是何人?」寧千山眉頭一挑,問道。

「陳雷1寧碎玉答道,語氣中帶著濃濃的不甘。

「是陳雷?在哪裡?」

寧千山當即氣息暴漲,目光如電,向著玄天宗的那一群弟子們掃去,想要尋出陳雷的身影。

寧千山自然清楚自己兒子寧碎玉在陳雷手下吃了多大的一個虧。

那一次,寧碎玉全身骨骼斷了數十根,使用千魔宗的不傳秘葯,也耗費了將近三個月的時間,才徹底痊癒,對於將自己兒子打得如此之慘的陳雷,寧千山可以說是恨之入骨,恨不得一掌將他擊斃。

「在那兒1

寧碎玉一指陳雷,說道。

寧千山的目光頓時落在陳雷身上,一股無形的壓力順著目光傳遞到陳雷身上,要將陳雷的身體壓垮。

寧千山動用的是精神的力量,他的目光中彷彿蘊含某種攝人心魂的光芒,兩眼彷彿化作了兩個巨大的漩渦,要將陳雷的神魂牽扯進來。

「轟1

突然,晴天一聲霹靂,寧千山只感覺雙眼刺痛無比,再也不敢盯著陳雷望去。

「寧千山,你堂堂千魔宗副宗主,對本座弟子暗下毒手,是何道理?」

旁邊宮殿中,傳來了雷猛狂霸的聲音,剛才那一記雷音,正是出自雷猛之手。

「雷瘋子,這是你的弟子嗎,不錯,我只不過是幫你考較考較,看看陳雷是不是配做你的弟子。」

寧千山冷笑著說道。

「轟1

又是一聲炸雷之聲,突然在寧碎玉身邊響起,寧碎玉突然大叫一聲,雙耳流出一股鮮血。

寧千山又驚又怒,喝問道:「雷瘋子,你幹什麼,瘋了不成?」

雷猛也冷笑一聲,道:「怎麼,寧千山,你著急了,本座也不過是幫你考較考較,看看這寧碎玉配不配做你兒子,不行嗎?」

寧千山目光陰冷,道:「好,雷猛,你行,這筆帳我記下了,現在你護著這個小崽子,我看到了啟天秘境,他還憑什麼立足?」

雷猛狂笑一聲,道:「寧千山,只要你們這些不要臉的老傢伙不出手,誰都可以來挑戰我的弟子,來者不拒,我倒想看看,誰是我雷猛弟子的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