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八十九章 血魔尺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八十九章 血魔尺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八十九章血魔尺

「每十年一開的坊市,專門為七大宗門弟子準備的?」

陳雷還真沒想到,居然會有這樣一個奇怪的坊市。

被陳雷拉住的那人,頗有些自來熟的意思,道:「這位小兄弟,看來你是初來乍到,不知道這件事情,要知道,這坊市中,可是有著無數好東西的,誰不知道七大宗門弟子身價豐厚,所以,很多商家都憋足了勁,想要大賺一筆,準備的東西,無一不是精品,對了,我也是來這兒擺攤的,這裡有些陳年的老物件,不知道小兄弟你有沒有興趣。」

這人說完,拉著陳雷便直接走到一處地攤前,上面擺著十幾件灰朴朴的物品,賣相極不起眼。

陳雷看了一眼,道:「這位大哥,你這都是些什麼東西,根本沒什麼用嗎,你不會是個騙子吧。」

這人聽了,臉色頓時漲得通紅,道:「小兄弟,你話可不能這麼說,我這些東西,件件都是精品。」

說完,這人又壓低聲音,在陳雷耳邊說道:「小兄弟,不瞞你說,這些東西雖然都是從土裡出來的東西,但絕對都是精品。」

陳雷看了一眼擺著的幾件東西,年代確實久遠,還散發著一股霉土氣息,顯然是從墓中盜出的,這些東西,每一件都是不錯的寶具,但是陳雷還看不上眼。

「大哥,我再四處轉轉1

陳雷擺擺手,拒絕了這人繼續推銷的意圖,和聶倩然、楚碧嬋、曲紅鸞、杜仙兒四人繼續在坊市中遊逛。

這坊市極大,而且擺攤的商家面前,也確實都是精品,最少都是真的,沒有人以假充真、以次充好。

因為這些人都知道,七大宗門弟子不是那麼容易騙的,若真的騙了七大宗門弟子的話,將來日子絕不會好過。

雖然東西都是真的,但是,卻有好有壞,想要從中挑選出精品,那麼,只能夠看你的眼力了。

「這是我先看到的1

「什麼你先看到的,明明是我先拿到手的?」

突然,一個攤位前,傳來了爭吵的聲音,瞬間吸引了大量的人去圍觀,陳雷、聶倩然、楚碧嬋等人也紛紛向著那個方向望去。

只見一名身穿血色衣袍的少年,和一名身穿黑色衣袍的少年,兩人分別握著一柄寶尺的一端,互不相讓,進行爭奪。

「那不是血雲樓的陰飛飛嗎,這可是血雲樓第一少年強者,誰敢和他爭搶東西?」

人群中,有人認出了身穿血色衣袍的少年,陰飛飛,號稱血雲樓第一少年強者,實力強大無比,是少有的少年俊傑。

「和陰飛飛爭搶之人,乃是千魔宗十大弟子之一,叫做柳冰寒,排名還在寧碎玉前面,自然不會懼怕陰飛飛。」

有人說道,指出了千魔宗弟子的身份。

「那件東西是什麼,值得兩大宗門弟子去爭搶?」

有人望向了陰飛飛和柳冰寒手中的那一柄血色玉尺,這一柄血色玉尺,以血玉雕刻而成,上面雕刻著滾滾無邊血海,血海上空則是重重魔雲,而這一柄玉尺的名字,就叫做血魔尺。

血魔尺,是千年前一代血魔至尊成名的兵器。

據說血魔至尊身修血道功法和魔道功法兩大邪派功法,並且成功將血、魔兩道功法融合在一起,威力無窮,這一柄血魔尺,便是其以血魔兩種手段煉製而成,威力無邊。

但自從血魔至尊隕落後,至今再無一人能夠身兼血、魔兩大功法,而這血魔尺,也無影無蹤。

沒想到,在今天的坊市之中,居然會見到血魔尺,而不巧的是,這一柄血魔尺,被千魔宗和血雲樓兩名弟子同時看到。

血魔尺,能夠以魔道功法摧動,亦能夠以血道功法摧動,無論是血雲樓的功法,還是千魔宗功法,都能夠發揮出這柄血魔尺的威力。

更為重要的是,這一柄血魔尺,沒準還蘊含著血魔至尊將血、魔兩道功法合而為一的秘密,若是能夠參悟其中的秘密,那對於自身實力將會是一個巨大的提升。

所以,無論是陰飛飛,還是柳冰寒,兩人都不可能放棄這一柄對他們來講價值無量的寶尺,都志在必得。

「陰飛飛,別人怕你血雲樓,我柳冰寒可不怕,這柄血魔尺,是我先看到的,你識相點趕緊放開,否則別怪我對你不客氣。」柳冰寒身上散發冰冷的寒意,向著陰飛飛說道。

陰飛飛冷笑一聲,道:「柳冰寒,你要不要臉,你先看到的,你看到的東西多了,都是你的嗎,你要是看一眼這老闆,是不是老闆也得跟你走?」

老闆是一名四十多歲,重達二百多斤的中年婦女,聽陰飛飛這麼一說,悄悄的看了一眼冷俊邪魅的柳冰寒,居然羞澀的低下頭來。

柳冰寒心中一陣惡寒,手臂上都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道:「陰飛飛,你別偷換概念,今天這柄血魔尺,我是絕不會鬆手的。」

「哼,既然這樣,那麼,我們競價好了,按規矩,價高者得。」陰飛飛也知道和柳冰寒打口水仗,不會有什麼結果,他高聲說道。

「好,比財力嗎,我還沒怕過誰。」柳冰寒一口答應下來。

「我出一千塊下品元晶石1陰飛飛直接叫價。

「兩千1

柳冰寒眼睛眨都不眨,直接將價格翻了一倍。

「三千1

陰飛飛毫不示弱,直接還擊。

「四千」

「五千」

「六千」

兩人眼睛幾乎眨都不眨,轉眼間便將這一柄血魔尺的價格抬到了兩萬枚下品元晶石的天價。

而到了這個時候,柳冰寒和陰飛飛兩人,叫價的速度也慢了起來,也沒有了一開始的豪爽。

兩人雖然有些身家,但是,畢竟用來修鍊、開支花費也不幾萬枚元晶石,已經是他們能夠拿得出來的極限了。

最終,經過最後一輪競價,陰飛飛以三萬五千枚下品元晶石的價格,將這一柄血魔尺拍了下來。

「好了,沒錢就不要在我面前得瑟」

陰飛飛冷眼看了一眼柳冰寒,將血魔尺直接珍而重之的收了起來,心情大好,這一次這一柄血魔尺,便是他最大的收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