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九十二章 石珠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九十二章 石珠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九十二章石珠

「寒少,不知道你對上陰飛飛,能有幾成勝算?」

突然,一名千魔宗弟子問道。

柳冰寒沉吟片刻,道:「這個不好說,就看誰先佔先手了,若我佔據先手,有七成勝算,若是被陰飛飛佔據先手,恐怕連一成勝算都不到。」

這名千魔宗弟子道:「這就是了,剛才我們看得清楚,陳雷先是一巴掌將陰飛飛扇的摔落在地上,這一巴掌很是突兀,近乎偷襲,陰飛飛連反應過來的時間都沒有,便已經中招,我想,這一巴掌可能沒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陰飛飛在這一巴掌下,便受了重傷。」

柳冰寒聽了這名弟子的分析后,緩緩說道:「你是說陳雷應該沒有看起來那麼強大,他輕鬆壓制陰飛飛,是因為一開始偷襲,佔據了先手?」

「不錯。」

千魔宗這名弟子點頭,說道:「陰飛飛出身血雲樓,一身修為都在偷襲暗殺上面,正面對抗是他的弱項,被陳雷偷襲得手后,根本不可能再有翻盤的機會,所以看起來,才會如此不堪一擊,便若是換一個環境,陰飛飛不可能這麼狼狽,甚至能夠把陳雷幹掉,也說不定。」

柳冰寒點頭,這才符合常理,若陳雷真強大到能夠隨手便壓制血雲樓第一年輕強者陰飛飛的地步,那他自己的實力,會強大到何等層次?

從內心深處來講,柳冰寒並不相信陳雷會如此強大,他同樣更趨向於自己這位師弟的判斷。

自己這樣師弟,頭腦清晰,極擅長從蛛絲馬跡中推斷出整個事情的真相,這一番分析,絲絲入扣,合情合理。

想到這兒,柳冰寒心中這才鬆了一口氣,若是這樣的話,這個陳雷也並不足以為懼,否則的話,他真不敢和陳雷動手。

而紫陽宮、神龍教、百鍊閣、萬獸山的弟子們,也都看到了陳雷胖揍陰飛飛的那一幕。

這些弟子們對於陳雷,也有了一個初步的認識,雖然大部分人不相信陳雷會擁有壓倒性的實力,但也不得不承認,陳雷實力至少不弱於這些人。

而此時,陰飛飛血人一般,回到了駐地之中,痛哭流涕般的來到了陰天樞面前。

陰天樞,這位血雲樓的大長老,亦是血雲樓副樓主之一,見到自己兒子陰飛飛如豬頭一般回來,臉色陰沉的幾乎滴出水來。

「怎麼回事?」

陰天樞沉聲問道,聲音平和,只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那平和的聲音下,隱藏著多麼巨大的怒火。

「父親,你一定要為我報仇呀」

陰飛飛跪爬在了陰天樞面前,將事情經過原原本本講述了一遍。

「陳雷這個混蛋,我要他全家死光光,還有楚碧嬋那個賤人,我要讓她知道得罪我陰飛飛,會付出什麼慘重的代價」

陰飛飛怨毒的語氣讓人不寒而粟。

「你覺得陳雷怎麼樣?」

出乎陰飛飛預料,父親並沒有太過憤怒,也沒有表示出要幫他報仇的意思,近乎無情的問道。

「這個」

陰飛飛甩了甩腦袋,仔細回想和陳雷交手的瞬間。

「強,陳雷很強,正面戰鬥,我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若是偷襲伏殺,我有信心,將陳雷幹掉。」陰飛飛最後咬著牙說道。

「是嗎,聽說你剛剛淘到了一柄血魔尺,是不是?」

「是。」

陰飛飛低著頭,老實的回答道,心中湧起無限寒意,這件事情是剛剛發生的,但自己的父親卻已經知道,所有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掌控。

陰天樞點點頭,道:「將血魔尺拿出來。」

陰飛飛不敢違逆,從儲物戒指中將血魔尺取出來。

陰天樞仔細看著這柄血魔尺,良久,這才說道:「果然不愧是血魔至尊留下的寶物,飛飛,我幫你將這柄血魔尺煉化,你自己去找陳雷報仇,將他的腦袋取來。」

陰飛飛一聽,臉上露出驚喜之色,道:「多謝父親,我一定親手砍下陳雷的腦袋。」

陰天樞點點頭,手上騰起大片血光,向著血魔尺中逼去,血魔尺身上密密麻麻的符文一一被點亮。

陰飛飛在煉化血魔尺的時候,陳雷站在了一個攤位前,看著一顆灰不溜秋的石珠,一動不動。

「老闆,這顆石珠怎麼賣?」

陳雷指著攤位上的一顆石珠問道。

「這個嗎,一百塊下品元晶石。」

老闆看著陳雷的臉色,小心的說道。

「一百塊下品元晶石?」陳雷眉頭一皺,比自己想象中便宜了不少。

「怎麼,嫌貴,若是覺得貴得話,還可以再商量」

老闆看到陳雷皺起的眉頭,連忙說道。

這一顆石珠,是老闆在一次雷雨天氣過後,在山中撿到的,只不過,這顆石珠,除了圓潤光滑、堅硬無比之外,便再沒有任何的用處,這一次老闆也是無聊,將這一顆石珠擺了出來,並沒有打算有人會買它。

但沒想到,這顆石珠居然引來了買家,只是看這個買家的表情,並不是一定要購買這顆石珠,便讓老闆心急了起來。

這顆石珠在他手中放了十多年了,一直沒什麼用,扔了又有些不舍,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買主,別被自己開價給嚇跑了。

「要不七十塊下品元晶石,實在不行,五十塊也行」

老闆一臉肉痛的說道,心中已經決定,哪怕是陳雷還價到十塊下品元晶石,他也毫不猶豫將石珠賣出去。

「不用了,就一百塊下品元晶石吧。」

陳雷說完,將一百塊下品元晶石放在攤位上,將石珠拿在了手中。

「這」

看著一百塊亮閃閃的下品元晶石,再看看那一顆毫不起眼的石珠,老闆突然感覺自己是不是賣虧了。

但是,他又不敢反悔,要知道對方可是玄天宗的弟子,若是反悔的話,說不定連這一百塊元晶石都保不祝

陳雷隨手將石珠放入儲物戒指中,然後施施然離開了攤位。

「這顆石珠是什麼寶貝,你一定賺大了是不是?」

楚碧嬋也弄不清楚那顆石珠是什麼寶物,但是,她觀察的十分仔細,發現陳雷在拿到那顆石珠時,手都在微微發抖,很顯然,這顆石珠,對陳雷很重要。

因此,離開攤位后,楚碧嬋便如好奇寶寶一般,開始打探起這顆石珠的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