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九十三章 靈墟聖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九十三章 靈墟聖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九十三章靈墟聖地

陳雷笑笑,左顧而言他,就是隻字不提這枚石珠的來歷,氣得楚碧嬋牙根直癢,可惜,陳雷嘴如同被鐵水澆住一般,根本套不出半句話來。

最後,楚碧嬋無奈,只得放棄,只是那種犀利的目光,讓陳雷感覺陣陣如芒在背。

雖然楚碧嬋表現的無比生氣,可是,陳雷卻是絕不能將這一枚石珠的來歷說出來,因為這枚石珠的來歷,實在是太過驚人了,這是一顆數萬年都難得一見的絕世至寶雷靈珠。

只不過,這一枚雷靈珠處於封印狀態,只要解封,便會綻放絕世光芒,發揮出無與倫比的巨大威力,而這一顆雷靈珠,可以說比他從玄雷峰得到的那一座雷池都不相上下,這顆雷靈珠,絕對可以作為他的本命寶具來培養。

所以,無論楚碧嬋如何追問,陳雷半個字也不提此珠的來歷,實在是關係太大。

有了這一顆雷靈珠的收穫,實際上,就算在啟天秘境中一無所獲,陳雷也沒有半分怨言。

「哼1

最後,一無所獲的楚碧嬋冷哼一聲,不理陳雷,氣哼哼走到一個攤位上,拿起一件顏色灰暗的木簪,在手上翻來覆去把玩,但眼睛卻不時瞪向一旁的陳雷。

陳雷擺擺手,知道楚碧嬋生氣,可是,無論如何,這雷靈珠的事情,他是絕不會透露的。

「小姐,這支簪子您要還是不要?」

一旁的老闆,小心翼翼的向著楚碧嬋問道。

「要,怎麼不要?這枚簪子怎麼賣?」

楚碧嬋心情不好,見老闆發問,更加沒好氣,賭氣說道。

「這枚簪子需以珍稀材料等物品換購,以血紋鐵為例,最少需要十斤血紋鐵。」

店老闆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十斤血紋鐵,你不如去搶1

楚碧嬋聽到店老闆的報價后,大聲說道。

一斤血紋鐵,價值萬塊下品元晶石,十斤血紋鐵,價值十萬塊下品元晶石,雖然說楚碧嬋身為鈞天聖地弟子,但一下子拿出十萬塊下品元晶石來,就購買這樣一個灰不溜秋,難看之極的木簪子,卻也有些捨不得。

「小姐,這並非是我要價高,而是這一根簪子確實值這個價,這根簪子,叫做飛鳳簪,我可以為您演示一番。」

說完,店老闆小心的將一絲元氣灌注進飛鳳簪之中。

頓時,這一根灰不溜秋的簪子變得不同,漸漸變得赤紅如玉,一縷縷晶瑩的光芒從飛鳳簪上面升起,轉眼間,整根簪子變得火紅晶瑩。

然後,一隻巨大的鳳鳥從飛鳳簪中衝出,化為數十丈大在眾人頭頂盤旋飛舞,發出清越清鳴之聲,灑下點點光雨,看起來氣象驚人。

「嗯?」

陳雷被飛鳳簪發出的異象吸引,將目光放在了飛鳳簪之上,頓時感覺其不凡之處。

陳雷幾步來到了楚碧嬋身旁,將飛鳳簪拿到手上,一絲神識之力已悄然探入了飛鳳簪之中。

陳雷神識一進入飛鳳簪之內,便感覺彷彿面對著一片汪洋一般,只不過,這汪洋之中的海水,並非普通的海水,而是岩漿,那種熾熱的氣息,彷彿能夠將諸天燒化。

「這根飛鳳簪的材料,居然是火梧之心煉製而成?並且,這火梧之心之中,還融入了一絲真鳳精血?」

陳雷立即判斷出來,這一根飛鳳簪,並不像其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而是一種極為珍稀的寶具,價值何止十斤血紋鐵,百斤、千斤血紋鐵,都不足以衡量此根木簪的價值。

「哼,太貴了,不要了,一根破簪子,居然要價這麼高,真是奸商1

楚碧嬋見到飛鳳簪發出的異像,雖然不凡,那一隻衝出所飛鳳,實力也確實極為強橫,但她手中和這種品階的簪子相同的寶具,也有數件之多,根本不需要花費天價來購買這樣一件寶具。

「你確定不要了?」

陳雷詫異的看向楚碧嬋,向她問道。

「不要了。」

楚碧嬋點頭,這樣一根簪子,戴在頭上也並不好看,至於威力,也不過是馬馬虎虎而已,她真不稀罕。

「既然你不願意要的話,那我就要了。」陳雷說道,然後,從儲物戒指中取出十斤血紋鐵,道:「老闆,這枚簪子我要了。」

「慢著,老闆,這支簪子不錯,我出十一斤血紋鐵1

突然,圍觀的一群人中,一人直接出價,此人陳雷並不認得,但是,能夠感覺得出來,此人實力極為強橫。

「王道靈,你什麼時候品味變得這麼低俗了?」

此人身旁環繞著四五名同樣氣質超凡脫俗、丰神如玉的少年,其中一人不由哼了一聲。

王道靈眼神中露出一絲鄭重,不過語氣中還帶著一絲猶豫,道:「此物我看不透,感覺極為不凡,所以想要競拍下來,仔細研究研究。」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拿過來便是。」

其中一名少年,行事頗為霸道,直接劈手便向陳雷手中奪去。

陳雷手腕一翻,避開了這名少年伸過來的手掌。

「咦1

這名少年輕哼一聲,沒有想到自己一手居然會落空,手腕一翻,五指如五道靈蛇一般,向著陳雷手腕纏繞過去。

陳雷手腕彈動,劃出一道道幻影,避開這蓄勢一擊。

那名少年臉上神色更為意外,手指再度變幻,向陳雷手腕抓去。

陳雷閃避,手腕靈活之極,虛空中同樣化出層層幻影,兩人眨眼間交手數十招,那名少年連陳雷衣袖都不曾摸到分毫。

最後,這名少年收手,冷眼看向陳雷,剛才雖然只是粗略交手片刻,但這名少年已然認識到,眼前的陳雷,絕對是一個難以想象的高手。

「小子,你叫什麼名字,報上名來?」

這名少年冷哼一聲,傲然說道。

陳雷冷哂:「你們又是什麼人,行事如此囂張?」

少年冷笑,道:「居然不認識我們,這也難怪,井底之蛙,又怎麼知道我們的名號,站穩了,聽好了,我們乃是靈墟聖地的弟子。」

「靈墟聖地,是什麼東西,沒聽說過。」

陳雷故意裝做一副土包子的樣子,搖頭說道,這名少年譏諷他為井底之蛙,陳雷素性就真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什麼,你居然敢說靈墟聖地是什麼東西,找死?」

只不過,陳雷的話,讓眼前這名少年怒火衝天,臉色陰沉下來,語含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