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一百九十五章 應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一百九十五章 應戰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一百九十五章應戰

陳雷一陣冷笑,道:「兩條路,我都不選,你還真以為紫陽宮能夠代表七大宗門,真是笑話,真不知道自己是吃幾兩乾飯的。」

「你確定?」武昊宇問道。

「廢話真多。」陳雷道。

武昊宇臉色一變,道:「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武師兄,殺雞焉用牛刀,對付這種貨色,我來就行了,何須您親自動手1

紫陽宮一名弟子說道,同時越眾而出。

武昊宇點點頭,背負雙手,同意了這名弟子的建議,冷眼旁觀。

紫陽宮這名弟子見武昊宇同意,臉上露出獰笑,一步步走向陳雷,道:「陳雷,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樊離,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有些人,不是你能夠得罪的,有些事,也不是你能夠做的。」

說完,樊離一步來到了陳雷面前,抬掌便向他襲去。

樊離一出手,便是紫光瀑漲,元氣橫空,半空傳來巨大的轟鳴聲,無數元氣化為一道道紫劍,鋒利無匹,刺向了陳雷。

這是紫陽宮的紫陽真龍劍,為紫陽宮最為強大的一套劍法,威力無窮,非嫡傳弟子不可學。

漫天的紫色劍光,直接向著陳雷周身要害而來,這名紫陽宮弟子,出手狠辣,一出手,便想要將陳雷廢掉。

陳雷神色一冷,這名紫陽宮的弟子心思也太過歹毒,他並指出劍,一劍劃出,一道晶瑩劍芒自手指衝出,將襲殺過來的漫天紫色劍光一斬兩半。

晶瑩劍光銳利無匹,斬斷樊離發出的紫陽真龍劍后,眨眼間便來到了樊離身前,一斬而下。

樊離感覺到無與倫比的危險氣息自心頭升起,身形化作一道電光,迅速避開這一道劍芒。

「哧1

僅僅是被劍氣擦中,樊離紫色的衣袍一片衣袖便被割裂,小臂處鮮血淋漓,露出一道半尺長的傷痕,深可見骨。

而樊離所站立之處,更是多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幽深劍痕,散發著森寒的氣息。

樊離臉色微變,陳雷這一擊,犀利的驚人,剛才若不是他心頭警兆突發,躲避過去,那麼,在這一劍之下,他不死也要重傷。

哪怕是他躲的及時,但依舊被劍芒擦中小臂,留下一道傷痕。

要知道,他身上這件紫色衣袍,可是一件三階中品左右的寶具,卻被那一道劍芒輕易割裂,傷到他,這道劍芒的威力,想想都令人心驚。

「陳雷,你居然敢還手?」

樊離又驚又怒,向他喝道。

「你白痴嗎,你向我動手,難道我就應該站著不動,任你打殺嗎?」

陳雷一副看白痴般的眼光,看向樊離。

「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樊離臉上露出一絲殺意,手掌覆蓋了一層艷紫色的光芒,變得晶瑩剔透,宛若一塊水晶玉石。

「轟1

樊離攜滔天巨浪般的元氣狂濤,一掌向著陳雷拍了過來,所過之處,紫光浩蕩,氣勢磅,風壓四溢,雷音轟鳴。

紫玉手,這是紫陽宮中的絕學,樊離最拿手的功法,一掌下去,一塊精鐵,也要被他拍得粉碎。

樊離嘴角噙著一絲冷笑,他不相信陳雷能夠抵得住他這一掌,故而,這一掌他用了全力,迅若雷電,轉眼間便已至陳雷面前,連給陳雷絲毫躲閃的機會都沒有。

陳雷抬掌,手掌發出大片的電光,電弧環繞,密密麻麻,發出陣陣啪之聲,與樊離這一掌重重碰撞在了一起。

「轟1

一記悶雷般的轟鳴之聲響起,一道巨大的勁風向四面八方橫掃,所過之處,空氣層層爆碎,氣浪翻湧,周圍一些觀戰之人被氣浪衝擊的連連倒退,更有甚者當場吐血,人人色變,連忙向後退出去數百米,一些出售寶具的攤位,更是直接人仰馬翻,狼籍一片。

「呃1

一聲痛苦的低哼聲響起,一條人影倒飛而起,重重摔出二三十米開外,倒在地上,痛苦呻吟,一條胳膊不自然的彎了下來。

這道身影,正是樊離,在陳雷一招之下,胳膊直接斷裂,痛入骨髓。

「陳雷你個雜碎,我要殺了你」

樊離看向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的陳雷,咬牙切齒說道。

「砰1

突然,陳雷憑空穿越二三十米距離,出現在了樊離身旁,一腳踢在了樊離的腦袋上,將他踢暈了過去。

這還是陳雷手下留情,若是他但凡心存一絲殺念,這樊離肯定有死無生,腦袋會被一腳踢開花。

「陳雷,你敢」

紫陽宮數名弟子怒喝,手中兵刃化為數道元氣光芒,斬向了陳雷,毫不留情。

陳雷揮掌,伴隨著大片的電光,抬手劈在斬殺下來的這些光芒之中。

「喀嚓!喀嚓」

一陣兵刃碎裂的聲音傳來,向陳雷出手的數名紫陽宮弟子,手中兵刃一個個被陳雷徒手劈碎,他們身體也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一個個半途咳血,臉色蒼白。

這幾名弟子看向陳雷,一個個跟見了鬼似的,露出震驚無比的神色,陳雷的實力強的簡直不可思議,要知道,他們可是紫陽宮的精英弟子,但在陳雷面前,卻是不堪一擊。

武昊宇目光灼灼,看向陳雷,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陳雷盯向了武昊宇,道:「你還要出手嗎?」

武昊宇突然一笑,道:「陳雷,沒想到你果然有兩下子,今天在這坊市,我不欲大動干戈,三日後,宗門會為弟子們舉辦一次小型的聚會,到時候,我再讓你為今天這件事情給我紫陽宮一個交待。」

出乎陳雷意料,武昊宇居然沒有直接動手,而是選擇了避戰。

「三天後七大宗門舉行的聚會嗎,可以,我等你。」

陳雷說道,說是聚會,但實際上,卻是七大宗門弟子間在進入啟天秘境前的一次小比,七大宗門每次相聚,都會進行一次這樣的小比,主要是讓自己宗門年輕弟子揚威,樹立無敵信念,陳雷自然知道這一次小比之事,直接答應了武昊宇的挑戰。

「我們走1

再次深深看了一眼陳雷,武昊宇冷哼一聲,帶人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