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二百七十四章 仇恨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二百七十四章 仇恨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二百七十四章仇恨

又過了兩天,整個雲緲峰,所有前來參加啟天秘境的宗門弟子,全都離去,整個雲緲峰,除了值守的駐軍之外,空無一人,恢復了以往的冷清寧靜。

夜間,玄天宗居住的那一座宮殿中,突然,虛空一陣扭曲,一道身影憑空從虛空中躍出,悄無聲息,落於地面之上。

這個人影,不是別人,正是陳雷。

這一次,雷猛、楊戰、呂裳、胡聖魁等幾位峰主,已經明顯感覺到了幾大宗門對於玄天宗的敵意,而且,他們的第一目標,絕對便是在宗門小比之中大放異彩的陳雷。

而陳雷,也以他自己的實力和天資向眾人證明了他自己的價值。

所以,這一次,四位峰主經過商量,決定無論如何,也要保護好陳雷,讓陳雷能夠順利返回玄天宗。

而想要達成這一目的,那麼,自然要出其不意方可,否則,玄天宗所在大殿四周,被其他幾大宗門弟子日夜監視,根本不可能悄無聲息離開。

所以,呂裳、胡聖魁等人這才商量出了一個明修棧道、暗渡陳倉的主意。

不過,這一次,他們並沒有讓陳雷跟隨任何一艘飛舟離開,而是大膽的讓陳雷一個人,通過一道極為珍貴的虛空符,暗中留了下來。

而其他的玄天宗弟子和長老,則分兩批,先後離去,並做出一副小心謹慎的樣子,來達到迷惑其他幾大宗門的目的。

他們這樣做,唯一的目的便是給陳雷創造一個安全離開的機會,能夠順利返回玄天宗。

至於前面兩批負責引走其他六大宗門追殺的弟子,這一路上,可以說是危機重重,將會面臨著六大宗門隱藏勢力的追殺。

不過,話又說回來,前面兩批玄天宗弟子遇到的危險越大,則代表著陳雷越安全。

一開始,陳雷並不同意這樣的計劃,因為這可以說是用其他弟子的命,來換陳雷的命,這種事情,陳雷做不出來。

只不過,雷猛卻是趁陳雷一不注意,直接將陳雷打暈,然後,動用了虛空符,將陳雷掩於虛空之中,在這樣的情況下,陳雷迷迷糊糊,居然躲過了其他幾大宗門長老、副宗主等高手的親自查探,在符空符失效的前一刻,蘇醒了過來,從虛空中現出身形。

「已經過去幾天了?」

陳雷還有些迷糊,他如今已經身具兩龍之力,實力大進,但是,在雷猛面前,居然沒有絲毫反抗之力,輕鬆便被擊暈,雷猛的實力,到底達到了何等地步,陳雷根本難以揣測。

他將神識放出,立即便清晰了解到了此時的狀況,此時,整個雲緲峰,除了駐軍之外,再無任何一個人影。

「師父他們為了我的安全,居然甘心做誘餌,這件事情,我不能不管,必須要去找到他們。」

陳雷不知道時間已經過去了幾天,但是,他明白自己師父等人肯定面臨著巨大的危險,他不想讓其他人為了自己而白白送命,所以,第一時間決定,前去找自己的師父等人。

想好之後,陳雷悄無聲息,便離開了雲緲峰,然後,趁著夜色,架起蛟龍戰車,悄然離開了楚王國,前去尋找自己的師父以及同門等人。

雖然陳雷不知道自己師父還有同門會走什麼路線,但是,既然他們是打算引誘敵人追擊,那麼,路線定然不會太過隱蔽,而且,一定是在返回玄天宗的線路上,有了這個目標,陳雷自然在第一時間有了方向。

他沿著返回玄天宗的路線飛馳,很快,他路過一片密林時,有了發現,下方,一艘摔碎的翼龍戰舟,四分五裂出現在一座山峰之上。

陳雷摧動蛟龍戰車降落到碎裂的翼龍戰舟旁邊,經過檢查,能夠確認這艘翼龍戰舟,和追殺玄天宗弟子的敵人脫不了干係,因為在碎裂的舟首,陳雷發現了上面殘留著的玄陽鐵碎屑。

玄陽鐵,乃是玄天宗獨有的一種煉器材料,產自玄陽峰,是煉製玄天飛舟的最好材料之一,根本不曾流傳到外界。

而這一艘翼龍戰舟,上面有著玄陽鐵的碎屑,足以說明了一切。

陳雷神識放開,仔細搜尋著這裡的痕,很快便又有了發現。

陳雷在密林中發現了大量武者經過的痕,這些痕雖淡,但是,在陳雷神識的掃描下,卻是清晰可見。

陳雷沿著這些痕追下去,不久后,便發現了一處戰常

這裡,大地撕裂、山體塌陷、林木粉碎,很明顯是經過一場大戰之後造成的。

而在周圍,陳雷發現了一些已經變得乾涸的血漬,甚至,看到了玄天宗弟子殘留下的衣服碎片。

「這是」

不久,陳雷在一處地方,發現了一具屍骨,這具屍骨,正是玄天宗的一名年輕弟子,被人用劍刺穿了心臟,臉上凝固著驚慌和害怕的神色,死不瞑目。

這名年輕弟子,只有十六七歲而已,陳雷曾經有過幾次接觸,是一名沉默、內向,但心地善良的少年,對陳雷很是崇拜。

本來,這名弟子,能夠活著從啟天秘境中出來,有著大好的前途,但是,卻被人無情斬殺在此,心臟被刺穿,就連屍身,都開始腐爛,陳雷的心中,宛若壓了一塊巨石一般,沉重無比。

最後,陳雷將這名弟子的屍體焚化,然後,才再度上路,但心中,卻已然深深記下了這一筆深仇恨。

只不過,陳雷在之後,卻遇到了新的困難,因為他發現的痕,實在是太多了一些,這些痕,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輻射出去,讓他失去了追蹤的線索。

從這些散亂的痕中,可以看出來,這些痕,是玄天宗弟子被殺潰之後,四散逃竄所留下的痕,說明當時的情況,已經到了極度危險的境地。

這些痕實在是太多了一些,讓陳雷根本追無可追、查無可查。

最後,陳雷只好選擇了一條沿著返回玄天宗路線的痕,一路追了下去,他畢竟只有一人,不可能追蹤所有的痕。

在追蹤了數十里之後,陳雷又發現了一名玄天宗弟子的屍首,被人將頭顱斬下,身首分離。

「無論你們是誰,我定要讓你們血債血償。」

看到這名同樣年輕稚嫩少年的屍體,陳雷心中,充滿了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