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一十四章 破陣之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一十四章 破陣之法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一十四章破陣之法

五大家主離去,前去召集兵馬,集合弟子,準備再度攻打青陽鎮。

而血狼王,則是帶著血陣子,前往狂濤、雷雲兩城,堪察地形,打探消息。

想要破解對方的陣法,那麼,首先要知道對方布置的是一座什麼陣法,最次,也要知道陣眼在什麼地方。

血陣子一到達狂濤、雷雲兩城附近,便不住的讚歎,此處確實是一座布陣的絕佳所在。

他眼神露出精光,不時的觀察著周圍的地勢地貌,將其一一記在心中。

尤其是那一條穿城而過的青陽河,還有那一座雷雲壓頂的雷雲城,更是特別多看了幾眼。

隨後,血陣子更是駕起雄鷹,飛上高空,從高空俯看狂濤、雷雲二城。

血陣子的動作,自然引起了狂濤、雷雲二城守衛的警覺,稟報給了陳雷。

陳雷得到消息,來到了雷雲城的上空,站在城牆之上,看向半空中的血陣子。

「血陣子1

陳雷看到端坐在雄鷹上的人後,眼中不由冒出精光,認出了血陣子的身份。

他之所以認識血陣子,並不是這一世認識,而是他身為武帝之時,見過血陣子。

可以這麼說,凶神榜第一千零八位的血陣子,就是死在以前的陳雷手上。

這血陣子陣法一道高深莫測,令人難以揣測。

血陣子憑藉著高深莫測的陣法,造下了無邊的血案,大乾帝國的神佑將軍府,就被血陣子以煉血大陣,直接煉化為了血海。

大乾帝國的帝王大怒,發下天價懸賞,要摘血陣子的人頭,但是,損失數千名高手,都不曾捕捉到血陣子,更別提擊殺他。

而血陣子則對大乾帝國展開了瘋狂的報復,居然將屠刀舉向了大乾帝國普通的百姓,動輒屠鎮滅城,造下了千萬殺戮,弄得天怒人怨。

正是因為如此,陳雷才接下了大乾帝國的任務,追蹤血陣子三月之久,將血陣子逼入一座九天十地天網陣,這才將血陣子擊殺。

那一次的追蹤,陳雷至今記憶猶新,因為血陣子是他擊殺的為數不多的陣法宗師。

而那個時候,陳雷的陣法造詣,也不過是剛剛踏入陣法宗師級別。

不過,現在的血陣子,應該還不曾達到陣法宗師的高度,而陳雷,卻有著上一世的記憶,在陣法經驗方面,堪稱頂級的陣法大宗師。

此時的血陣子,在陣法一道方面,在陳雷面前,就如同一個小學生一般,兩者之間,根本沒有可比性。

此時的血陣子,端坐在雄鷹背上,旁邊還坐著血狼王,很明顯是在刺探狂濤、雷雲兩座城池陣法的布置。

見到是血陣子,陳雷眼中露出殺機,既然在此發現了血陣子,那麼,他就不會放過血陣子,要將他的性命留下,也化解一樁以後將會發生的慘案。

而此時,血陣子已經將整個狂濤城、雷雲城都觀察完畢,狂濤城、雷雲城兩城中布置的陣法,他也有所了解。

雖然說以血陣子現在的陣法造詣,絕不可能看穿陳雷布下的狂雷玄龍陣法的奧妙,但是根據山川地勢、靈脈分佈、水文地理等特點,將這一座陣法的一些皮毛看穿,還是比較容易的。

而且,想要找到這兩座大陣的陣眼,在行家眼中,也絕非難事。

並不是陳雷布置的陣法不夠高明,而是如今的陣法,還根本遠遠談不上完成,連半成品都算不上,自然瞞不過真正的行家。

如今的血陣子,雖然沒有達到陣法宗師的高度,但怎麼也能夠算得上是一名陣法大師,看穿這一座大陣的一些布置,並不是什麼難事。

自以為將青陽鎮的陣法布置看穿的血陣子,向著血狼王點點頭,道:「可以了,我們可以回去了。」

血狼王自然沒有任何意見,隨同血陣子返回到了金曦城中。

回到金曦城內,血陣子直接讓血狼王召集眾人,商議破陣之法。

「諸位,我今天已經去青陽鎮雷雲、狂濤兩城堪查過了,經過我的實地檢查,這一座大陣想要破解,並不難。」

將眾人召集到一起后,血陣子信心滿滿的說道。

項龐空等人一聽,頓時露出喜色,道:「太好了,還請血陣子前輩為我等解惑,需要我等做什麼,儘管吩咐。」

血陣子點點頭,說道:「這狂濤、雷雲兩城所布置的是何陣法,我不敢說,因為陣法一道精深莫測,誰也不敢說見過天下所有的陣法,但是,殊途同歸,只要找到陣眼,任何陣法皆可破去。」

項龐空等人聽血陣子說得頭頭是道,心中亦是放下心來,道:「血陣子前輩,您既然這樣說,可是找到這一座陣法的陣眼了?」

血陣子再次傲然點頭,道:「不錯,這兩座陣法的陣眼,就在兩座城的中心位置,你們只要將這兩座城中心的兩根陣樁毀掉,那麼,就完全可以將這一座陣法破解掉了。」

「就這麼簡單?」

項龐空等人聽了血陣子的話后,不由錯愕的說道。

血陣子微微一笑,道:「會者不難,難者不會,這陣法之道若是說穿了,也並沒有什麼玄秘奧妙的。」

旋即,血陣子話風一轉,又說道:「不過,你等也切不要以為,陣法就是這麼容易就能破解的,想要破開這一座陣法,還要有兩個條件。」

「前輩,不知道需要什麼條件?」項龐空問道,只要能夠攻下青陽鎮,不管多麼困難的條件,他都要想辦法滿足。

血陣子道:「破解這一座陣法,需要有破陣之器,這個倒是不難,我手中便有破陣之器,另外一個條件便是,這一座陣法有兩個陣眼,而這兩個陣眼,要在同一時間破去,才能夠將整座大陣破掉,否則的話,根本無濟於事。」

項龐空等人聽了血陣子的話,這才明白,看似簡單的破陣之法,實際上若是沒有明白人講解的話,他們根本不可能將陣法破去。

「想要在同一時間破去兩個陣眼,時間不能相差毫釐,要在同一時間動手,這樣的話,對破陣之人的選擇,就會非常苛刻,要選擇能夠心意相同之人前去破陣。」

血陣子說道,實際上,這破陣的最關鍵的一點,便是要選對破陣之人,否則的話,一切都是空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