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二十八章 出手相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二十八章 出手相助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二十八章出手相助

「你他媽的聾了,沒聽見我大哥在跟你說話呀。」

一名黑蠍幫的幫眾,見到擋在前面的陳雷不說話,怒罵一聲,狠狠一巴掌向著陳雷的臉上抽了下去。

這名幫眾的實力,在凝元境第九層,這樣的實力在外面,也算難得的高手,但在這高手雲聚的雷鳴城,也只能夠當人的馬仔小弟。

為首的黑蠍幫頭目,並沒的制止他這名手下的動作,他也確實需要有人試探試探陳雷的實力。

「喀嚓1

一聲輕響,黑蠍幫幫眾扇向陳雷的手掌,不知怎麼就落在了陳雷手中,陳雷輕輕一捏,這名黑蠍幫眾的臂骨,就直接碎裂了。

「啊1

黑蠍幫幫眾發出慘叫聲,面孔扭曲,腳下卻是無聲無息間,狠狠踢向了陳雷的胯下。

黑蠍幫的這名幫眾,也是一個狠人,哪怕不敵,也要咬下陳雷一塊肉來,這一腳若是被他踢實,這名幫眾相信,從此以後,陳雷再也沒辦法找女人了。

「喀嚓1

又是一聲巨響,卻是陳雷抬腳,攔下了黑蠍幫眾這陰毒的一腳,並且,直接將其小腿骨踢成粉碎性骨折。

隨後,陳雷輕輕一送,這名黑蠍幫眾直接越過眾人頭頂,飛了出去,重重撞在了巷壁上,生死不知。

「小子,你敢對我黑蠍幫動手,活得不耐煩了吧。」

這個時候,黑蠍幫的這名小頭目,露出一聲獰笑,惡狠狠的向著陳雷說道。

「廢話真多。」

陳雷看了一眼這名小頭目,不屑的說道。

這名小頭目被陳雷的話激怒,道:「你敢再說一遍?」

陳雷一指那名少年,向小頭目說道:「這個人我要帶走,還有,將那一枚指環交出來,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這名小頭目一咬牙,道:「想讓我交出指環,沒門,你想饒我一命,那還我願不願意饒你呢。」

說完,這名小頭目一揮手,道:「大家一起上,剁了他。」

這名小頭目看陳雷出手,能夠感覺到,陳雷的實力,不過是在罡煞境一層左右,這樣的實力,還不足以將他震祝

所以,面對陳雷,小頭目已經忍不住了,直接喝令手下一齊動手。

幾名胳膊上都紋著黑色毒蠍的壯漢,將少年棄置一旁,一齊涌了上來,狠狠向著陳雷的要害攻去。

這些黑蠍幫眾,早已養成出手狠毒的習慣,只要一出手,那就是奔著要對方命去的,出手毫不留情。

也不見陳雷做什麼動作,就這麼闖進了人群當中,東一掌、西一拳,這些壯漢便一個個被陳雷擊飛。

而但凡被陳雷擊飛的壯漢,摔倒在地上,就再也爬不起來。

幾個呼吸的功夫,十幾個壯漢,便只有那個小頭目還站著。

這個小頭目看向陳雷,目光中充滿了畏懼之色,他的這些手下,有幾個是凝元境的,但是,還有七八個可都是罡煞境一層的好手。

而且,他們可不是沒見過血的紈子弟,每一個人都殺人如麻,甚至還有幾個人上過異族戰常

可以說,他手下這十幾個人,都是難得一見的好手,並非街頭上那些混混。

但就是如此,居然連陳雷一根手指頭都碰不到,被陳雷如此輕鬆的全都摞倒。

雖然陳雷看起來,只有罡煞境第一層的修為,但是,一和他交上手,才真正明白此人的可怕。

「你到底是誰,為什麼和我黑蠍幫作對。」

這個頭目徹底害怕了,哆嗦著問道。

「你沒有資格知道,將手上的儲物戒指交出來,我還能饒你一命。」

陳雷淡淡看了一眼這名頭目,說道。

這名頭目猶豫了片刻,向著陳雷走去,同時將手上的儲物戒指摘下來,遞給陳雷。

陳雷伸手去接,突然,這名頭目臉上露出猙獰,手上不知道怎麼突然多出一根一米余長,漆黑無比的尖銳短刺。

這一根尖銳的短刺,繚繞著淡淡的黑色光芒,若一道閃電一般,向著陳雷的胸膛刺去。

「你給我去死吧。」

黑蠍幫頭目眼中露出興奮的表情,他手中這根短刺,那可是一根真正的從五級黑蠍妖獸身上脫落下來的毒刺。

這根毒刺,又被他花大價錢請一位煉器大師精鍊過,毒性增強了十倍,就算是武王級的強者,被這根毒刺刺破,都會瞬間失去戰鬥力。

陳雷,一名小小的罡煞境一層的強者,只要被這根毒刺刺中,那麼,恐怕立即就會沒命。

黑蠍幫的小頭目用這根毒刺偷襲過許多次,沒有一次失手,戰績最輝煌的一次,就是用這根毒刺,襲殺了一名罡煞境九層巔峰的敵人。

他相信,陳雷絕躲不過他這蓄意偷襲的一擊。

只是,這名黑蠍幫小頭目,臉上的笑容還沒來得及綻放,眼前金光一閃,他的手腕,不知道什麼時候,落在了陳雷手上。

然後,便是一陣劇痛,握著毒刺的手腕直接被陳雷折斷,露出森白的骨茬斷口。

而那一根狠狠刺出的毒刺,也變換了方向,向著他自己的胸口刺了過來。

這名小頭目只覺得胸口一陣劇痛,那一根毒刺,全部沒入了他的胸口之中,一片麻痹的感覺瞬間傳遍了他的全身,他完全失去了意識。

陳雷看得清楚,在毒刺刺入這名小頭目身體后,這名小頭目,全身幾乎在幾個呼吸間,便化為了一灘黑色的血水。

「這根毒刺好大的威力呀。」

就連陳雷,都有些驚訝這根毒刺的威力。

隨後,陳雷將地上的指環以及留下的儲物戒指,全都收了起來,就連那些被他打暈的壯漢身上的儲物戒指,都沒有放過。

如今,對於陳雷來說,收集戰利品,已經成為了一項本能。

做完這一切,陳雷才看向那名少年。

不過,此時陳雷卻發現,這名少年胸前一大片雪白細膩,散發著瓷器般的光澤,一頭秀髮披散,楚楚動人。

這名少年,居然是女扮男裝,是一個絕色的少女,春光大露。

少女見陳雷望了過來,如一隻軟弱無助的羊羔一般,拚命的把被撕碎的衣服往一塊聚攏,想要護住身體,只可惜,她身上的衣服,幾乎被黑蠍幫大漢撕成布條,早已經失去了蔽體的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