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三十章 東海螭龍島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三十章 東海螭龍島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三十章東海螭龍島

陳雷聽到碧曼曼的決定后,微微點頭。

這碧曼曼,體內有著碧落大帝的血脈,雖然如今實力低微,但若是碧落大帝體內的血脈覺醒的話,最後會取得多大的成就,連他都不敢肯定。

「曼曼,你家裡還有什麼人?」陳雷問道。

既然決定照拂碧曼曼,那麼,她的家人,陳雷自然也要一併照顧。

碧曼曼聽到陳雷的問詢,眼圈一紅,泣聲說道:「我現在已經沒有任何親人了,唯一照顧我長大的婆婆,也在前天走了。」

想到從小照顧她長大的婆婆,就這麼離世,碧曼曼一時悲從中來,眼淚一對兒一對兒的往下掉落。

陳雷最見不得女人哭,不由頭疼,問道:「曼曼,你知道她老人家是怎麼去世的嗎?」

陳雷的話,似乎提醒了碧曼曼,止住了哭泣。

碧曼曼抬起頭來,慢慢回想,道:「婆婆是受了重傷而死,而且,是為我才受的傷。」

碧曼曼又對著陳雷道:「陳大哥,有一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陳雷道:「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說吧。」

碧曼曼道:「波婆的屍體,還在我家中放置,沒有料理,我是出來給婆婆買棺材,這才被蠍虎等人抓住的,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一塊兒,安置婆婆的後事。」

陳雷道:「這有何難。」

陳雷爽快答應下來,然後,開始陪著碧曼曼去為故去的婆婆選購棺木。

此時,黑蠍幫總部,黑蠍幫副幫主臉色難看,冷眼望著面前缺胳膊斷腿的幾名黑蠍幫幫眾。

這幾名黑蠍幫幫眾,一個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說,我弟弟是怎麼死的?」

黑蠍幫副幫主蠍龍,冷聲問道,他的弟弟,正是被陳雷擊殺的那名小頭目蠍虎。

「龍幫主,那個人我們真不認識,應該是外來者,不是雷鳴城的人。」

一名黑蠍幫幫眾,低聲說道,他的一支胳膊,被陳雷折斷。

陳雷對這些黑蠍幫幫眾,實際並沒有下太重的手,死在他手中的,也只有那名一心想要他命的小頭目蠍虎。

至於其他的黑蠍幫幫眾,最多被他斷掉手腳,沒有性命之憂。

蠍龍面色陰晴不定,聲音中充滿寒意:「限你們三天之內,將此人給我查清楚,否則的話,你們也都別想活了。」

幾名幫眾倉惶退下,去尋找陳雷的下落去了,空蕩而威嚴的大殿中,只剩下蠍龍一人。

蠍龍、蠍虎,兩人是親兄弟,只不過,蠍虎自幼便好吃懶作,且資質不佳,到如今,也不過勉強修鍊到了罡煞境三層的境界。

而蠍龍,卻是心志堅毅,資質絕佳,並且心狠手辣,依靠著自己的努力,成為了黑蠍幫的副幫主,修為也達到了化形境第四層。

如今的蠍龍,威勢無雙,在黑蠍幫中,權力僅次於黑蠍幫主。

蠍虎也就是依靠著蠍龍的力量,這才在黑蠍幫中混了個小頭目噹噹。

對於自己唯一的親弟弟,蠍龍那是無比溺愛,無論蠍龍犯什麼錯,蠍龍也都全力維護,不肯讓自己這個弟弟吃一點虧。

而蠍虎,雖然囂張霸道一些,但也不是沒有眼色,對於惹不起的那些人和勢力,他從不招惹,只在那些比黑蠍幫勢力弱小的人面前,才會囂張無比。

也正因為這樣,雖然這些年來,蠍虎惡事做絕,但是,並沒有受到任何的懲罰,活得無比滋潤。

誰能夠想到,這一次,只是逼迫一名毫無背景,在黑蠍幫借過高利貸的乞丐般的少年,居然讓他弟弟喪命。

蠍龍如何不怒,如何不恨。

此時,蠍龍恨不得一掌將跟隨他弟弟的那群廢物都拍死,但,為了找到殺他弟弟的真正兇手,這些人暫時還死不得。

因為,只有這些人見過兇手的真面目,若將這些人殺死,那麼,他弟弟的仇,永遠也報不了。

「無論是誰,本座一定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蠍虎的面孔,漸漸隱於黑暗之中。

陳雷和碧曼曼很快便選好棺木,返回到了碧曼曼的住處。

這裡,是一座小四合院,院子不大,但清靜幽雅。

此時,四合院正堂之中,一張木床上面,停放著婆婆的屍體。

陳雷和碧曼曼推門而入,剛一踏入院中,便感覺到四道殺機,迅速從正堂之中衝出,牢牢鎖定了他們兩人。

碧曼曼的臉色當即一變,陳雷也同樣警覺的看向了正堂屋內。

四名藍衣中年,各持雪亮利劍,從堂屋之中走了出來,身上散發凌厲殺機。

其中一人,一眼便看到了碧曼曼手指上的那一枚碧色指環,露出一絲笑意,道:「少島主,東西找到了,在這個小妞手上。」

一身錦袍少年,緩緩從正屋走了出來,居高臨下,看向碧曼曼和陳雷兩人。

「人殺了,把東西拿回來。」

錦袍少年掃了一眼碧曼曼和陳雷,淡然隨意的吩咐一聲。

「是1

四名藍衣中年,齊聲答應一聲,然後,手中長劍暴射四道雪亮劍芒,狠狠向著陳雷和碧曼曼兩人斬殺而來。

陳雷冷喝一聲,身形瞬間出現在了碧曼曼面前,手掌化為純金色,揮掌拍向了四道劍芒。

「叮叮叮叮」

四聲清脆的聲音響起,那四道劍芒,直接被陳雷以肉掌拍碎,發出金鐵交鳴般的聲音。

隨後,陳雷再度揮掌,金色掌影漫天遍地都是,凌厲無比,精妙無雙,狠狠轟向了那四名藍衣中年人。

四名藍衣中年人手中劍光幻化為成千上萬道劍影,阻擋陳雷的掌影。

只是,金色掌影以玄奧莫測的軌跡穿行,穿過一道道劍光,狠狠拍在了四名藍衣中年人胸口。

四名藍衣中年人胸口頓時凹陷下去,吐血倒飛而起,重重跌落在了錦袍少年腳下,生死不知。

錦袍少年面色變得難看,居高臨下望著陳雷,道:「你是何人,好大的膽子,敢傷我東海螭龍島的人。」

陳雷看向這名錦袍少年,道:「東海螭龍島又如何,難道只許你殺人,不許人殺你嗎,天下間,哪有這樣的道理?」

錦袍少年張狂一笑,道:「不錯,我東海螭龍島,就是只許我殺人,不許人殺我,這就是我螭龍島的規矩。」

說完,這名少年眸光森冷,盯向陳雷,如擇人而噬的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