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五十五章 宋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五十五章 宋家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五十五章宋家

通過聊天,陳雷發現,這個宋修賢,完全是一個涉世未深的少年,心思單純,閱歷淺保

陳雷幾句話,便知道了宋修賢的身份。

這個宋修賢,來頭也極為驚人,居然是萬古世家宋家的一位嫡系弟子。

這一次,這個宋修賢,很明顯是外出歷練,增加閱歷的。

而此時,在另外一個船艙之中,兩名老者,放開神識,關注著宋修賢的一舉一動,同時不住的神念交流。

「老三,修賢的心思也實在是有些簡單呀,短短片刻被這兩人幾乎套出了所有的底細,但是,修賢到現在,除了兩人的名字外,對兩人的來歷、身份一概不知道,實在是太單純,太單純了。」

一名紅臉老者,不滿的搖搖頭,但語氣中,卻充滿了溺愛之意。

另一位老者,滿頭銀髮,一縷長髯,仙風道骨,聞言笑道:「三哥,這不正是我們讓修賢出來的目的嗎,修賢資質足夠,但這閱歷,確實需要鍛煉,這兩人來歷雖然神秘,但有我們在一旁照應,修賢不會吃虧的,如何發展,就全由修賢自己去辦吧。」

紅臉老者聞言點頭,確實,有他們兩人在一旁照應,宋修賢是絕對不可能出問題的,至於說被套出來歷,這也沒什麼,宋家弟子,在什麼時候也不需要隱藏身份的。

至於長髯老者,更是十分放心,這一次,他們只會從一旁觀看,而不會出手干預,就是要讓宋修賢增加江湖經驗、人生閱歷,若他們處處干預,怎麼能夠達到鍛煉的效果。

若是吃一些虧,那也沒什麼,吃一塹長一智,只要不是什麼危及到性命的事情,長髯和紅臉老者,都不會出手,只會旁觀。

陳雷神識敏銳,如今他的神魂,經過九天碧落鐘的洗禮,又有大幅度的增長,雖然還不能與紅臉、長髯兩位武尊級的老者相比,但是,也能夠察覺得到有人動用神識監視著這裡。

陳雷心知肚明,這必然是宋修賢背後的護道者。

這也很好理解,宋修賢畢竟是萬古世家宋家的嫡系弟子。

宋家,那可是一個不比鳳鳴龐家弱小的家族,傳承數萬年,家族弟子同樣人才輩出。

這一次,宋修賢很明顯便是出來歷練的,像宋修賢這種涉世未深的少年,在江湖上被人賣了恐怕都會幫著人數錢,背後若沒有實力強大的高人保護,那才是奇怪了。

而陳雷並沒有對宋修賢懷有什麼惡意,所以,也沒有什麼好畏懼的。

況且,他和碧曼曼如今有足夠的把握,能夠在兩名武尊級強者手下全身而退,故而,表現的十分平靜,不時和宋修賢談古論今。

陳雷閱歷豐富,只是挑撿一些以前經歷過的事情講出來,便十分吸引人,很快,便被宋修賢無比推崇,引為知己。

這一路上,十分平穩,不到兩天時間,陳雷等人便再度回到了狂浪嶼這一片海域附近。

此時,狂浪嶼附近,氣氛更加的緊張,不時能夠看到爭鬥發出的元氣光芒,一些勢力、宗門,不時發生爭鬥。

當然,這一片區域,也有一些霸主級的勢力,卻是無人敢於招惹。

陳雷他們所乘的這一艘戰舟,如今也懸挂出了宋家的旗幟。

宋家戰旗懸挂於船首,沒有哪一個勢力敢來招惹,一路所過之處,眾勢力紛紛讓開道路,生怕慢了半分而惹來滅門殺身之禍。

「轟隆1

突然,一聲巨響,整個海面都幾乎要傾覆下來,宋家的這一艘龐大的戰舟,更是幾乎要被巨大的海浪給掀翻。

「定1

突然,一聲大喝傳出,一圈藍色的真元化為一隻巨手,將這一艘龐大戰舟牢牢按住,任憑海浪如何涌動,戰舟如同粘在海面上一般,紋絲不動。

海浪起伏,巨浪滔天,有海水向上空拍擊,高達數千米,然後,又紛紛墜落,化為傾盆大雨。

期間,伴隨著電閃雷鳴、狂風怒浪,天地都黑暗下來,如同世界末日降臨一般。

這種異象,足足持續了一柱香功夫,這才風平浪靜、雲散霧消。

「這是怎麼回事?」

宋家戰舟上面,一名強者直接將一名掉落海中的倒霉鬼給凌空抓了上來,向其盤問。

「這位大人,這是玄武洞府即將出世所引發的,以前是三五天一次,到現在,一天幾乎三五次,越來越頻繁,據推測,很可能玄武洞府即將要出世了。」

這名被救上來的武者,見到發問者是宋家的一名武王級強者,不敢有半分隱瞞,將自己知道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全都說得清清楚楚。

這名武王級強者在沒有了任何問題后,賞給了這名武者十幾塊上品元晶石,命人將其送下了船。

臨下船,這名武者還暈暈糊糊,看著懷中的十幾顆上品元晶石,有些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宋家戰舟上的武王並沒有去向武尊級的長老稟報,因為他知道,船上發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瞞過這兩名武尊級長老的耳目。

至於陳雷和碧曼曼,同樣將剛才那名武者的話聽得清清楚楚。

很快,宋家的這一艘戰舟,便停靠在了一座巨大海島之上,然後,所有人都離舟登島。

「陳兄、陳姑娘,我在途中,便接到邀請,說是明天在巨蟹島有一個聚會,不知道你們願不願和我一塊兒去。」

在離開戰舟之後,宋修賢向著陳雷和碧曼曼發出邀請。

陳雷和碧曼曼兩人此時,也沒有什麼事情,只有靜等玄武洞府出世,如今,見宋修賢發出邀請,兩人也想,是什麼樣的聚會,便點點頭,同意了宋修賢的邀請。

「好,我們兄妹二人明天沒什麼事情,就和宋公子一塊兒去見識見識。」

陳雷一口答應了下來。

「那太好了。」

宋修賢高興的說道,這種高興是發自心底的。

陳雷能夠輕易感覺到宋修賢這種真誠,也不由的奇怪,為什麼宋家會出現這樣一個毫無任何閱歷,處世經驗如同一張白紙的嫡系弟子。

不過,陳雷也沒有心思去打探宋修賢的秘密,向宋修賢告辭,然後,和碧曼曼一塊兒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