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六十章 出手相助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六十章 出手相助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六十章出手相助

這追魂刺的威力,魯大光和衛天工兩人,可以說是知之甚深。

而追魂刺作為董家秘傳之術,使用的時候,有著嚴格的規定,不準在擂台切磋中使用,不得對同門使用等等。

因為這追魂刺的殺傷力實在是太強大了,中者無救,就連董家都沒有救治之法,一直是董家的禁忌之術。

魯大光和衛天工兩人,誰都沒有想到,這董小川年紀輕輕,居然已經開始修鍊追魂刺這種秘技。

雖然說董小川修鍊追魂刺的火候還不大,但宋修賢更沒有抵禦這種秘技的手段,更沒有修出神識,所以,才會被這一記追魂刺直接重傷。

此時的魯大光,恨不得一掌將董小川拍成肉泥,而他脾氣也不怎麼好,這麼想也就這麼做了,帶著恐怖威壓的一掌,直接碾向了董小川。

董小川此時幾乎要嚇破膽,那恐怖的掌風,將他壓制的絲毫動彈不得,體內的骨骼都幾乎要一根根斷裂,彷彿一座巨山落下,向他砸來一般。

「爺爺,救我1

最後,董小川幾乎用出了吃奶的力氣,發出了求救。

而這個時候,一道銀光從下面飛射而來,正好將魯大光拍下的一掌擋了下來。

一個灰衣鳩目的老者,身形也憑空出現在了擂台之上,站在了董小川身旁。

剛才攔下魯大光一擊的,正是這名老者。

「董九,你敢攔我?」

魯大光見到這名灰衣老者攔住自己,頓時大怒,高聲喝道。

董九面無表情,淡淡說道:「有何不敢,魯大光,董小川是我的孫子,要教訓也是我教訓,還輪不到你來動手。」

魯大光聽了大怒,道:「這個小畜生在擂台中下陰手,動用禁術追魂刺,傷了我宋家之人,一命償一命,不是很公平嗎。」

董九陰測測道:「擂台之上,各憑實力,生死各有天命,什麼手段不能使用,你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如此天真。」

魯大光聽了,臉色氣得通紅,道:「董九,你這樣說,是想要和我宋家開戰了不成?」

董九道:「開戰,憑你們兩個客卿供奉,也有資格代表宋家和我董家開戰,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魯大光還要再說,被一旁的衛天工一把拉祝

衛天工看了一眼董九,說道:「希望你們董家能夠擔得起弒殺宋家天才的責任,這件事情,不會就這麼完了的。」

然後,抱著宋修賢躍下了擂台。

秦怡也擦了一把眼淚,狠狠的說道:「我代表秦家發誓,這個仇一定要讓董家百倍來償還。」

說完,不顧董九陰沉的目光,跳下擂台,向著衛天工、魯大光兩人追了過去。

陳雷、碧曼曼兩人誰也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陳雷道:「我們也過去看看。」然後,和碧曼曼一塊,也追上了衛天工和魯大光兩人的腳步。

董九陰沉的看了一眼離去的眾人,沒有太過擔心,一把將董小川提了起來,飛身離去。

很快,董九便在一處行宮停下,而此時,龐家幾位長老,以及龐空羽等人,全都趕了過來。

「董長老,今天這件事情,董小川幹得漂亮,他們宋、秦兩家沒什麼可怕的,我們龐家絕對站在你們這一邊。」

龐家一位武尊級長老,笑呵呵的說道,表明立場,絕對支持董家。

董九點點頭,他正是因為和龐家達成了協議,獲得了龐家的支持,這才有膽量得罪魯大光和衛天工。

至於宋修賢,這位宋家的第三天才,那絕對是有死無生。

中了董家的追魂刺,哪怕董小川這一種秘技火候修鍊不到家,宋修賢也絕對是必死無疑。

宋修賢只要一死,那麼,宋、秦兩家的聯盟,自然而然便會瓦解,這才是龐、董兩家想要看到的。

這個時候,魯大光、衛天工兩人,也將宋修賢帶回了宋家的行宮之中。

此時,宋修賢躺在宋上,氣息微弱,隨時都有可能咽氣。

而魯大光、衛天工兩人,臉色陰沉,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們兩位武尊級的長老,也承擔不起。

這兩位魂種境武尊級長老,將所有人都召集起來,收集了所有的丹藥,可惜的是,沒有一種能夠對宋修賢的傷勢有幫助。

這兩位長老對於追魂刺造成的傷勢,束手無策。

實際上,別說這兩位長老,就算是宋家的家主來了,也沒有任何的辦法,追魂刺的傷勢無解。

而此時,在宋修賢的房間內,秦怡已經幾乎要哭成一個淚人了,哪裡還有一絲女戰神的影子。

此時的秦怡,就是一個軟弱無助的小女子。

陳雷走到了宋修賢的床邊,手指搭在宋修賢的脈腕上面,仔細檢查。

片刻后,陳雷鬆了一口氣。

宋修賢所受到的追魂刺雖然歹毒,但是,也並非無解。

實際上,若是宋修賢擁有一件神魂器的話,這點威力的追魂刺,根本傷不到他。

若是宋修賢再警覺一些的話,那麼,避開這一擊,也不會受傷。

但是,宋修賢一是戰鬥經驗並不豐富,二是宋修賢身上,也沒有這樣的神魂器。

神魂器,必須要修出神識之後,方可使用,如今的宋修賢,實力雖強,但也只不過在罡煞境巔峰而已,還不到化形的武王境,並沒有修出神識。

而且,神魂器珍貴稀少,就算是萬古世家的宋家,想要拿出一件神魂器來,恐怕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不過,宋修賢受傷雖重,但是,對陳雷來講,並非無解。

「秦姑娘,你別哭了,宋兄還沒有死,還有救。」

陳雷向著爬在床邊哭泣的秦怡輕聲說道。

「什麼,陳大哥,你是說小賢子還有救,你不是騙我吧,要怎麼做才能把他救活?」

秦怡聽到陳雷如此說,頓時止住眼淚,眼睛通紅的向著陳雷問道,語氣之中充滿了焦急。

陳雷點點頭,向秦怡說道:「你不要著急,這種傷勢我有一法可救,你現在和曼曼到外面去為我護法,任何人不準進來,我來想辦法救醒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