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六十八章 令牌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六十八章 令牌到手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六十八章令牌到手

「轟1

陳雷一掌擊下,五十龍之力,作用在巨大的石碑之上,這一座石碑,瞬間裂開了一道道巨大的裂紋。

裂紋向下迅速蔓延,眨眼間,便從頂部蔓延到了最底層,然後嘩拉一聲,整座石碑全都裂開。

一枚晶瑩如玉、散發著蒙蒙光澤的玄武狀的令牌,懸浮在了空中,正是封印在石碑中的玄武令。

「嗖嗖嗖1

見到這一枚玄武令,周圍的一些天才強者頓時按捺不住,一個個飛身向著這一枚玄武令撲去。

哪怕剛才陳雷已經展現出了無敵的實力,但在貪慾面前,這些人還是喪失了理智,選擇了鋌而走險。

陳雷凌立虛空,眼中一片冰冷,看向這些撲向玄武令牌的身影,臉上布滿了殺意。

這一次,他毫不留情,手中金光一閃,飛鷹殺王弩出現在他手中。

在飛鷹殺王弩手柄部位,鑲嵌著一顆極品龍氣元晶石。

陳雷毫不猶豫,摧動飛鷹殺王弩,一群金色的能量弩箭,如同一群金鷹一般,向著下方這些身影便飛撲了過去。

鑲嵌在飛鷹殺王弩手柄部位的那一顆極品龍氣元晶石,光芒迅速暗淡,眨眼間,化為一堆粉末,裡面的強大能量,居然在瞬間便被完全抽干。

而這樣一來,飛鷹殺王弩產生的威力,是無比恐怖的。

一群金鷹一般的弩箭,帶著恐怖而密集的低沉嘯音,呼嘯著殺向了人群。瞬間,便有數人發出慘叫,被弩箭擊穿了身體,重重的栽落在地上。

還有數人,撐開防禦護罩,祭出防禦寶具,一邊抵擋著威力強大的弩箭,一邊不要命的向著玄武令牌的位置趕去,哪怕是死,也要將玄武令抓到手上。

能夠抵禦飛鷹殺王弩弩箭的這些人,無一弱者,身上要不是有著五階以上的寶具,就是功法特殊,甚至有幾名頂尖的天才,已經突破到了武王境。

爭搶玄武令的強者中,有人族,亦有海族和妖族。

其中,以海族和妖族人最多。

陳雷剛才擊殺陀魚族數十名強者,又斬殺妖族一名金環銀狼族的強者,雖然震懾住了一部分人,但是,對於海族和妖族真正的強者,根本沒有太大威懾力。

尤其是,當這些海族、妖族強者們,看到那一枚玄武令時,在第一時間便忘記了陳雷的可怕。

陳雷眼眸中射出道道冷光,看向了下方飛撲向玄武令的各族強者,身形一動,也沖了過去。

陳雷將石碑擊碎,這玄武令也離陳雷最近,所以他向著玄武令衝去時,比其他人都有優勢。

並且,陳雷的速度也極快,幾乎是眨眼間,陳雷的身形,便出現在了玄武令旁邊。

「殺,不能讓他得到玄武令。」

人群中,有人大喊,並向陳雷發出攻擊。

向陳雷發出攻擊的,不止一人,剎那間,半空中數十道寶術光芒夾雜著各色寶具光芒,向著陳雷淹沒而去。

這一片區域內,虛空動蕩,各種聲音混雜在一片,讓這裡成為了一方死地。

陳雷冷哼一聲,身上再度升起一團碧色光華,化為守護光幕。

這一道碧色光幕,正是碧落星漩功,是一種攻防兼備的強大寶術,不同於一般的防禦功法。

只見無數道寶術光芒和散發強大威力的寶具,劈頭蓋臉一般,狠狠向著陳雷身上砸去,全都落在了這一層碧色的光幕之上。

這一層碧色光幕,但凡是被擊中之處,便瞬間化為一個漩渦,將一件件寶具還有一道道寶術徹底吞噬。

漩渦轉動的速度越來越快,最終,每一個漩渦中央,幾乎都有一顆星辰在閃耀一般。

「哧1

數十聲輕響突然從碧色漩渦中發出,一道道碧綠色的閃耀著星光般的光柱,突然從這些碧色漩渦中射出,分別襲向了遠方的眾人。

這些強者一個個色變,有些人認得這些碧色光柱,知道威力無窮,陀魚族的數十名強者,就是全都死在這些碧色光柱上的。

這些人在第一時間後退,閃避這快若閃電般的碧色光柱。

而另外一些人,則是後來者,不曾見識過這碧色光柱的威力,一個個摧動功法,抵禦這一道道射殺而來的碧色光柱。

只是,碧色光柱的殺傷力無雙,任憑這些強者如何抵擋,都是一個下場,直接被碧色光柱擊穿,釘殺在當常

瞬間,便有四五十名強者,如割麥子一般,齊刷刷的倒了下去。

而這個時候,陳雷已經將玄武令拿到了手中。

逃過一劫的數十名各族強者,看到站在中間,如一個魔王般的陳雷,一個個額頭冒出冷汗。

若是他們慢上半分的話,下場絕對和躺在地上的那些屍體一模一樣。

這個時候,陳雷的強大,深入人心,終於沒有人敢再去嘗試找陳雷的麻煩了。

陳雷望了一眼被震懾住的人群,一聲不發,帶著玄武令,飛身趕往了碧曼曼所在的那一塊石碑前。

此時,碧曼曼同樣大發神威,殺得血流成河、屍橫遍野。

碧曼曼施展的同樣是碧落星漩功,她有著碧落大帝的血脈,施展這種功法,比起陳雷來威力還要大上數分。

最終,碧曼曼同樣殺得無上敢上前,震懾群敵。

「轟1

碧曼曼見再無人敢上前送死,一掌將石碑擊毀,將一枚玄武令拿到了手中。

將玄武令拿到手中的碧曼曼,看到陳雷趕了過來,連忙迎了上去。

「陳大哥,我得到了一枚玄武令。」

碧曼曼如同小孩炫耀糖果一般,向陳雷撒嬌說道。

陳雷點點頭,道:「好,確實不錯。」

僅是一句普通的誇讚,便讓碧曼曼臉上笑開了花,心中如喝了蜜一般甜。

「我們去看看宋修賢、秦怡他們那邊的情況怎麼樣了?」

陳雷向碧曼曼說道。

碧曼曼點點頭,和陳雷一塊,向著宋修賢、秦怡兩家所在的那一座石碑趕去。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宋修賢和秦怡兩人所在之處,只不過,此時,宋修賢和秦怡的處境,並不是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