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至尊重生>正文_第三百八十章 甲殼
小說:| 作者:| 類別:

正文_第三百八十章 甲殼

小說:至尊重生| 作者:草根(書館)| 類別:玄幻魔法

第三百八十章甲殼

鱷頭人身的海族強者,臉脹得通紅,額頭上青筋暴起,體外升騰起大片的真元光芒,他連體內的真元之力全都動用起來,卻是依舊奈何不得這一座寶鼎。

而此時,大殿之中,已經空無一人,其他幾名強者,全都沖入了大殿深處。

這名鱷頭人身的海族強者,突然一拍腦袋,自語道:「我真傻,為什麼不去收集那些能夠弄到手的寶物,反而和這座寶鼎較勁。」

到現在,鱷頭人身的海族強者,才回過味來,放棄了這一座寶鼎,向著大殿深處掠去。

此時,陳雷早已經將沿途中的一座座藏經閣中的功法洗劫一空。

陳雷一進入大殿之中,便看到了包括寶鼎、神爐、聖圖在內的幾件無上至寶。

只是,陳雷知道,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沒有辦法收伏這幾樣寶物。

那幾樣寶物上面的禁制,根本不是他們現在的實力所能夠破解的。

因此,若是將精力都用在那幾樣寶物上面,純粹是白白浪費時間。

所以,陳雷毫不猶豫,捨棄那幾件寶物,而是向著大殿深處掠去。

在大殿深處,肯定有著各種功法經典,這才是陳雷來此的主要目的。

而陳雷也確實沒有猜錯,在後面幾座大殿上,確實擺放著無數的功法典籍。

而這些功法典籍,卻是根本沒有任何禁制,隨手便可以收集。

陳雷如蝗蟲過境,將他看到所有功法典籍,全都一掃而光。

這些功法典籍,既然能夠擺放在玄武洞府的主殿之中,那麼,自然便絕非凡品。

事實上,陳雷粗劣看過一些,知道這些功法典籍,確實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

這些功法典籍包羅萬象,不僅有人族修行的功法,還有妖族、海族、戰族、荒族、蠻族甚至異族等等各族的功法,且無一不是絕頂的功法。

陳雷正好缺乏這些頂級功法,其他種族的功法,雖然他不能夠修鍊,但是了解一些,也是有益無害。

最後,陳雷一直走到了大殿最深處,見到了一座神壇。

這一座神壇,如山嶽一般高大,上面布滿了一道道巨大而神秘的符紋,充滿了一種大道氣機。

在神壇上空,懸浮著一個方圓十餘丈的光團,光團之內,是一枚約有數丈大的龜殼。

說是龜殼,並不是太過恰當,這應該是玄武神獸所兌下的甲殼。

這一枚甲殼,散發著瑩瑩寶光,在其周圍,虛空不斷的塌陷生滅,一道道星辰之力,不斷的從虛空降臨,融入甲殼之內,甚至,可以看到時光碎片在其周圍環繞,異象驚人。

以陳雷的眼力,還能夠看到,在這一面甲殼上面,還烙印著一枚枚的文字。

這些文字,闡述的正是玄武神獸所留的傳承功法。

玄武神獸,早已經脫離了種族的範疇,其所留的功法大道,任何種族都可以修行借鑒,能夠得到巨大的收穫。

陳雷知道,整座大殿,甚至是整個玄武洞府,最珍貴的,應該便是這一枚甲殼了。

而此時,一道赤紅的光芒,從另外一條通道激射而至,正是那一隻全身都是赤紅色的禽妖。

這一隻禽妖,全身散發赤艷艷的光芒,爪似鋼鉤,目露凶光,氣息強大。

這名禽妖,屬於火鸞一脈,天生能夠操控火焰,在妖族之中,也是極富盛名的一脈。

而此時,這名禽妖,自然也看到了神壇上空的那一枚甲殼,眼中露出貪慾之色。

這一枚甲殼之珍貴,這名叫做赤羽的鸞妖,自然是一眼便認出。

赤羽望向陳雷,目光中透露出了濃濃的殺機。

甲殼只有一枚,而現在,陳雷也在此處,自然便是他最大的競爭對手了。

赤羽冷冷向陳雷望去,喝道:「不想死的話,就滾。」

陳雷見到赤羽如此無禮,冷笑一聲:「想要獨吞這一枚甲殼,你想得挺美。」

赤羽眼中神色轉冷,道:「看來你是不想滾了,那麼,就去死吧。」

說完,赤羽化為一道火紅的光芒,瞬間激射向了陳雷。

頓時間,虛空中熱浪滾滾,火光瀰漫,火紅色的光芒似乎連空氣都要點燃,灼人肌膚。

與此同時,赤羽一對翅膀,羽毛鮮紅,堅硬若鐵,似最鋒利的神刀,狠狠向著陳雷脖頸掃來,帶起大片的火光。

赤羽真的很強大,而且,有一股凶性,彷彿是與生俱來一般,一旦出手,便狠辣絕情,招招斃命。

陳雷面對赤羽的攻擊,運轉起了九天碧落訣,碧落星漩寶術摧動,化為碧色光幕,將他牢牢護了起來,將襲來的層層熱浪火光,盡數阻隔在了光幕之外。

九天碧落訣,若是嚴格算起來,應該屬於水系的功法,而且,是最頂級的水系功法。

要知道,這可是碧落大帝所留的功法,而碧落大帝,是為數不多的得證大道的大帝級高手,他所留下的證道功法,豈同小可?

赤羽出身的火鸞一脈,雖然血脈強大,在妖族中地位也不凡,但畢竟不能夠與證道的大帝相比,其功法在品階方面,更是差了許多。

更何況,赤羽的天資和陳雷相比,又差了許多,雖然在境界上赤羽佔優,但想要戰勝陳雷,還是想得有些多了。

陳雷摧動碧落星漩功,便已經先天立於不敗之地。

陳雷見赤羽出手毒辣,他也動了真怒,九天碧落劍縱橫劈出,劍芒如練,鋒利無比,向著赤羽狂攻而去。

一道道碧色的劍芒橫空,化為絕世的神光,斬向赤羽,傾刻間,赤羽身上的羽毛便被斬碎,鮮艷的羽毛在空中橫飛,伴隨著晶瑩的血珠。

陳雷十指連彈,一道道劍氣飛出,將赤羽斬得羽翼凋零,鮮血飛灑。

赤羽在半空狼狽躲避,發出憤怒長鳴,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和陳雷之間的差距這麼巨大。

赤羽爆怒,體內的凶性被徹底逼了出來,陡然暴發,全身的赤紅如血的羽毛飛射,如一道道赤紅色的箭矢,化為一片紅色光雨,向著陳雷衝殺而去。

陳雷手指快速彈動,眨眼間便有上百道劍氣自其手指間飛出,交錯縱橫,將飛射而至的數百根赤紅羽毛一一斬斷,在半空凋零,紛紛揚揚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