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網遊動漫>我在明朝當國公>第三百二十八章密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二十八章密謀

小說:我在明朝當國公| 作者:千斤頂| 類別:網遊動漫

揚州城,這座古老的城市歷史可以上溯至公元前486年,由於交通便利水土肥沃,到了天啟年間,這座城市已經發展成了一個擁有八十萬人口的大城市,由於揚州獨特的地理位置,所以自古就有「腰纏十萬貫騎鶴下揚州」的說法,由此可見揚州的繁華。

而這座城市的經濟支柱就是紡織、販鹽以及海運,而其中最有名的當屬鹽商,勢力最大的也是鹽商。

無論哪個朝代對於鹽業實行的都是專賣制度,明代實行的是「綱鹽制」,持有鹽引的商人按地區分為10個綱,每綱鹽引為20萬引,每引折鹽300斤,或銀六錢四厘,稱為「窩本」,另稅銀三兩,公使運輸銀三兩。以「聖德超千古,皇風廓九圍」命名,未入綱者,無權經營鹽業。

商人如果想要合法販鹽就必須先向官府衙門取得鹽引。商人憑鹽引到鹽場支鹽,又到指定銷鹽區賣鹽。

這個政策表面看起來很有效也很不錯,既可以統籌規劃又可以合理調配資源,無論是朝廷和商人都得到了好處,看起來一片和諧,但是實際執行起來卻是漏洞百出。

鹽很值錢嗎?它確實很值錢,如今的粗鹽一斤就要三錢銀子,合折後世約莫五十塊左右,這個價錢若是放到後世估計會讓老百姓毫不猶豫的揭竿而起造反吧?可它就是這麼貴,由於它是必需品你不吃還不行。

可你說鹽值錢它又不太值錢,要知道大海就是一個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庫,只要把海水印引上岸,經過太陽的暴晒后一片片白花花的食鹽就出來了,生產一斤鹽的成本只有幾文錢,可當這些鹽到百姓手裡時就變成了三錢銀子,中間有近百倍的暴利,這樣的暴力即使是後世的毒I販子看到也要自愧不如。

為什麼鹽價會有如此大的懸殊價格呢?其實說起來很簡單,因為銀子都被鹽商、朝廷的各級衙門給賺走了。鹽商花了大價錢買鹽引,自然要加倍的賺回來,各級官府衙門為了撈外快自然要層層設卡雁過拔毛般的撈取好處,如此層層疊疊的增加,鹽價自然高到了離譜的地步。

食鹽的生產銷售過程堪稱是一場盛宴,在這場盛宴中,各級的官府和鹽商都撈足了好處吃得盆滿缽滿,唯獨朝廷沒有得到絲毫的好處,所有人彷彿都患了健忘症似地,將自己為之效忠的朝廷和皇帝拋在了腦後,他們才不管你皇帝和朝廷有沒有錢呢,只要自己有錢花天酒地就行。

在江南,那些身家幾萬十幾萬的鹽商充其量只能稱之為小蝦米,幾十萬銀子身家的只能算尋常,擁有上百萬兩銀子身家鉅賈也不少見,可以想象當大明皇家商行將那些楊峰從現代弄來的精鹽以粗鹽的價格賣出去時會引起什麼樣的轟動和反彈。

揚州是一個商業氣息非常繁華的國家,這裡商業貿易主要分為紡織、海運以及鹽商,其中又以鹽商最財大氣粗和囂張,揚州的人們將勢力最大的八家鹽商稱之為揚州八大家,分別是何、呂、施、張、嚴、史、衛、於八家。

五月二十日,今天是揚州最大的鹽商何家何老爺子的六十歲大壽,揚州城但凡是自覺有點身份的人都涌到了何家大院紛紛送上禮單。何家的人也不小氣,今天他們一共在何家擺下了三百桌的酒席款待前來道賀的客人,宴席一直排到了何府外面,而當揚州知府高岩年到來時,整個宴會更是達到了高潮。

在何家後院一個幽靜的小客廳里,何家老爺子正在款待十多名前來賀壽的十多名客人,若是有熟悉的人在這裡便會發現,這些鹽商全都是揚州城中勢力最大資本最雄厚的,這個客廳里的人若是聯合起來足以把持並操控整個揚州、高郵一帶的鹽袋子。

何老爺子雖然已經六十,但由於錦衣玉食加之善於養生,所以看起來依舊面色紅潤說起話來也是中氣十足。

看著圍坐在自己周圍的客人,何老爺子喝了一口特地為他熬制的養生參茶,將茶杯放下后這才捋須道:「諸位,今天是老夫的六十壽辰,諸位能親來何府給老夫道賀,老夫實在是感激不盡,只是不知各位都湧進老夫的後院來不知有何見教啊?」

看到何老爺子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坐在周圍的人心裡不禁齊聲暗罵了一聲老狐狸。只是眾人雖然明知道這老傢伙在裝糊塗,可卻沒有人敢露出半分不滿之色。

要知道面前這個老頭雖然沒做過官,但他身上也是有舉人功名的。加之它的三個兒子有兩個都入了仕,它的大兒子更是在京城號稱「天官」的吏部任職,所以如今的何家在揚州可以說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就連揚州知府也要讓他們三分。

看著何老爺子重新端起參茶慢條斯理的看著茶杯里漂浮在水面上的參片,一名滿臉肥肉的中年胖子滿臉堆笑道:「何老爺子,按理說今天是您老人家大喜的日子,小侄這些人無論如何也不應該拿那些俗事來打攪您,可由於茲事體大,小侄等人實在是沒辦法,不得不過來打攪您。您也知道,前天大明皇家商行也開始把手伸到咱們的碗里來了,三錢銀子一斤精鹽,這是要把大傢伙活活給逼死啊!」

一旁一名面向陰沉的中年人也沉聲道:「是啊何老爺子,正所謂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咱們販鹽就要有販鹽的規矩。咱們都知道大明皇家商行就是江寧伯的斂財工具,原本他們想要計入這個圈子就來吧,咱們分他一碗飯吃也無所謂,可現在他已經不是搶飯吃這麼簡單了,他這是要砸了咱們的飯碗啊!」

之前的胖子點頭道:「是啊,衛老爺說的不錯,江寧伯想要入場賺銀子沒問題,可他千不該萬不該砸咱們的飯碗,這件事別說是他了,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

「話雖然如此,可是江寧伯這個人可不大好惹,聽說他在遼東可是殺得韃子人頭滾滾,那可是個心狠手辣的主,想要對付他咱們得從長計議才行!」一名穿著淡綠色絲綢長衫的中年人面帶憂色的說。

「老言,你這個人就是膽子太小,做什麼事都畏首畏尾,難怪這些年你們的鹽引份子越來越少了。」姓衛的中年人瞄了對方一眼不屑的說道。

「我……」

被嘲笑的人是嚴家的家主,名叫言蘭敏,名字有些女性化,而且為人也很是謹小慎微,向來不大為在座的人所喜。

喏喏了一下後言蘭敏才漲紅著臉道:「衛文寶,你也別光說我了,你要是真有那膽子幹嘛不把那個皇家商行給搶過來?這些年皇家商行弄出來的好東西不要太多,玻璃、胭脂水粉、皂角以及洗髮水這些東西賣遍了整個江南,金山銀山賺的銀子多了去了,也沒見你敢動人家一根寒毛啊!」

衛文寶拍案而起指著言蘭敏喝道:「姓言的,你什麼意思?你是嫌你家的生意太好過了嗎?」

「夠了……」

正在倆人爭吵的時候,何家老爺子終於發話了。

「你們吵什麼吵,難不成光靠爭吵就能解決問題了嗎?皇家商行在外頭咄咄逼人,你們不想法子也就罷了,反倒在這裡爭吵不休,老夫都替你們臉紅。」

何家老爺子不愧是在場地位最高的人,一開口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言蘭敏喏喏的說道:「老爺子,小侄實在是沒法子了,這些日子小侄的鹽鋪生意一落千丈,小侄差點把頭髮都愁白了,可一點辦法都沒有,否則小侄等人也不會在今天這個好日子來煩勞您老人家啊。」

「哼!」

何老爺子冷笑道:「真的沒有辦法嗎?還是你們不敢想不敢做?」

「不敢想不敢做?」眾人微微一震,衛文寶小心的問:「何老爺子,您的意思是?」

何老爺子瞥了衛文寶一眼:「衛賢侄,人家都說你是衛家這一代當中最出色也是膽子最大的人,可今天老夫卻沒看到這點啊。還是說你在故意裝糊塗?」

衛文寶面呈惶恐之色:「侄兒不敢!」

何老爺子不屑的說道:「平日里你們一個個做的好事老夫又不是不知道,殺人放火你們誰沒幹過?如今事到臨頭卻慫了,老夫還能說什麼呢?」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臉色都有些漲紅起來,殺人放火那也是要看人的,對那些無權無勢的小商販或是那些泥腿子他們自然是百無禁忌,但這一次要面對的可是大明鼎鼎的江寧伯啊,他們自然不敢象以前那樣蠻幹了。

看到眾人的模樣,何老爺子心裡冷哼了一聲。已經六十的用年老成精來形容那是絕不為過的,他自然知道這些人心裡在打什麼主意,無非是想要自己慫恿自己出頭,然後跟在屁股後面搖旗吶喊或是撿便宜,不過這事自己又不能不理,畢竟自己的鹽鋪在揚州城是最多的,受到的影響也最大,自然應該由自己出頭。

輕咳了一聲后,他坐直了身子目視眾人淡淡的說道:「皇家商行雖然有江寧伯的背景,但不管怎麼說它也只是一家商行,這也是他的先天劣勢。咱們這裡不妨雙管齊下,接下來咱們應該這樣……」

大明皇家商行在揚州共有八個店鋪,其中最大的店鋪位於城西最繁華的鴻運大街,佔地足有五百多平米,這家點店鋪的掌柜姓牛,是從南京過來的,也是一名老掌柜了,做事極為穩妥。

自從十天前鹽鋪開業后,店鋪的生意已經不能用繁榮來形容,整整十天,買鹽的人都排到大街外頭去了,這足以證明他們生意的火爆程度,而且為了防止本地的競爭對手雇傭人來掃貨,牛掌柜還特意規定每人每天只能買一斤鹽,可即便如此也擋不住人們的瘋狂。三錢銀子的精鹽啊,他們別說是看到了,就連聽都沒聽說過。

短短十天時間,僅僅這條大街的這個店鋪就賺了三千六百多兩銀子,當牛掌柜看到下面的夥計送來的報告時,他只覺得自己的手都在顫抖。皇家商行在揚州共有八個店鋪,以這樣的營業額來算,僅僅這十天他們光是在揚州的營業額就有兩萬多兩銀子。這樣算下來一個月能賺多少?一年又能賺多少?而且這還只是揚州一地賺的,若是再加上其他各州府的店鋪,一年下來大明皇家商行賺的銀子那可就海了去了。

想到這裡,牛掌柜心裡湧起的不是興奮,反倒是感到一股冷意湧上了脊樑。

牛掌柜自然不會嫌銀子賺得太多,但是他首先想到的是揚州各大鹽商的反映,自己這麼做已經不是搶生意這麼簡單了,而是在挖那些鹽商的根啊,被斷了生路的鹽商們會束手待斃嗎?這個問題他用膝蓋想也知道不可能。

隨著時間一天天推移,牛掌柜愈發的感到擔心,最近幾天他甚至擔憂得睡不著覺。

這天夜裡,一直輾轉反側了大半夜的牛掌柜剛剛睡著,迷迷糊糊中他彷彿聽到了外頭有人在小聲說話,原本睡得就很警醒的他立刻就醒了過來,他剛想起身就聞到了一股煤油味,緊接著他就看到了一股火焰在外頭燃燒了起來。

牛掌柜的心立刻就沉到了谷底,他立即不假思索的喊了起來:「不好……有人在放火……小馬……二寶,趕緊起來救火啊!」

牛掌柜的反映不可謂不快,只是他才喊了幾聲,外面的火焰已經將整個店鋪都吞沒了,直到第二天官府的人才珊珊來遲,在衙役們清理廢墟時,除了找到三名夥計的屍體,還在店鋪的大水缸里找到了已經奄奄一息的牛掌柜。

「無法無天……簡直是無法無天……」

御書房裡朱由校拍案而起,白凈的臉氣得通紅,而坐在他旁邊的楊峰雖然看起來面色依舊平靜,但熟悉他的人卻可以從他的眼角中找到那一絲熟悉的殺氣。

「楊愛卿,你說這事應該怎麼辦?」朱由校是真對被氣著了,大明皇家商行如今對他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現在卻有人要對他的錢袋子下手,這是在打他的臉啊!

本章完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眾號在線看:meinvxuan1長按三秒複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