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我在明朝當國公>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艦資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戰艦資料

小說:我在明朝當國公| 作者:千斤頂| 類別:武俠修真

黑夜降臨,熱鬧了一天的城市不但沒有因此而陷入寂靜,反而變得更加喧嘩起來,吃完了晚飯的人們或是帶著家人出門散步或是開始了豐富的夜生活。

一間裝飾典雅的咖啡廳里,布置在角落的音箱里傳來了一名民謠歌手略帶沙啞而深情的歌聲。

這是上海非常有名的一間咖啡廳,不僅裝飾非常低調奢華,而且咖啡的味道也很正宗,是許多咖啡愛好者的首選之地。當然了,這裡的消費也是一等一的貴,足以嚇倒一大批普通人。

靠臨近窗邊的一間包廂里,一名穿著淺藍色襯衣,帶著一副金絲邊眼鏡,一看就知道是社會精英階層的三十六七歲,相貌英俊儒雅的男子端起被子品嘗了一口,臉上露出了一絲陶醉的神色,過了一會他才放下杯子微笑著對坐在對面的楊峰道。

「這幾年我幾乎轉遍了上海的每一個角落,稍有名氣的咖啡廳我都去過,只有這家咖啡廳的味道是最正宗的。你們也知道,雖然現在許多咖啡廳都打出了藍山咖啡的招牌,但只要對咖啡文化稍微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這這些所謂的藍山咖啡都是店家自行調配的綜合品,裡面可能一粒真正的牙買加藍山豆都沒有。要知道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藍山咖啡都被日本人買走了,真正流入華夏的藍山咖啡非常少,這裡也是我在上海唯一能喝到正宗藍山咖啡的地方。」

看著面前款款而談的男子,即便是對咖啡沒有什麼興趣的楊峰只能做傾聽狀,因為面前的這位名叫魏智澤的男子是上海交通大學船舶專業最年輕的教授,而且對風帆戰船的研究尤為精深。

這樣的人才自然是回到現代社會尋找風帆戰艦資料的楊峰優先接觸的目標,在委託了朋幫忙后雙方約定在這座咖啡廳見面,只是雙方見面後魏智澤卻是大談起了咖啡文化,讓我們的楊大官人很是無奈,只是出於禮貌他也只能做出了傾聽狀。

好不容易等到對方的話告一段落,楊峰這才趁機說道:「魏教授,我這次約您出來主要是想向您諮詢一下關於木質戰船的事情,我可是聽說您不但是交通大學最年輕的教授,而且對木質的風帆戰船非常的有研究。我最近和朋友們準備仿製一艘近代的木質風帆戰艦,但對這方面卻只是小白。這不,聽朋友介紹,說您可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專家,所以就冒昧的找上了門,希望您指點一下。當然了,我們肯定會付給您讓您滿意的諮詢費和辛苦費,這點請您儘管放心1

「哦……是這樣埃」

魏智澤點了點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明了的神色,這年頭的有錢人愛好都與眾不同,有人喜歡冒險有人喜歡攀岩,還有人喜歡養那些稀奇古怪的寵物,象面前這位楊先生喜歡風帆戰船自然也不算什麼。而且人家也說了,會按照規矩付給他諮詢費,這就更沒有問題了。

他先是端起咖啡品嘗了一口,感受著嘴裡同時傳來的甘、酸、苦三種味道在舌苔里打轉,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放下杯子后問道:「楊先生,不知道您打算仿製哪一款的戰艦呢?」

楊峰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魏教授,說實話我也不大清楚,我只想問一問,在以蒸汽為動力的鐵甲戰艦出現之前,風帆戰艦里哪一種戰艦的威力是最大的?」

聽了楊峰的話,魏智澤不禁正色打量了楊峰好一會,這才緩緩說:「哦……你們想要走製作威力最大的風帆戰艦?」

看到魏智澤那有些古怪的神情,楊峰不禁有些奇怪起來,「魏教授……要做自然就要做最好的,這有什麼不對嗎?」

「你礙…」

魏智澤不禁有些哭笑不得的指著楊峰連連搖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你才好,如果你是在課堂上向我提出這樣一個問題,我肯定要把你臭罵一頓,不過今天這個場合既然是私下底的,那就算了。我先問你,你知道想要建造一艘風帆戰艦需要多少錢嗎?」

楊峰搖搖頭:「不知道。」

聽到這裡,楊峰心裡已經隱隱有些不高興了,這個傢伙是怎麼回事啊,不過是詢問一些事情而已,你就一副天塌下來的樣子,老子不過是建造一艘木船,又不是建航母,你那麼大反映幹嘛。

看到楊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悅的神情,魏智澤這才意識到現在可不是在課堂上,對面這位可不是自己的學生,而且人家是花了真金白銀來諮詢的,自己卻還在擺教授的架子,若是惹得對方拂袖而去可就不妙了,搞不好那筆可觀的諮詢費就沒了。

要知道他在大學的薪水雖然不能說少,比起一般的工薪階層強得很多,可在上海這個國際大都市裡生活的成本可是很高的,以他大學教授的薪水吃穿自然是不愁的,可想要活得很滋潤的話卻難了,要是為了一點小事把這筆外快給弄沒了那才是得不償失呢。

想到這裡,他趕緊打圓場道:「楊先生,您別誤會。我的意思是說雖然您建造的只是木製戰艦,但是這成本卻不低。您剛才不是問威力最大的風帆戰艦是哪種嗎?我可以告訴您,據我所知,在蒸汽輪機驅動的鐵甲戰艦出現之前,世界上威力最大的風帆戰艦因該是十八世紀英國建造的一級戰列艦。

這種戰列艦有三層炮甲板,火炮至少在100門以上,定員875人以上,排水量2500-3500噸。而建造這樣一艘戰列艦的造價也是非常高昂的,根據資料記載,這種戰列艦的造價為10萬英鎊。

根據現在的物價來算,當時的一英鎊相當於現在的80英鎊,摺合成如今的華夏幣就是760元左右,那麼由此可以推斷出來建造一艘一級戰列艦需要七千多萬到八千萬華夏幣。當然了,現在的工業那麼發達,建造的成本自然也跟當時不一樣,不過根據我的推斷來看,如果你真的想要複製出十八世紀的一級戰列艦的話,只是艦體的就需要五到六千萬,如果包含那上百門的青銅火炮的話那就更是一個天價了。」

「嘶……這麼貴?」饒是楊峰現在自認為頗有身家,聽到這個報價后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不你以為呢?」魏智澤不禁翻了個白眼,「十八十九世紀的英國可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但就算是英國人也只建造了十多艘一級戰列艦,而且大多數都只是作為一種威懾性質而存在。真正用來作戰的還是數量眾多的三、四級的戰列艦乃至五、六級的戰艦,就連性能和威力比一級戰列艦稍遜一籌的二級戰列艦都是作為旗艦存在的寶貝。」

聽到這裡,楊峰有些訕訕的笑了起來,他知道自己還是有些太過想當然了。海軍就是海軍,即便是用現代的目光看來土得掉渣的風帆戰列艦也不是誰都能玩得轉的。

看到楊峰有些難看的臉色,魏智澤緩和了一下神情后才說道「楊先生,如果你們真有心仿製風帆戰艦的話我建議你們不如仿製一些比較簡單的戰艦就好了,比如說六級的單桅縱帆軍艦,它只有一層火炮甲板,火炮20到28門,排水量450噸到550噸。成員180人左右。常被英國皇家海軍用來送信和護航。我估算了一下,這個級別的戰艦造價並不太高,只需要七八百萬就可以了。」

「我……」

楊峰剛想說一句,建造四五百噸的戰船能幹嘛的。不過話剛到嘴邊他這才想起,以他在的大明時空里,作為大明主力戰船的大福船也不過就是這個噸位了,至於永樂年間那種被後世的國人所膜拜的寶船,按照楊峰的估計最多也就跟英國人十九世紀的二級戰列艦相當,約莫兩千噸左右。而且寶船的主要用途其實還是用來運貨物而不是交戰,所以如果要建造戰艦的話還是老老實實的抄襲英國佬的「蓋倫」型的風帆戰列艦吧。

楊峰想了想,才說道:「魏教授,我想冒昧的請您幫一個忙,我想要您幫個忙,替我收集尋找英國人十九世紀的一到六級的戰艦所有的建造資料和圖紙,越詳細越好。您替我收集到每一個級別的戰列艦我都會額外付給您二十萬的諮詢費,您看如何?」

「這樣啊1

一聽到收集一款戰艦就有二十萬的好處費,魏智澤的心動了。這豈不是代表他將六款英國人的戰艦資料收集完后就能得到一百二十萬嗎?

最近這段時間魏智澤正和一名女友交往,目前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可擺在他面前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倆人沒有自己的婚房。雖然07年的房價還不像十多年後那麼喪心病狂,可也沒有低於每平米七千的。如果是稍微好點的小區房價那都是論萬來算的,即便他是大學的教授也感到很吃力了,如果真有了一百二十萬的話,他買房的錢可就有著落了。

想到這裡,魏智澤眼睛不禁亮了起來,他沉吟了一下后對著楊峰點了點頭:「楊先生,就這麼說定了。最近這段時間我就幫你收集資料,不過這卻是需要很長的時間,不過半年之內我一定會幫你搞定的1

「半年啊1楊峰不禁吃驚的說:「不過是一些資料而已,怎麼需要這麼長時間?」

「你……」

魏智澤不禁為之氣結,他這才意識到自己面前這位楊先生就是一個小白,有心發火卻又不敢,面前這位畢竟是自己的金主。他值得耐著性子道:「楊先生,建造一艘船的詳細圖紙可不是那麼簡單,它需要查閱多方面的資料,每一個艙室每一塊甲板以及風帆、桅杆的位置、長度都有著嚴格的規定,任何一處地方出錯都會在造船的時候導致返工,甚至是在海商航行的時候漏水甚至是解體,你明白嗎?」

「不是吧,有這麼嚴重?」我們的楊大官人被嚇到了。

這次魏智澤只給了楊峰一聲呵呵。

「好吧,那你慢慢來,不著急,咱們先把那六級戰艦的圖紙和資料弄好。」

楊峰說完后擦了擦額頭上並不存在的虛汗,他奶奶的難怪人家都說海軍是最難伺候的軍種,僅僅是幾百年前的古董木質帆船就有那麼多的門道,難怪華夏直到這兩年才真正開始建造起了航母,海軍還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玩的。

倆人又商談了一會便散了,倆人約定半個月後魏智澤先把最簡單的六級戰艦的建造圖紙交給楊峰,並說好了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目送魏智澤駕車離開后,楊峰這才駕駛著車子朝著電視台的方向而去……

就在楊峰趕往電視台的時候,在明珠電視台的三號演播廳里可謂是熱鬧非凡,趙包剛正帶著一幫子劇組的人員在上節目呢。原來,趙包剛拍攝的電視劇大明英烈傳剛剛殺青,還沒來得及剪輯呢,他就帶著一幫主要演員來做宣傳了,而作為女主角的閆丹晨自然也要到常

趙包剛他們參加的節目名為《葉蓉有約》,是一款談話性質的節目,其宗旨就是讓人說出你的心裡話,比較關注熱門人物和熱點話題,其中以娛樂人物居多。最近趙包剛拍攝的大明英烈傳被傳得沸沸揚揚,而且女主角還是最近這段時間非常火的閆丹晨,這樣一來就更有話題了。所以當趙包剛聯繫了他們想要上節目后,雙方可謂是一拍即合。

這時,節目的拍攝已經進行到了一半。作為主持人的葉蓉剛結束了跟趙包剛的談話,他突然轉頭對坐在他左手旁的閆丹晨說道:「閆丹晨,我們都知道你是北影畢業的專科生,而且已經出道了六七年。

這兩天我特地查了一些資料,發現前些年你固然每年都有拍戲,但是卻缺乏讓人眼前一亮的作品,可是這兩年來你卻突然像是井噴似地,接連出演了好幾步電影和電視劇,每一部電視劇和電影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現在已經有人稱呼你為收視率女王了,你對此有什麼秘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