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聊齋大聖人>第五百四十八章丹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八章丹方

小說:聊齋大聖人| 作者:佛前獻花| 類別:玄幻魔法

「你」

丹鼎派的這道人臉色驟變,又驚又怒。

他驚的是這個道人怎麼會知曉丹鼎派的一些隱秘。

丹鼎派煉丹除了拿靈芝仙草煉丹之外,也有個別的門人弟子抓捕精怪煉丹。

畢竟世上的靈芝仙草難尋,但是妖魔鬼怪卻是好找的多。

但怒的是,此道人年紀輕輕,修行看上去不怎麼樣,言語卻沒有半分的恭敬之色,那哪裡是一個求葯的道人該有的態度啊,但凡來這裡求葯的道人,雖有不少道行高的,可態度都很恭敬,大部分事情都不會

和自己等人爭辯。

「道長若是覺得我的話不妥大可反駁,我是不會介意的。」李修遠道:「不過在反駁之前還是想想道長之前說的話吧,」

「道長之前可是說過要換回人蔘精,收取葯氣這難道不就是那精怪煉丹么?」

丹鼎派的那道人立刻反駁道:「貧道何嘗不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精怪得道不易,傷其性命,奪其根基有傷祥和,可修行之人本身就是奪天地之造化,草木精怪遇劫被擒,貧道取之葯氣煉丹難道不可以么?

貧道已經許諾並不傷其性命了。」

「你的這番話有違常理,貧道不敢苟同。」

李修遠笑道:「我的意思並非如此,我覺得人吃牛羊,虎吃獵物,乃天地輪迴之理,道長要拿精怪煉妖也符合這樣的做法,可是道長允許自己煉丹取葯,為什麼就要阻止別人呢?你言語誣陷我的丹藥是假的

,我也可以誣陷你的丹藥來路不明,煉丹手段過於殘忍,大家彼此彼此。」

丹鼎派的這道人臉色有些難看,這個年輕人還真是不給人留絲毫的面子啊,看來這個人不像是求葯的,倒像是來生事的。

「蘇道長,你既不想要這人蔘娃,也得擇人相送,只是不知道長想送給丹鼎派的這位道人,還是想送給在下,又或是其他的某位道長?」

李修遭紫極金丹已經是我能拿出來的最好的東西了,如果道長還是不滿意的話,只能作罷了。」

他並不是一定要搭救這個人參娃,他覺得這精怪遇到了劫難一定是有原因的,沒必要強求,只是他不想讓這樣的寶物落到丹鼎派的道人手中而已。

當然,若是真換到一隻人蔘娃也是一件好事。

蘇仙這個時候猶豫了起來,他在想是將人蔘娃給丹鼎派的道人,還是給這個陌生的年輕道長。

雖然兩個人拿出置換的丹藥都是十分珍貴的仙丹,但他卻更加偏向於李修遠手中的紫極金丹。

此仙丹若是真能避劫成仙的話,對自己而言不是一隻人蔘精能夠相比的。

很快,蘇仙有了決定,他開口道:「我此生修行只是為了能成仙得道,丹鼎派的仙丹雖然好,但對我而言已經沒有用了,我不想在成仙的時候再墜輪迴一次,哪怕這位道長的丹藥並無避劫成仙的功效,但只

要有一絲的可能,我還是願意換取的。」

這話一出,那丹鼎派的道人當即整個人不好了。

明知道是假的也要去換那紫極金丹么?

成仙在這個蘇道人的眼中實在是太重要了。

丹鼎派的道人理解,可是心中卻難免有些憤憤不平,他內心的修鍊並沒有達到那種心如止水的地步,錯失了這樣的寶物和機緣還是很惱怒的。

「這位道友這人蔘娃與你了,丹藥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蘇仙將手中的人蔘娃丟給了李修遠。

李修遠衣袖一揮,便捲走了那人蔘娃,然後將紫極金丹送了出去。

蘇仙接過丹藥之後立刻拿出來一看,才剛剛問到了葯香問,心中就生出了感應,不由欣喜起來:「此丹不凡,我的成仙之機已到,此生終能得道了,再也不用墜入輪迴從新修行了。」

說完這句話,他便立刻收起了丹藥,向著李修遠施了一禮之後便搖身一變,化作一股清風驟然離去。

「什麼?這紫極金丹真能避劫成仙?並不是假的丹藥,不然蘇仙為何如此欣喜。」

「這是蘇仙得到這枚丹藥之後感覺自己成仙的機緣到了啊,這世上又有多一位真仙了。」

「原來如是這樣。」

附近的道人有人驚嘆,有人羨慕,也有人恍然。

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這世上真有能避劫成仙的仙丹,這以前可是聞所未聞埃

或許是蘇仙的欣喜離去得到了真實,確定了丹藥是真的,隨後李修遠就感覺到周圍好些道炙熱的眼神。

「這位道友,請問你手中還有沒有紫極金丹啊,貧道願以身上任何寶物交換。」

「貧道也願意,還請道長成全。」

「貧道不求仙丹,但求丹方,無論道友所需何物,貧道都會竭力尋為道友尋來。」

一位位道長神情激動,全無之前的冷靜和祥和,那一雙雙炙熱的眼神就像是飢餓許久的大漢見到了一桌子豐盛的酒肉一樣。

便是丹鼎派的幾位道人也是蠢蠢欲動。

雖然之前同門的道友和李修遠有點口舌之爭,但在成仙得道的面前什麼都可以放下,若是能求得仙丹哪怕是當眾跪下賠禮道歉也是不妨礙的。

嗯?

李修遠感覺到這些道人的熱情,不禁笑了笑:「紫極金丹說沒有你們怕也不相信,不過此物珍貴,我手中已經寥寥無幾了,若是想得,再抓一隻人蔘娃來,我也可以和你們交換。」

他並沒有提出太為難的要求,免得說自己不真誠。

立刻,所有的道人臉上露出了為難的神色。

人蔘娃不但難見,更難尋到,即便是尋到也難抓到。

除非是去仙人手中奪來,有些仙人喜歡種養一些靈芝仙草,不吃,只是為了好看,有些靈芝仙草得了仙氣,開了靈智,會被仙人點化,故而一些仙人洞府是可能有人蔘娃的。

但要得到那是做夢。

「道長,人蔘娃可遇不可求,不如道長換過別的要求?」有一位道長滿臉為難,小心翼翼的問道。

眾人也都期盼無比的看著他,希望他換過一個好點的要求。

李修遠點了點頭:「這的確有些為難,那我換一個要求吧,我有這丹藥的丹方,若是諸位道長肯為我辦一件的事情的話我願意送上丹方,只是這丹煉製極其困難,怕到時候諸位得了丹方覺得太難以為我欺騙

大家,還請諸位三思,到時候不滿意可不能找我退貨。」

有丹方那更好啊,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仙丹煉製再難哪有難過成仙的?

眾道人當即又欣喜起來。

「還請道友直言,不知有何事為難?」眾道長有些迫不及待的追問道。

李修遠道:「我家有一隻狐,五百年道行了,是一隻紅狐,好像被丹鼎派的道人抓到了天姥山,諸位能為我打探到消息或者是尋到的話,我就以丹方相贈。」

唰~!

此言一出,眾多求葯的道人立刻目光變的銳利起來,齊刷刷的盯著身邊那一位位丹鼎派的道人。

人群之中的幾位丹鼎派的道人被那目光盯的有些毛骨悚然。

感覺就像是世俗之中一位走夜路的弱女子,碰到了十幾個凶神惡煞的彪形大漢一樣。

「這,這事情和貧道一點關係都沒有,諸位道友可得相信我埃」丹鼎派的道人急忙高呼,生怕被誤會上。

相信你?

相信你們才有鬼,這道長都直言不諱了,拿紫極金丹的丹方做賞,這事情豈能有假,一定是某位丹鼎派的道人做出了某些惡事,如今被人尋上門了,竟還想抵賴。

呸。

這些道長心中是唾棄丹鼎派的。

「丹鼎派的道人既抓來了狐精,那必定是出過天姥山僅此一點就能將人數縮校」

「能擒五百年道行的狐精,其道人的本事必定不低,僅這第二點又能縮小人數。」

「擒拿狐精,必定染有狐味,要想尋人並非難事。」

這些絕頂聰明的道人目光閃爍精光,僅僅從李修遠的三言兩語之就找到了一些線索。

「還請道友稍等,貧道去去就來,一個時辰之內必有消息送上。」一位道人對著李修遠施了一禮,然後便健步立去。

「道友稍安勿躁,貧道只需半個時辰,定能找到道友的狐。」

很快,這些求葯的道人一鬨而散,轉眼之間就沒有了蹤跡。

他們明白,這個時候追求的就是速度了,誰先帶來消息誰能得丹方。

各憑道行競爭,讓人心服口服。

「啊~1

這個時候丹鼎派的道人忽的痛呼一聲,感覺腦後一疼:「是誰,是誰拔了一根貧道的頭髮,可惡,貧道都說了,此事和貧道無關,莫要拿貧道的頭髮起卦了。」

可是回頭一看,卻是一個道人也沒見到,根本不知道剛才路過的時候是哪位道長出了手。

「人多力量大,以利驅使,只要還是凡人,沒有成仙,就會為利益行動,如此多的道人為我尋人,好過我一個人尋找。」李修遠面帶微笑看著那些道人離去。

他之前竟沒有想到這個主意,還是蘇仙提醒了自己。

他一隻人蔘娃就引來了這麼多道人圍看,自己紫極金丹能避劫成仙怎麼不可能讓這些道人心動呢。

至於事情辦妥之後,他也不會吝嗇丹方的。

只是紫極金丹很難煉製,需要一味最重要,卻也最不能缺的藥引聖人出生的初浴之水。

「可別怪我坑你們,之前已經提醒你們了,要知道付出和收穫是相等同的,成仙多難,找個人多容易。」李修遠心中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