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001 我們的婚禮,取消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 我們的婚禮,取消吧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在臨市的小鎮里,今天有場婚禮,不過天氣很不好,一大早的就開始落雨,原本想要個明媚的天氣,可這雨就是不給面子的不肯停。

不過暮以靜對婚禮期待的心情沒有因為這場雨而有所減弱。

二十一歲的她穿上了婚紗,在表妹的陪伴下就等著新郎來接人,從此,自己就成為別人家的媳婦了。

「姐,快到時間了。」表妹不停的看錶,和暮以靜的關係很好,所以也很期待看到這場婚禮。

「恩。」暮以靜羞澀的低應一聲,從十歲後日子一直過的很坎坷,父母總吵架的她很期盼有個屬於自己的家庭,然後過屬於自己的日子。

而自己絕不和老公吵架,未來也絕不讓自己的孩子體會到這種父母吵架而無助的恐懼心理。

就在她把未來一切幻想的很好的時候。

新郎卻遲遲沒有來。

眼看著就要過了婚禮的時間,十一點了。

底下,媽媽已經不滿的在念叨了,「這時間都要到了,男方怎麼還沒來。」這婚禮是女兒求來的,而她不怎麼滿意。

所以這男方眼看著不守時,作為母親的更加不高興了。

暮以靜堅信未婚夫應該是遇事耽誤了,「我打電話問問他。」

電話打出去后,卻處於忙碌的狀態。

不急。

可能在趕過來的路上。

她想,把手機拿在手機,過了兩分滿懷信心的再打。

這次被接通了,但是對面的聲音卻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而是陌生的,「你好,請問是暮以靜嗎?你認識羅成督嗎?」

羅成督成是暮以靜的未婚夫。

她應道「是的,他是我未婚夫。」成督是出什麼事了嗎?

「是這樣的,出了點事。」對方說。

果然,她就說成督不是會無緣無故遲到的人。

輕鬆的跟爸媽解釋了看著二老眉眼舒緩了,耳邊卻傳來對方遲疑不定的聲音,「你自己來醫院看一看吧,就在第一醫院這裡。」

暮以靜心砰砰的跳著,連忙的拿了錢包下樓,撞上不悅的父母親時,忙解釋,「成督好像出意外了,在醫院,我要去看一下。」

她媽媽的表情很驚訝,「出什麼事了,大喜的日子去了醫院真是不吉利埃」

「人命關天,哪裡管得上什麼吉利不吉利的。」暮以靜反駁了一句,在表妹和堂弟的陪伴里到了第一醫院,報了羅成督的名字后,護士告訴了他們這人在七樓。

「七樓?」暮以靜聽到表妹說,「是不是搞錯了,七樓是婦產科。」

一個大男人去婦產科幹嘛?

「沒搞錯啊,他和他女朋友坐車出了車禍,孩子保不住,正在動手術呢。」護士回答說。

穆以靜腦袋轟的一下,覺得整個人都炸了。

「你說什麼,女朋友,孩子,你誤會了吧?」彷彿聽到了自己的語氣都是顫抖的。

跑過去按下了電梯去七樓,就在手術室的門前,羅成督正來回的徘徊,身上有血跡,他的妹妹跟在身側一邊勸著哥你坐下一邊給他包紮流血的傷口。

暮以靜原本要炸的心情在看到他身上的血跡時全然變成了擔憂,「成督,你怎麼受傷了?沒事吧?」

「以靜?」羅成督表情似乎驚訝了一下。「你怎麼過來了?」

這話問的好奇怪。

「你是我未婚夫,今天是我們婚禮,你出了車禍我當然要過來埃」

暮以靜說完,看著手術室,「裡邊的是誰?你的朋友嗎?」成督不會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所以裡邊流產的女孩可能只是他的朋友而已。

羅成督眸光複雜了下,「她……」

正要回答時,手術室的門卻開了,醫生從裡邊走了出來說,「誰是家屬?」

「我是。」

暮以靜震驚的看著未婚夫瞬間站出來急急的承認。

只是因為……家屬還沒到來而已,對吧?

一定是這樣的。

成督,你不會背叛我的!

「很遺憾,孩子保不住,大人也因為失血過多,以後也可能很難再懷上孩子了。」

羅成督的表情是灰頭土臉的。

那種絕望,連站在旁邊的暮以靜都被感染了:「成督……」心惴惴不安的想要安慰他,卻叫未來的小姑子被甩到一邊去了。

「沒看我哥心情不好嗎?你別碰他。」

自己是成督的未婚妻,看他心情不好想要問他,安慰他,這有什麼錯嗎?

暮以靜心情也不好,可是看著未婚夫難過的樣子,只能硬生生的壓抑住了胸口滿滿不住的困惑。

手機響起,是家裡的來電,那裡還有場婚禮在等著他們回去,她想要問成督婚禮怎麼辦,可看著他的樣子知道不可能得到答案,也不忍心給他加大壓力,獨自的到了陽台去接聽。

「媽。」

「你到醫院了嗎?成督出什麼事了?」

「他……」如果叫媽媽知道了這裡的情況一定會很生氣的,暮以靜稍加猶豫后,隱瞞道,「為了買我喜歡的禮物給我驚喜出了車禍,受了傷,有點嚴重正在包紮傷口。」

儘管心情很複雜,還是為著未婚夫說著好話,希望媽媽不要對他有責怪。

「這孩子,那婚禮能夠趕回來嗎?親戚可都在等著呢。」

「應該可以的,不是很嚴重的傷。」

「那就好。」雖然嘟嘟嚷嚷的,可最後母親還是妥協了。

暮以靜吐了口氣,說不出是輕鬆還是壓力,回到病房門前想到羅成督談一談,手術室的女孩已經被推進病房裡了,到的時候,羅成督剛好從裡頭出來,兩指捏著眉心說不出的疲倦,看到她時,一怔,隨即目光變得堅定。

「怎麼樣了?」先是詢問著裡頭女孩的情況。

「不是很好。」羅成督苦笑著回答。

暮以靜看著他的笑容,也是想苦笑:「成督,我媽打了電話來……」她想說,如果沒事了的話,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繼續婚禮了。

但是未來的小姑子卻從裡面出來,很是不耐煩的沖她吼,「我哥很累你沒看到嗎?你怎麼這麼不貼心埃」

「程程1羅成督叫住了妹妹,看著暮以靜的眼神很抱歉:「靜靜,正好,我也有事要和你說。」

「我們的婚禮,取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