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76 不用提心弔膽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76 不用提心弔膽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以靜被爸爸抱起來就說了,「媽媽你看大伯母你又在自己嚇自己,我和大哥趕上了啊,這說明老天爺爺在保佑研姐姐埃」

小的還沒受到安慰呢,大的就哭一通!

暮研也趕緊點頭,從書包里把彈弓拿出來,「幸虧靜靜昨天給了我這個,我們用這個把陳家那倆小無賴收拾了一頓,以靜還把那小無賴推進池子里扒了他的衣服……」

「……」

一大屋子的人齊刷刷的看向正揪著爸爸肩頭毛衣的暮以靜。

這……沒看出來。

小妮子有這麼彪悍埃

暮小叔倒是高興的支持,痛快道「扒的好,大的不是好東西小的也不是好東西,就該受點教訓。」

暮爸爸也說,別人受委屈不要緊,自己閨女不要受委屈就好;「對,扒得好,叫那混小子欺負你們,下次見到還扒。」

暮奶奶則滿臉害怕,「這……萬一他們家找上門來。」

就是啊,暮三嬸也趕緊點頭贊同婆婆。

暮大伯母這時不哭了,也凶了起來,「找上門就和他們打啊!難道還能躲一輩子不成。」再看一眼以靜,真是一百個想哭。

幸虧了這侄女啊,還有侄子——

不然自己女兒不定受什麼委屈呢,沒準被丟池子里再也找不到了也說不定,然後就跑到女兒身邊抱著好一陣媽的心肝啊,媽的寶貝啊,總算想起來安撫女兒受傷的心了。

暮以靜看著心說,這才對嘛——

受驚的是研堂姐啊,不管大人怎麼受驚,也該先安慰她才對埃

心好累——

暮三嬸眼見靜下來了,大嫂也不拿殺人的眼睛看自己了,才敢出聲問,「爸,二伯,不是說陳家要賴你找麻煩嗎?沒事吧?」

暮爸爸滿臉不解的說沒有吧,「在陳家倒是有遇上他們,我也以為來找麻煩的,不過他們說他們是要下田,聽到長輩受傷了才趕著過來看的。」

「沒對我動手。」

「還謝了我。」

怎麼可能!

老無賴家的不賴人,還謝人?

暮奶奶和暮三嬸齊齊不信的看向其他人,結果從暮爺爺和暮大伯那裡一起得到了驗證。

雖然覺得像在不可思議——

但確實是真的。

暮大伯母抱著女兒啊一邊嚷嚷著問丈夫,「怎麼回事,老無賴家轉性了?這麼說我們可以安心出門了?」

暮大伯皺眉不大確定的說大概是吧。

於是一屋子的人頓時驚喜了起來。

「哎喲喂,終於不用提心弔膽了。」

「做飯做飯,快做飯給孩子們壓壓驚。」

終於雨過天晴了——

然後暮以靜就低頭看自己啊,衣服沾了泥土啊,因為剛才大伯母一直哭都不好管,於是去找媽媽說想洗澡。

暮媽媽知道閨女愛乾淨沾了泥土能忍受這麼久已經非常乖了,吧嗒的親了口叫她先玩會等等,自己去燒水。

暮大伯母因為閨女受了驚,想陪她。

但暮研自己反而挺爭氣的,趕她說,「媽,你去幫二嬸做飯吧,我在家這麼多人呢,不會有事的。」

這小沒良心的——

你沒事,但你娘怕啊!

暮大伯母幽怨的想,但見閨女堅持不需要自己陪,沒法子,做飯去吧。

暮以靜等媽媽燒好了水就進去洗澡,洗好后穿衣服時,暮媽媽剛才一直沒問的,這會想起來就問了,「你和你哥哥回來的路上,陳家那兩個沒追過來找麻煩嗎?」

暮以靜點點腦袋的說,「他們不敢。」

「怎麼不敢了?」

「君家兩哥哥跟我們一起回來的,陳小無賴和他哥哥打不過他倆,所以不敢,不過……就算沒他倆,他們也不敢。」

除非嫌被石子砸得不夠。

雖然閨女這麼說了,即便稚嫩的聲音張的很嚴肅很認真,但還是沒啥說服力。

暮媽媽也想像不出陳家倆小子能被揍成什麼慘樣——剛才好像有在醫院門口,不過沒注意看。

衣服穿好了,她說「好了,讓你哥哥進來洗吧。」

暮以靜點點腦袋,跑出去喊哥哥們洗澡,路過廚房的時候暮大伯母在做飯,將她喊住,往她手裡塞了兩塊餅乾,是娘家給的,她一直藏著連孩子都是騙寫作業才拿出來的。

「靜靜啊,拿去吃。」

阿曉羨慕的看著,不敢要。

暮大伯母因為暮三叔現在不管大小都看著不順眼呢,只當沒看到。

暮以靜沒客套的收下說謝謝大伯母,進屋后就和兄弟姐妹分了,掰了小半塊給小堂弟啃,牽著入了屋子裡。

阿曉阿瑞暮研還有大堂哥全部都在,正圍著暮以森問是怎麼打跑陳大小無賴的。

聽說是彈弓打跑的后,阿曉就鬧著要去找暮小叔給做一把,只是兩根小木頭和一根皮筋的事,暮小叔同意了,於是大堂哥阿瑞也齊齊索要,暮小叔答應下來,不過隨口一問他們做了要幹什麼,這玩意可不能對著打,打到眼睛要命的!

幾孩子齊齊的回答:「我們要打陳家的大小無賴,這樣子就不用怕他們了1

暮小叔驚詫的手裡的鋸子都一歪,嚇的不輕,趕緊丟開:「什麼?你們幾個搗蛋鬼……趕緊回去。」然後將木頭一丟。

大堂哥頓時不依了,鬧著上前,「小叔你怎麼不做了呀?」

暮小叔心說我要給你們做這個還得了。

不但不做,還要告狀呢!

暮大伯母和暮三嬸一聽孩子們居然膽大包天的要去打陳家的人,先驚的呀,接著是氣的呀,不管三七二十一抄起衣架子每人五下啪啪的抽下去。

暮大伯母則更氣,女兒剛出事一顆心還沒緩好呢,接著兒子也來添亂了,指著兒子罵:「是哪個出的主意?要是你的話看我不讓你爸吊著你抽著打1

阿曉阿瑞哇哇大哭,暮大堂哥則硬著脾氣叫嚷道,「沒有誰,為什麼以森以靜可以有彈弓打陳家的人,我們就不可以有?我比他們還大呢1

「以森以靜手裡要不是手裡有彈弓,能救得你親妹嗎?他們是要救你妹才打得陳家大小無賴,你這要了彈弓去是想調皮搗蛋惹禍的,當你媽白生你的啊,還不知道你1

暮大堂哥頓時低頭看地面,沒了聲了。

不過暮媽媽卻被提醒了呀,把三孩子叫了過來,「以森以鍵,把你們的彈弓拿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