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79 大伯三叔都被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279 大伯三叔都被打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以鍵在小孩子桌吃著飯聽著大人的家,靈機一動的舉手說「我知道我知道,奶奶我知道,不是大伯母的錯是三叔的錯呀,咱家最近不就得罪了一個人嗎?那陳大小無賴家的呀,你忘啦?」

暮三嬸心咯一跳的,看了眼婆婆的臉色趕緊道「以鍵,你別亂說呀,這陳家的事昨天都過去了。」

暮奶奶也點頭說是啊,過去了。「小孩子家家的別多嘴亂說,怎麼會是你三叔的錯呢,老二媳婦,你還不管管以鍵,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埃」她老不樂意幾兄弟怪這老三,兄弟要和睦才是的。

「他人小,媽三弟妹你們別往心底去。」暮媽媽瞪了二兒子一眼。

「都七歲了還小呢。」暮三嬸將嘴一撇,心底跟堵了石頭一樣:「不知道禍從口中出這句話呀。」

「三弟妹你說的是。」暮媽媽淡淡的應著,也是頭疼的厲害,去拿了衣架子對著二兒子說「把手伸出來1

暮以鍵急了,自己就是說個實話而已啊,難道錯了嗎?為什麼要挨打啊,他把手往身後藏,不依,往小妹身後躲。

暮以靜沒有保護他,而是牽了他的手站到暮奶奶和暮三嬸面前說,「二哥,我們跟奶奶和三嬸說對不起。」

暮以鍵一臉茫然,說對不起幹嘛?

然後小妹就告訴他了:「說對不起就不用挨打了?」

真的呀?

他趕緊大聲的說,「對不起。」這樣就可以了嗎?

暮三嬸嘿的一聲氣樂了,「這誰說的對不起就可以不用挨打了呀。」

暮以靜就一臉茫然無辜的反問了,「難道三嬸想要我媽媽打我二哥嗎?」

這要答是……就太沒長輩樣了,儘管心裡確實很想是,於是暮三嬸趕緊的說,「怎麼可能,靜靜你不懂,三嬸是想你二哥好,不能亂說話。」語氣全然我是好心的樣子。

暮以靜心說信你才怪,都說小孩不能當小騙子,可很多大人卻把口是心非那一套做的簡直不要太好:「我知道了,三嬸你是為了二哥好,那二哥道歉了,三嬸這麼好的人肯定會原諒二哥的吧,老師說了,小孩子童言無忌,知錯要改就是好孩子。」

暮三嬸麵皮子抽了抽——

這要自己再多點什麼,豈不是變成自己無理了。

這丫頭妮子嘴皮子怎麼這麼利索呢,道理一套一套的。「呵呵,三嬸怎麼會和你二哥計較,你們是孩子。」

得了這句話,暮以靜扭頭看媽媽,「三嬸,奶奶說不怪二哥了,媽媽你也不用打二哥了吧。」

暮媽媽假生氣瞪了閨女一眼,看了臭著臉的婆婆和三弟妹,面子還是得做做的:「打是免了,罰還是要的,上學前到牆邊站著去。」

暮以鍵自動自發的跑過去了,「我去我去。」罰站可比挨抽好多了。

暮大伯母哎喲一聲的,按按眼皮子看著門口:「我這眼皮咋一直跳埃」

話剛說完沒十幾分鐘,暮家一長輩就黑著臉跑進來了,「大妹子,慘了啊,趕緊的報個警喊人來吧,你老大家的還有老三家的正被陳家的人打呢,還有你們的田,哎,不說了,你們自個去看就知道了。」

暮大伯母哎喲一聲慘叫起來,沖暮三嬸狠狠的瞪一眼過去:「還真是這陳家的呀。」

暮三嬸頓時臉一陣紅一陣白。

才剛說不是又被打臉了!

這……這陳家還沒完了埃

暮以森立刻問說媽媽,那我們還要去讀書嗎?

暮家許多長輩已經聞得消息趕來幫忙,為防止陳家在路上動手,一大幫人護著暮家的女人往農田地趕去。

陳家的人已經走了,只剩暮大伯還有暮三叔渾身狼狽的坐在一塊石頭上,暮爺爺氣得直哆嗦一面和一人鞠著躬道著謝口裡直念著要報答。

暮大伯母暮三嬸都撲了上去抱著各自的丈夫哭天喊地。

暮奶奶則心疼的看著自家的田,全被拔了呀,全被拔了呀,還踩爛了——都是錢埃「報警,報警!老二家的,去報警,我就不信沒王法了還1

暮媽媽也是目瞪口呆,但很快的回過神來第一時間安撫妯娌和婆婆,哭鬧也解決不了事啊,先回去再說。

等眾人回了家,警察把陳暮二家的人逮到一起做說客,陳家的人活脫脫一副無賴樣,他是打了人,毀了田了,那又怎樣啊,你要把我抓去坐牢,那去啊,我們陳家人多,進去一個還有一大幫子,幾十號人,一個人進入蹲個七天,輪著來,也能玩死你們暮家。

先頭說要報警討公道的暮奶奶一聽,立即說不報了不報了,不然這陳家真無賴起來,自家還能好好的活嗎?

鄭三姨和眾多親戚聽到消息紛紛趕到暮家開始指責陳家,然後出主意。

「沈家的呢,沒聽過陳家的打沈家的呀。」

「我問過了。」暮三叔抽了口煙,手放到膝頭上說,「沈工頭給了陳家一大筆錢,他們才停歇的。」

「那就給錢啊,多少錢?」

「一萬。」

一萬……

哪來這麼多錢啊!

暮奶奶立即搖頭說這不成,哭窮。

暮家一長輩道,「你沒錢,可以借借啊,你大女兒小女兒那邊……命重要呀,對了啊,這陳家的這麼無賴怎麼就放過你們了?」當然給這麼多錢是不可能,但商談還是可以的!

暮爺爺因為田被毀垂頭喪氣的,語氣也提不起大多精神:「是君家的人啊,好人啊,要不是君家的大小子和二小子路過把那陳家的喝跑,老大和老三得給被打去半條命。」

暮家一長輩說,「難怪去了沒看到陳家的人。」

暮爺爺驀地說,「話說老二呢?他今天去工作了呀,會不會路上遇到陳家的人也被打了呀,他老叔,麻煩你跑一躺學校看看成不?」

暮家長輩答應了,轉身就去了,暮媽媽心焦的等著,等人回來的時候,很慶幸的告訴說,「你家老二沒事,好好的在學校教課呢,等晚上他下班我帶幾個人一起去找他,跟他一起回來,省得也出了事。」

暮媽媽胸口跳動的心放了回去,很是感激的說,「多謝老叔了。」

「一家子,客氣啥,我的兒子不在家,書墨也沒少幫我家忙,路過有個什麼重力活一直幫我家老婆子抗,淑吟啊,書墨雖然老實,卻是個好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