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0 這麼辛苦怪誰?
小說:| 作者:| 類別:

280 這麼辛苦怪誰?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這陳家的事要解決啊!不然這日子還怎麼過?」

到了下午沈工頭聽說事了也跑來探望一次,並告訴暮三叔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還是花了錢解決吧,這陳家無賴有個靠山的,輕易拿他也沒辦法。

只是這一萬太多了!

暮三叔就拜託沈工頭能不能說說把錢弄少點。

沈工頭很痛快的答應了,獲得暮家的人的感激后就託人跑了躺陳家,結果陳家的回復是一分不能少,她老母親受了一翻驚嚇,壽命都少了兩年,這命可不是錢能買回來的。

活脫脫的胡扯!

暮奶奶罵了一頓,可罵完發現也沒用啊,大兒子還是傷著,老三也沒能逃過埋怨——頓時垂頭喪氣了的求祖宗拜佛祖保佑去了。

暮大伯母心驚膽跳,昨兒是女兒今兒是丈夫,明兒別是兒子了,「這陳家的死要錢,我們就賠錢吧,媽,你別再不樂意了,你不心疼你兒子孫子,我可心疼啊!這打成這樣……還是被君家的人救了的,君家的人可沒天天那麼巧的路過啊1

暮奶奶氣得指著她罵,「老大媳婦你幾個意思啊,講得就你心疼我不心疼老大和孫子了一樣。」

暮小嬸和暮媽媽躲在廚房做飯,聽著屋內的聲音相視一眼,皆是嘆了聲氣。

「這日子過的真是心驚膽跳。」

暮小嬸說,「可不是。」比起大嫂二嫂,自己的嫁的丈夫偏得婆婆疼,所以還好過些。

自家和二嫂家屬於有驚無險。

暮奶奶不樂意出一萬,也沒這麼多錢。

陳家不願意退步,於是倆家僵了起來,每天不停的有人在暮家門口搗亂,或去農田搗亂,倒是因為暮家長輩每次隨同一路沒上來打人了,不過每每暮家的人輪流去收拾,他們很快就能給你整壞。

沒辦法,放到星期天的時候,暮爸爸和暮家長輩前去農田又遇上了陳家的,陳家的大兒子一臉無賴的呵呵向暮爸爸打起招呼,「暮二兄啊,來收拾田了呀,怪辛苦的埃」

「……」

這麼辛苦怪誰?

暮爸爸這爆脾氣的都給整得沒脾氣了,悶頭收拾不理他。

陳大卻湊上前兒來,給遞了根煙,念叨起了家常。

暮爸爸忍無可忍:「陳大!你有什麼事沒?沒有就走開吧,我這忙著呢。」

陳大厚著臉皮說,「別介呀,收拾田是吧?我幫你呀。」講著還真的幫起了忙來。

這看得就更可氣了!

暮家的長輩直接惱了,指著他罵道「陳大你幾個意思啊?真要幫我們幫就別整天幹些損事兒。」

今兒種的明兒拔了還踩了,明兒種的後天拔了——

還弄一些廢電池什麼的丟在田裡,直接讓菜都吃不得了,太損人了!

偏偏這老暮家兩口子又不願意讓田廢了,死活倔著,可苦了幾兒子!連他這個外人看著都惱。

陳大家的哎喲一聲的比他還苦的叫起委屈來,「暮老叔,咱一碼事歸一碼事啊,這叫不遷怒,暮二兄救了我陳家的人,我陳家感激他啊,自然不能對恩人做出什麼,叫什麼來的?哦——忘恩負義的事啊!可是有恩是一回事,暮二兄你也別怪我們,誰叫你那三弟太混蛋!差點害死我老母親呵呵,我老父氣得呀,沒法子,做兒子的總不能不孝順不替老父老母找回口氣吧?」

暮家長輩的想,你想找回的這口氣也未免太大了些,不怕將自己噎著。

暮爸爸則想啊事情總該有個解決的方法,這麼下去不是事,自家的孩子陳家不動,可老大老三家的孩子卻路上盡遇些麻煩事,或被丟石頭或被潑一身水:「陳大,咱心平氣和的談談,這事你們究竟幾個意思,我家什麼情況你住這鎮上也不是不知道,一萬塊是拿不出的1

陳大攤攤手,「這事我說了不算,暮二兄,別說了,來,我幫你把田收拾好,然後你趕緊回去歇著吧,又要上班又要幹活還帶孩子,多辛苦埃」

暮家長輩和暮爸爸齊齊的無語。

氣過了,惱過了,罵過了——

然而對方依舊一臉無賴的笑呵呵。

對這樣的人能說什麼,沒幾天暮家自己先焉吧了。

回暮家的路上落起了雨,走得急,暮爸爸還摔了下,暮爺爺看二兒子一身狼狽,忙關心的問,「遇上陳家的了?」

「遇上了埃」暮爸爸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我先去沖個澡。」

暮爺爺趕緊拉著暮家長輩問怎麼回事。

暮家長輩就將事一說了。

暮大伯母一聽說,「陳家的不耍無賴還幫種田?是因為二弟救過他們老陳家的人吧,不如以後田地就讓二弟去收拾好了。」

暮三嬸連連點頭的贊同。

暮奶奶也跟著心動,就叫暮家長輩的瞪了一眼,罵個狗血淋頭:「這說的什麼話?暮二不用工作養妻兒?整日給你們跑田?瞎胡鬧,解決事才是重要的1

暮大伯母被喝的縮了腦袋,對裡屋出來的暮媽媽苦了臉道,「二弟妹,你知道我也不是那種耍懶的人,實在是……唉,你別往心上去。」

暮媽媽先氣,后也心平氣和下來,說,「大嫂的心思我明白,不過書墨也有三孩子,總不可能每天工作來又往田裡跑,大嫂最是體貼人不過的,應該懂我們。」

「我懂,我懂,我就是犯了個糊塗隨口說說。」暮大伯母連連點頭,「其實這田現在也沒法種啊,乾脆放著不管好了。」話一出口就遭到了暮奶奶強烈的反對,說荒啥也不能荒了田。

暮三嬸暗自撇了嘴,話說的真好聽,也就大嫂個傻子聽不出二嫂這是不樂意呢。

這日子過的心裡堵的慌,回到屋裡看到大小女兒撒野慌的玩,把屋子弄的亂糟糟,心底一氣呀,就每天抽了幾下,「你媽懷著你們弟弟,天天辛苦的死去活來,你們不知道貼心就算了,還盡給我添亂,天吶,我這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要過的這麼不省心1

暮大伯母聽著心煩,再看倆孩子被打的哭,奪了衣架子就說,「幹什麼呀,別吼了,三弟妹你上輩子還真是做了孽的,要不然怎麼會嫁給老三,不嫁給老三,嫁在旁人家就沒這麼一出麻煩事了,也就省心了不是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