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1 和陳家的談判
小說:| 作者:| 類別:

281 和陳家的談判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三嬸頓時閉嘴了,只重重的往床上一坐,紅著眼眶。

暮以靜頓時覺得世界清靜了,簡直美好無比的想親大伯母一口,別看大伯母有時候稀里糊塗的,有時候還真能對到點子上,「大伯母大伯母,我今晚想吃你做的魚,你能做嗎?」

「做,大伯母給你做魚去。」暮大伯母心底一肚子氣,正好乒呤乓啷灑在魚身上,等魚做出來,臉上也有了笑容,「來,以靜,魚做好了,大伯母先夾小碗給你吃去。」

暮以靜聞著那香味讒死了,甜甜的道了謝。

暮奶奶看老大和老三家的沒吵起來鬆了口氣,這以靜丫頭小是小,有時候不得不說比其他孩子聰明的緊,然後唉聲嘆氣起來,隨著養傷時間多長就思慮時間多長的三叔就過來找她了:「媽媽,陳家要多少錢,我們給錢吧。」

「什麼,給錢1暮奶奶倒抽了口氣,急了:「老三呀你不是糊塗了呀?」

一萬塊,老二一家一到頭也才掙這麼一萬。

暮三叔說,「媽你聽我說,這工程剛動工就停工,一天天過去都是錢,還不如叫陳家的消停了下來,當然,給一萬是不可能的,他們就是故意獅子大張口,我們可以去和他們談談錢。」

「怎麼談?」

「二哥不是救了陳家的人么?陳家的對他感恩不敢對二哥怎樣,讓二哥去和陳大說。」

暮奶奶覺得這是個好主意,就趕緊把一家子喊過來。

暮爸爸倒是沒覺得有什麼問題,「那媽,你願意賠多少錢埃」

暮奶奶張口的給了個數,「五百。」

「……」

一家子對著暮奶奶齊齊無語。

五百塊,想也不用想陳家那無賴的怎麼可能同意。

暮爸爸也跟著犯難,又不知道怎麼跟老母親說。

暮奶奶被兒子兒媳看得發毛,心在滴血,又牙痒痒的加了句:「一千,不能再多了,老二啊,媽知道你是個有本事的,你就去和陳家的說,賣苦,咱家又不是什麼富裕人家你說是吧?」

暮爸爸對後半句深有同感的點頭說是。

這事有人出面了——

暮家其他人都是高興的。

唯獨了暮媽媽,淡著表情看了暮爸爸一眼,說了聲,「我去洗衣服。」然後走開了。

暮爸爸察覺到媳婦兒生氣了,有點兒的不明所以。

暮大伯母既同情又覺得鬆了口氣,畢竟事情總得解決,但她又不希望是自己丈夫去解決,雖然很同情二弟妹,可只要不是自己家的就好。

暮以靜是在爸爸回了屋才從大哥那裡知道這事的,直盯著爸爸看了半響,最後覺得就算自己把他看出個洞來也改變不了現狀才長嘆了聲發泄心中那口鬱悶,現在反口也來不及了,不過,等暮爸爸要出門時,她張口沖屋裡頭喊「爺,奶,爸爸要去陳無賴家,是大伯伯還是三叔陪他一起去埃」

什麼?

暮奶奶被問蒙了。

暮三嬸趕緊笑笑的說「靜靜,你爸爸是大人,一個人就夠了。」開什麼玩笑,陳家那麼怨自己丈夫,去了能討得好。

呵,陳家那麼多人,讓爸爸一個人去就夠了,出了什麼事誰負責呀,暮以靜不依讓二哥和自己一邊一人拉住爸爸,一本正經的耍起賴來:「沒人陪我才不讓爸爸去,上次爸爸就差點挨揍了,還有大伯三叔都是打人也都挨打了呀,陳家是大無賴,會吃人,就爸爸一個人會吃虧的,不許去不許去。」

「你這死丫頭,快別鬧,老二媳婦,趕緊把靜靜拉開。」暮奶奶趕緊的喊道。

「媽,孩子爸自己不心疼自己,孩子心疼他,我能說什麼。」暮媽媽說著,扭身回到屋內去,隱約可見擦眼淚的動作。

暮爸爸僵了住,看看媳婦屋內那邊,再低頭看看閨女,安慰說爸爸不會出事的,快放手找媽媽去,被閨女鄙視的一口反駁了,「爸爸你別騙人了,五阿哥和爾康那麼厲害被幾十個壞人追殺都受了傷,你又不像他們那樣厲害,奶奶說了咱家窮,要受傷了看不起醫生,我不要……」

暮奶奶沒法子,只得趕上前親自連哄帶罵的要拉開人,「靜靜別鬧,你爸爸是奶奶的兒子,都是心頭肉要出了什麼事,奶奶怎麼會不給錢看病呢。」

「奶奶你別安慰我了,上次我發燒,媽媽跟奶奶要五塊錢,咱家窮的都拿不出來呢。」

五塊都窮得拿不出來,受重傷要花的錢更多,五塊都不給,更別奢望給多少了。

對吧?

暮奶奶無言以對,只得喊大兒媳婦,暮大伯母只哄了幾聲,暮三嬸懷孕不敢來怕孩子鬧到自己,最後還是暮爺爺出了面道,「老三跟著一起去。」

暮三嬸瞪大眼,「爸,這怎麼可以,陳家的人要打老三哩,不然讓大哥去埃」

什麼!暮大伯母氣得頭頂要冒煙,立即站隊:「爸說的對,事是三弟惹得,就該三弟親自出面去才有誠意不是。」

一陣鬧騰后暮三叔見實在沒法子了,只得道,「爸媽,都別吵了,大嫂說的是,我和二哥一起去。」

暮三嬸頓時一副要昏的表情,「這,陳家的那麼無賴你要去了有什麼事,我和孩子可怎麼辦埃」

暮以鍵首次看到媽媽被惹哭,對暮三嬸特別生氣,脫口而出的道「三嬸就關係三叔會出事不哩,那我爸爸呢!我和我哥我小妹才不要當沒爸的孩子。」

七掙八吵后,最終還是驚動了暮家的長輩來,領了居委的人再帶暮爸爸一起上門去,至於暮三叔,算了,在家裡呆著照顧你那大肚婆吧。

和陳家的談判也挺乾脆利落——

三千塊,多一分不嫌,少一分不行。

暮爸爸跑回家說——

暮三叔就問了,「三千沒問題,可二哥你能不能問問,錢給了,那塊拆遷地讓他也儘快簽了合同?二哥你知道這工程地對我很重要的,事成了我肯定不會忘了你。」

暮爸爸張了張嘴的,向自己屋中看一眼去,最終還是點頭答應下來了。

都是一家子的——唉。

不過這一躺註定白跑——

十幾萬都添不飽陳家那無賴的肚子,何況這三千,只答應和解不找暮三叔麻煩,其他的一概不應。

暮爸爸還是答應下來了,於是三千塊錢怎麼出就成個新問題了,暮奶奶不的樂意從自己的口袋裡出,試圖讓各家從私房錢里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