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3 你兒子真特么多管閑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283 你兒子真特么多管閑事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不,是君老二。」暮爸爸一看出來了,趕緊將煙弄滅,扶過老父問怎麼樣。

暮三叔落在後頭悄悄問暮大伯,「大哥,君二他跟你們說什麼了?」

暮大伯將剛才的話講了一講。

暮三叔頓時大喜的抓過前頭的暮爸爸,「二哥二哥,君二他真的要為我們出面?太好了,那我們就在這裡等1

暮爸爸不放心的問,「不會給君家惹麻煩吧?要會的話三弟還是算了。」

暮三叔一聽覺得二哥真是太蠢了,但因為欣喜在頭,就忍住了這句話興奮道,「二哥你真是……,可惜我剛才不在,君家是什麼人,君二要肯幫忙,陳家只有乖乖聽話的份1

暮爸爸確實不大清楚君家有多厲害,印象就是挺有錢的,小兒子當軍的,大兒子走商的,二兒子……混江湖的感覺。。

而君家那頭——

君繁回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君禮傾,把醫院裡聽到的事跟他一說,「我爸特意了解了一下,鬧得挺大的,陳家特不是人,還打小孩呢。」

君禮傾略想了想說,「是不是那個城橋的工程?」

君繁已經了解全面,從他抽屜里拿出張地圖來指著動工的那一塊,又指著陳家賴著的那一塊說,「陳家的不拆掉,以靜小妹她三叔和沈叔叔就不可能對這橋完整的動工,他們是想多要點錢吧。」

因為當爸爸的就是個建築商——故而身為他的兒子,從小進進出出建築工地耳需目染的,君禮傾雖然年紀不大,但對建設工程圖什麼的能看得有五六分清楚,觀了下就明白了。

然後跳下椅子,說,「走。」

君繁問,「去哪?」

「找二伯,把你存款借我,我有用。」

「……那是我要娶媳婦的錢啊,借你能要利息嗎?」

「……能。」

暮爸爸一行人在醫院沒等多久,君老二就返回來了,身邊還帶著個沈工頭,對暮爺爺樂呵呵的打了聲招呼后對暮三叔說,「暮三,你跑一躺,去把陳家的人喊來吧,把事解決解決。」

暮三一聽沒動,僵硬的笑了笑。

這陳家的人看到他鐵定揍他啊!

暮爸爸一看就說,「我去吧。」

暮三叔鬆了口氣,向君老二和沈工頭解釋說,「陳家記得我二哥的恩,不會對他動手。」

暮爸爸救了陳家之事在鎮上君老二也是有聞的,笑笑說,「暮二兄還是這麼老實!見人有困難就幫。」

暮三叔心一動的,這話什麼意思,難道二哥還幫過君二?

沒有聽說過這回事啊!

沈工頭則在旁邊有點兒激動的,「如果陳家的事能解決了,君兄弟,我一定給你包個大大的紅包。」

君老二也不客氣,這事幫君家解決也順帶是幫了沈家的大忙,他們感激有是正常,自己收點什麼也是理所當然:「紅包就算了,要就送我幾瓶子酒吧,我怪愛收藏的。」

「成成,沒問題。」

暮爸爸很快的就把陳大帶來了,陳大原本臭著一張臉,一看到人呵的一聲就準備開啟冷嘲熱諷,但是一對上君老二,臉就僵了半邊了,所有準備脫口而出的話全部咽回去改為一句,「君二哥啊,你怎麼在這裡。」

君老二說我就在這啊,不行嗎?

陳大哪裡敢說不行。

「陳家的事你自己一個人能作主嗎?」

陳大眼睛咕嚕的轉了好幾圈,才謹慎道,「那要看什麼事,大多事還是可以的,小多事就得看我老父的意思,君二哥,你幾個意思啊?」他試探的問。

君老二就說了,沒幾個意思啊,幫你們三家解決解決恩怨而已。

陳大老不請願的,「君二哥,這事和你無關吧,你插手進來做什麼?」

早知道君老二是要管這事,他剛才就該死耍賴不過來!當不知道人到這裡,是暮老二騙自己的就好了。

君老二說,「本來和我無關的,不過我兒子看不下去了,讓我管一管1

「……」

你兒子真特么多管閑事!

陳大憋一臉,想拒絕,又見君老二和暮老二一問一答在說話,想著這二人關係也不知道多好,君家屢次幫著出手。

於是改口道,「我去叫我老父。」

等陳家老父過來了,倒是不敢耍賴,正正經經的不得了:「君二,是你來我才給這個面子,你想怎麼談?暮家的混帳東西把我小兒子打得進了醫院,現在還躺在病床上不起呢。」

君老二嘿的一聲讓他止住話頭講,「既是合解,那自然是讓你倆都能滿意的方案。」

陳家沒話了。

暮家也沒話了。

沈工頭則看了看四周就不是個談事的地,帶笑道「咱找個地坐下好好談吧,我打個電話,包家酒店坐下慢慢說,你們看怎麼樣?」

暮爸爸很實在的說,「那太破費了,酒店就算了,醫院樓下有處大排檔,我們上那去說,也不會吵到這裡的病人。」

最重要的是吧……

大排擋本來就挺吵鬧的,人來人往,一會就是聲音大些什麼的,也不會引人注意埃

暮爺爺年紀大了,暮爸爸怕一會有什麼矛盾,不欲讓他跟著。

暮三叔就說,「爸年紀大了,經不起刺激,大哥二哥你們和爸一起回去吧,這裡有我就好。」

陳大對他可就不客氣了,往地上呸的一聲,涼涼的提高了聲:「我和你暮三沒什麼好談的,都是看到你二哥還有君家的面上,你留下幹什麼,讓我們父子二人看著憋一肚子氣嗎?」

暮三叔被呸了一臉,有點抹不開臉。

君老二正側著頭聽著沈工頭說什麼的樣子,沒往這邊看。

暮爺爺見狀就心疼起這三兒子了,何時被這麼甩過面子啊,忙說,「老大送我回去,老二留下,老三也留下。」然後對陳家的說,「畢竟這事也因著我這三兒起,當著面說清楚好,說清楚好。」

「暮叔講的對1沈工頭很自然的轉到這邊來說,「既要和解,哪有當事人不在的理,好了,暮永兄,你送暮阿叔回去吧。」

暮大伯點點頭的,帶著暮爺爺一伙人往下走,在路口搭了輛三輪先回到暮家去了。

暮奶奶見二人還坐了車回來,立即撲到老伴身上哭天喊地,「這是得傷得多重啊,手斷了嗎?天殺的,你這可叫我下半輩子怎麼辦啊1

哭的鄰居都出來看。

暮爺爺一張臉給憋的通紅,吼了一句:「瞎哭哭什麼,我好著呢。」說著快步走起來,省得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