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4 念舊
小說:| 作者:| 類別:

284 念舊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媽媽沒看到丈夫,心底很擔心出事,「大哥,書墨呢?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吧?」

「沒有沒有。」暮大伯父罷手讓弟妹安心,「是好事,遇上了君家的人,君老二說要為我們出面和解下陳家的事,所以他和老三和沈工頭還有君老二一塊留在那了。」

「什麼?」暮三嬸一臉憂慮散去,換上驚喜,「君家的願意幫我們和解,真的假的?」

「這……就算是君家的人,那老陳家的那麼無賴,未必就肯吧。」暮奶奶不知道老三媳婦有啥好高興的,是不是傻。

暮媽媽對這事倒是知道幾分的,就給她解釋了,「我倒聽我爸說過,早些年的時候陳家承過君家的情,也被君家的抓過把柄。」

不過至於什麼事,暮外公當年有說,但是暮媽媽她沒聽,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內幕。

暮奶奶很懷疑,但是老二媳婦的爹是個滿肚子知識的說話應該不會假來才是,立即就喜笑顏開來,沖一家子人說,「你們看,還是老三有本事啊,這君家這麼厲害的人都請出來幫忙了,他這陣子瘦的厲害,老大媳婦啊你去抓只雞再買兩斤排骨一會燉一燉。」

暮三嬸慣於將好事攬自己身上,雖然不清楚怎麼回事,但就是事情會有解決了就對,立即做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怪我沒和媽早說,讓爸和媽心驚膽跳幾日。」

還是暮爺爺看著老大和老二媳婦覺得臉燙的厲害,沒好氣的瞪了一眼過去,「瞎說說什麼,是老二托到的人,不是老三1

他是老眼不瞎——

那君家的對老三雖然有說有笑的,但態度和老二的一對比,疏遠立見。

暮奶奶一臉迷糊,「老二,老二和君家的人關係很好嗎?」她扭頭去看暮媽媽,暮媽媽將頭一搖說不大可能,「書墨沒提起過,應該沒有。」

暮大伯講:「在醫院的時候,三弟和爸在醫生辦公室里,我和二弟站那,君老二他只和二弟打了招呼。」至於沒和他打招呼這個就不用說出來了,怪沒面子的事。

暮三嬸撫著肚子滿是不信的想:二哥怎麼可能和君家的人關係好,八成是大哥自以為是覺得的。

暮奶奶則呼道,「這麼說來,君家的還真是因為老二才幫忙了?淑吟,你們夫妻也真是,這樣的好事有什麼好瞞的呀,既然認識君家,早該讓老二去請人幫忙了1

暮媽媽則覺得婆婆的想法真是出奇的怪:「媽你說什麼呢,別說書墨沒說過,就是真的認識君家,自家的事咱憑什麼麻煩別家的幫忙。」

暮奶奶聽著覺得也是埃

接著又被大伯母堵了一句,「媽你剛才還不信君家的能幫上這事呢。」

於是……暮奶奶徹底的閉嘴了。

而另一處,在大排檔口,君老二很利索的叫陳家的把他小兒子受傷住院的花費單據拿過來,跟暮家的說,「誰打的人,誰賠錢,除了這單據上面的錢之外,起碼也要躺著養兩個月之久,這之間陳小一個月的工資是八百,一共兩個月再加九百精神賠償一共二千五,暮三,這是你媳婦娘家打的人,這筆錢,就該你媳婦娘家來賠,你沒意見吧?」

二千五百——

暮三叔趕緊把頭點頭說沒意見,為了能讓這事,端著百分百誠懇的態度順帶又跟陳家說,「我媳婦那兄弟真的是衝動了,但我發誓這事我不知情!陳爺子,陳大,這裡我向你們道歉。」

態度良好。

君老二又問陳家有意見沒。

陳家的當然有意見啊,雖然這賠償挺公平的,但是如果放他們自己去索要,肯定比這多出老多了呀。

君老二一看哪還有不清楚的,手指在桌面敲了敲看陳老爺子,笑呵呵的:「陳叔啊,得饒人處且饒人,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雖然今兒你們沒什麼事需要求著暮家,但不代表日後不需要,你說是吧?」

陳家老爺子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臉一黑的點頭說成,然後眼沉沉的盯著暮三,「光賠償不行,還得叫你那媳婦的娘家兄弟來給我小兒子賠禮道歉。」

錢都要賠了,道歉簡直小意思,暮三爽快的同意了,「成成,沒問題。」

君老二又說了既然打人的事解決了,那麼之前差點傷到人的事也順帶解決解決,陳嬸子是嚇著了,但毫髮無傷,不過老人家嘛,精神不好,受到驚嚇就得好好安慰安慰,於是還是之前談好的,三千塊。

暮陳二家一起同意了。

然後陳老爺子咳了幾聲,「只要錢一到,暮三的媳婦娘家兄弟來道了歉,那我也保證我陳家的人絕不再去鬧暮家的人了,就這樣子吧……我還得回去看看我小兒子,你們自己慢慢吃,慢慢喝。」

陳大也趕緊起身。

君老二卻說等等。

陳老爺子和陳大父子二人眼中情緒齊齊一動,後者裝傻賣橫的道,「君二哥,我們同意和解了,事情不就完了,你還有什麼事?」

君老二說,「和解的事完了,不過我想了下,好人做到底,幫你們把土地的事一塊解決了吧。」

暮三沒想到還有這一處,微驚。

沈工頭則暗暗驚喜。

暮爸爸左看右看,沒自己什麼事的樣子。

陳老爺子彷彿瞬間堵到了喉嚨重重的咳了起來,歇斯里地的,陳大趕緊扶著人說,「君二弟,你看最近兩天因為我小弟的事,我這老父親啊人老了不中用,身體受了風寒這人不舒服著呢,我要帶他去看醫生。」

君老二關心的問了陳老爺子幾句然後說是該看,「那你們去看吧,看完醫生說該吃藥吃藥,該輸液輸液,我在這裡等你們,然後繼續談。」

就是不想談才走……

還要繼續談走了有幾個意思?

陳老爺子也慢慢的止住咳了,看著君老二,陳家的人耍了一輩子賴唯獨對著君家不敢耍,真是憋得緊,「君二侄,幾個意思,你直說吧。」

「既本是規劃的拆遷地,拆不拆,當然該是屋主的同意,但是我看了看,工程業務願意許給你們的拆遷款已經比別家的多了不少了,另外買塊地綽綽有餘,何必死執著於那呢。」

「君二侄你年輕不知道我們這半隻腳快進棺材的老人家,我老婆子念舊啊,對那屋子有了,捨不得離開,我也沒法子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