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5 二伯你在說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285 二伯你在說什麼?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沈工頭聽罷知道該自己說話了,立即表示道「陳爺子,只要你們肯在拆遷合同同意書上籤了字,我可以讓人為你另外找塊好地,並建築裝修,保證和嬸子現今住的屋子規格規劃差不多,當然,差距肯定有的,但我願意儘儘心,你看如何?」

陳大呵呵一笑的無辜道,「沈工頭的承諾我們當然信得過,我們當然覺得好,可我老母親覺得不好呀,俗話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你說是不。」

笑話——

那麼重要的拆遷地,沈家勢必得拿下。

先熬著,等到他們實在沒法拖了,到時候隨意張張口,翻幾個倍的拆遷款都不成問題。

正是因為知道他們的心思,所以沈工頭才願意出這個承諾,沒想到這陳家的真是塊死骨頭!

君老二早料到了說等下,很快的,就有人送來了一份a4文件夾,君老二丟給陳大,「你識字,該看得懂的,你自己看看吧。」

又想拿什麼東西嚇唬人了,反正死咬住了不退步,就算是君家也不能強逼他們陳家吧,陳大這麼想著,就拿起來看了。

字他是懂——

可這麼多鬼字湊成句他就不大懂了,只看得懂大約是講城橋是省市放下來的工程,將文件還給君老二,他也沒覺不好意思,挺乾脆的道,「君二弟,你也知道咱文化不高,你這東西我看不懂。」

君老二說沒想叫你看懂啊,只是叫你確認下最後頁那蓋章而已。

陳大又翻了次……確實有蓋章,然後呢?

君老二笑著向陳老爺子道,「陳爺子,我跟你透個底,城橋的工程可不單單是這鎮里的事,你歲數大,應該知道咱這鎮的書記至今坐任幾年了吧?」

老爺子當然知道,二十年了——

說來這書記挺倒霉的,別的人再怎樣也不會再一個位置呆得太久,這位一呆就是二十年,估摸著得呆一輩子了。

君老二甩出一句,「跟你透個底,城橋計劃是他上報的,接下來還有城鎮改造計劃,區園綠化建造——」

陳家的還沒什麼。

沈工頭卻是眼睛徹底亮起,激動的問,「君二兄,這是真的,這文件能給我看看嗎?」

君老二將文件收起,頭一搖:「這不行,我讓我侄子從我老大家那裡『借』出來的,是保密計劃,也就是知道陳爺子他們看不懂,只是叫他們確認確認蓋章而已。」

陳大有點笑不動了,媽的,這是侮辱我們識字不識句沒錯吧?

他正要說點什麼——

君老二卻站起了身來:「行了,我得回去了,陳爺子,你是個明白人,是收了拆遷款在合同書上簽字,還是繼續呆著念舊,你自己決定,我畢竟是外人,不方便參合太多。」

陳爺子心很暴走的說,其實你們君家人比我們陳家更適合當無賴吧,這參合的還少嗎!

沈工頭這會心底輕鬆了,不怕陳家再死賴了,也不用太客氣了,對君老二說,「君二兄有什麼事要忙嗎?若沒有不如到我家喝杯茶怎麼樣?」

君老二說下次,「我得把我家老大的這份文件還回去。」然後去看全程一臉懵逼的暮爸爸,哈哈大笑:「暮二兄,既然事情合解了,你家幾孩子也能接回來了,你妹夫的家正好順路,不如我送你一段?」

暮爸爸總算回了神來,忙說不用不用,他自己去接就好。

君老二聽罷點頭說也好,「沒事多帶你兒子閨女來我家串串門唄,我家小子在家裡頭一直念著想和你家閨女再一塊玩呢。」

暮爸爸聽得有人喜歡閨女心底特自豪,也特實在的點頭答應下來,「成,等回頭抽了空我帶她上門去拜訪。」

君老二點點頭的先走了。

他一走——

暮陳沈三家更沒什麼話好說,所以相視一眼,客套幾句,乾笑幾聲,然後各回各家,各找各媽。

而君家那邊,君老二直徑的往老大家去,悄悄的進,也準備悄悄的把文件放回去,再悄悄的離開。

一進門的時候,君禮傾也正好放了學回來,背著書包拿著顆球丟著,引蓋爾去追——君老二想起他拿著這文市工程標文件來給自己時那一臉淡定樣,立即笑罵一聲,「臭小子,趁你爸媽不在,還不趕緊把文件放回去。」

誰知道——

君禮傾慢慢的看過來,一臉茫然的說,「二伯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蓋爾,別玩了,我們該進屋去幫媽媽拖地了。」

君老二比他還茫然,下一秒就覺得不對,背一挺!

身後響起一道陰測測的聲音,「老二,你說什麼文件呢?」

君老二哈的一聲笑,回過頭若無其事的,「大哥啊,這麼早下班回來了?正好我知道一家不錯的新開的店,不若帶著大嫂侄子一起,我們晚上出去吃。」

君爸爸點頭說成啊沒問題大哥請客,呵呵笑:「不過首先我有個問題,老二啊,把你手裡拿的東西給我看看,我書房裡少了份文件,和你手裡拿得有點相似。

君老二手裡的文件夾往腦袋上招呼去,立即把東西交過去,「大哥你看我這糊塗的,本來過來是往你書房裡借東西的,不小心拿錯了文件夾,這不,給你送回來了。」

呵——

「滾你小子的,這拿錯的本事挺大埃」

「文件夾我放在保險箱里,你先按了密碼然後再經了拿錯的流程?」

「說吧,拿去幹什麼了1

果然瞞不住埃

君老二看了眼一副完全不認事的侄子,不由笑罵一聲賊小子,然後承認道,「幫暮陳二家把矛盾解決了下,大哥你放心,這文件只有陳大看過,上邊我還換了幾頁,陳大你也知道,字他能認識,組一起他就看不懂了。」

君爸爸聽說是幫暮家,眉頭不禁一蹙:「好端端的你插手這事做什麼?暮家的請你幫忙了?」

「那倒沒有,偶然遇上了,這不看不下去了嗎!就出了下手。」

「你這話怎麼不放爸面前說去。」

「這陳家是個大無賴,惹不出什麼蛾子,但也不是什麼好東西,狗急了還能跳牆呢,你小心他們對你耍什麼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