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6 那就是來被我們打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286 那就是來被我們打的?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君老二哈哈一笑的渾不在意的說,「大哥你放心好了,你二弟我福大命大,要死早就死了,再說了,這事陳家知道了該感激我,沒有記恨我的理,行了,你去忙你的吧。」

君爸爸便叫他和君繁晚上留在這吃飯,然後自己再出去了一躺。

等人一走——

君老二立即上前,往侄子腳上踹了一腳,被躲開了,嚴肅著臉罵,「好小子,賊膽真大,欺負你小叔算了,還敢老子替你小子背鍋。」

君禮傾蹲在地上一隻手抱著蓋爾的腦袋,仰頭看了一眼后低頭嘆了一聲:「我剛剛也很後悔了,害二伯你叫被罵了,早知道我就自己先承認了。」

呵呵……

承認錯誤倒快,但信你小子才怪。

不過——

君老二奇怪道,「這文件你怎麼從你爸的保險箱里拿出來的,不是有密碼嗎?」

叫二伯背了鍋相當內疚的君禮傾仰頭就說了啊,「我媽有次等我爸,他喝醉了,凌晨一點才回來,然後就對我媽說了,一家人的哪有什麼密碼不密碼的。」

君二伯瞬間瞭然:「得,懂了。」

君禮傾起身往廚房走,蓋爾跟在身邊,出來時手裡多了杯水,「二伯你跑了半天辛苦了,來,喝杯水。」

看著君二伯喝完了水,他把杯子放好,準備回樓上去寫作業了。

然後叫喊住,「禮傾,那份文件你看得懂?」

君禮傾點頭說啊,「每個字都看得懂啊,不過湊一起就不大理解。」

「那你怎麼會拿那文件給我?」

「前日沈家叔叔上門來過求爸爸什麼事,爸爸沒答應又喝了幾杯,之後跟我媽說,陳大無賴家的真是個蠢蛋,城橋工程是書記花了心思要做的,等幾個月程橋工程差不多的時候,書記來看,沒做好,陳家明裡不倒霉暗裡也得倒霉。」

君二伯聞言摸著下巴和站在樓梯上的侄子相視。

大眼瞪小眼一會後。

君禮傾問,「二伯你還有什麼問題沒。」

「沒了。」

「哦,那你慢慢坐,蓋爾,你留下陪二伯玩。」

……呵呵——

一條狗有什麼好玩的。

君二伯踢了踢蓋爾,然後迅速溜上樓的侄子不禁感嘆,大嫂子這是給君家生了個小變態吧!

——

暮,沈,陳家坐下來『心平氣和』和解完后的第三天,第一天里陳家有人進了躺城,回來後過了兩天陳大就親自帶著兩個侄子上了暮家的門來了。

當時暮以靜剛剛放學和二哥,阿曉,石頭,阿凱,一個看我無敵十八掌,另一個看我反攻蛤蟆功的邊走邊前進,然後華麗麗的把陳小無賴給撞上了。

石頭先是罵了聲,「誰啊堵在這裡。」然後一仰頭看清人後,哇的一聲尖叫:「是陳家的無賴。」

暮以鍵立即撿起地上一塊石頭砸在陳小無賴的腳邊喊,「石頭快跑。」

阿凱也有樣學樣拿起一隻枯樹枝:「我告訴告訴你們啊,別過來……我一喊我爸媽就來了。」

暮以靜也二話不說的從書包里拿出了彈弓,對準了打掉小無賴腳邊:「你們在我家門口乾嘛?」

問著左看右看一番。

恩,玻璃好好的——

門也好好的牆也好好的。

好像沒什麼被破壞的。

大小無賴原本氣憤的眼神在對上彈弓時——大的更火大了,小的則害怕了!他可是記得自己被那彈弓打得有多疼的:「反正不是來找你們打架的1

暮以靜想了想問,「那就是來被我們打的?」

什麼?

陳小無賴趕緊跳腳,「別打別打,是我們大伯帶我們來跟你們道歉的,臭丫頭你要不知好歹,我就讓我大伯揍你們1

暮以靜才沒被嚇住,反恐嚇他說:「你家只來了個大伯,我家卻有大伯三叔小叔,看誰揍誰1

陳小無賴立即縮了縮腦袋,接著氣憤憤的吼,「誰怕你啊,下次我把我家叔伯全部帶來揍你們1

這聲音吼得可大了。

四周都靜了。

他得意的這群暮家的小傻子,怎麼樣,怕了吧?

暮以靜沖著他身後告狀,「大伯母,小無賴說要帶著他家全部叔伯來揍我們呢。」

暮以鍵也連連點頭,「是啊,我聽到了。」

石頭舉手;「我作證1

阿曉嗚哇的哭,「我害怕1

暮大伯母對陳家的真是沒有半分好感,一聽一個小孩兒就這麼囂張,大的她怕,小的她還能怕了不成,插著腰就順勢把這陣子的火撒了出來,「哎喲,這小小年紀的咋這麼壞呢,我家孩子都小,這被你嚇的看看,都不知道往家裡跑了,陳大家的,你可得看好你們孩子了,不然我家孩子出什麼問題了,第一個可找你們陳家。」

屋內,陳大聽得動靜出來自然不打算背著鍋,樂呵呵的道,「小孩子鬥鬥嘴呢,那沈工頭,暮三,這拆遷合同也簽好了,你們家那賠償的錢,也順道給了我吧,省得你們再跑一躺不是?」

講得真是好聽——

是怕他們拖著不給吧?

五千多塊。

暮奶奶手裡不是沒有的,可給出去了家裡就沒家用了呀。

最後還是心情愉快的沈工頭拍了拍暮三的肩頭,在眾多雙眼睛里從包里拿出了一疊錢,「一共五千五,陳大你點點看。」

陳大也不客氣,當面數了起來——

五十五張黑色百元大鈔,剛剛好,他心底還是有些遺憾的,本來可以拿到更多的,算了——

有比沒好。

「剛剛好,那這裡沒我什麼事了,先走了。」

暮奶奶很糾結對沈工頭滿臉不好意思的哎喲一聲道,「這,這怎麼好意思叫你出錢呢。」

暮三也說,「這錢我們家還是有的,沈兄,等回頭我拿了去還你。」

和工程順利相比,幾千塊在沈工眼裡真不算個什麼東西,心情好,講話也大氣,「好,暮三我也知道你的性子,非要還的話也不急在一時,慢慢來,拆遷合同簽好了,我現在趕回去落實落實,等明天把屋子拆了,接下來的事就順利了。」

暮三叔兩口子和暮奶奶都怪激動的,覺得不虧是做工頭的人,看看,多會做人埃然後三個人把沈工頭當佛爺似的送出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