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7 多給你長個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287 多給你長個兒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回來后,叫著暮大伯母和暮媽媽去找鄰居家的抓只雞來,再買些魚啊肉啊的,多買些。

暮以鍵聽的口水都要流下了,賊機靈的感覺到了大人的好心情,趁這時候提要求鐵定不會挨揍,趕緊道「奶,我們晚上要吃大餐嗎?那我想吃炸雞翅雞腿。」

阿曉說我也要我也要。

暮奶奶心情好果然沒罵人,白了孫子孫女的一眼說,「吃什麼吃呀,是要拜祖宗爺的,保佑咱暮家啊,之後要順風順水的,保佑你三叔啊要大賺,保佑你三嬸啊,要給你三叔生個兒子。」

暮大伯母聽得心一撇,「瞧瞧,這事過去了,滿口老三老三的,卻忘了關心關心老大老二還有老四,咱可是因為這三被累成什麼樣了?」

暮媽媽心很淡定的說這又不是第一次了。

這麼多年了早習慣了。

「大嫂別想那麼多了,好歹事過去了,咱心也可以放下了,安生過日子了。」

「你講得也不錯,這提心弔膽真不是人過的,阿研這死妮子還說我頭上多了幾根白髮呢1暮大伯母一通抱怨。

暮以靜恰好聽了,走到媽媽身後雙手抓著她的肩頭趴上去認真的找了一番,恩,媽媽還沒長白頭髮呢,真好——

上輩子才五十幾歲,頭髮就幾乎全白,跟七八十歲一樣。

想著,胸口就有點酸。

暮媽媽只當女兒在調皮,手往後伸拍了拍她的小pp說,「不許鬧,去找你哥哥玩。」

暮以靜說不去,賣乖的說,「我幫媽媽幹活。」

然後左看右看的找活干。

菜洗好了,葉子也摘好了——

魚,她不敢抓不敢殺——

恩,雞……拿起刀也砍不動骨頭。

暮媽媽見她眼巴巴的找不到活一副小嚴肅的樣子,不禁好笑,拿了蒜片給她,叫她幫忙剝了皮。

暮以靜就這麼拿個蒜頭剝了剝的剝皮……

到了晚上,暮奶奶讓幾個兒媳婦幫忙擺了一大桌子真的祭拜起了祖宗爺,上了香,然後燒了紙錢,一家子才終於開動。

大人們吃雞肉,小孩子則拿到了雞腿雞翅。

暮奶奶本來是緊著男孩子先分的,然後才是女孩子,沒有排名之分,而是嘴裡說著誰乖給誰,實際上拿到的只有阿研,阿曉。

還是被暮爺爺瞪了一眼,才把另外幾隻也一起給了以靜,阿瑞。

暮大伯母知道以靜愛吃自己燒的魚,又夾了半條子魚叫大女兒幫著去了魚骨放進她碗里。

暮以靜雙手拿著碗乖巧的說了,「謝謝大伯母謝謝研姐姐。」一下子弄的大伯母原本還有些小氣心思也全沒了,抱起她吧嗒的親一口後放下說,「趁熱去吃,吃完給大伯母多長些個兒。」

暮以靜答應說好,「我一定多吃,多給你長個兒。」

逗得一桌子的人都樂了起來。

暮三叔舉著酒杯一個勁的向暮爸爸敬酒,「二哥,這次事情能解決多虧了有你,三弟我一定不會忘記你的,我一定好好乾,到時候混好了,你也跟我一起干。」

老實講——

二哥那份破教師破工資還是沒轉正的,他實在看不上眼。

這下暮奶奶倒是不大幹了,拍他一巴掌說別瞎說,「你二哥做老師有什麼不好的。」

工資雖然不大多。

但聽起來體面啊,雖然她覺得老二工資不如老三好,但走在外邊,別人問起老二的工作,自己說起是教師,別人就好一陣誇,自己也怪有面子的。

暮爸爸也很滿足現狀的說,「我現在工作就挺好的,下半年評選考了應該就能轉正了。」

暮奶奶喜道,「真的呀?那是得好好慶祝。」

沒轉正到底只是代課老師,講出去名頭不如正式教師來的好聽多。

暮爸爸心底知道這事是十之**跑不掉的,所以高興,多喝了兩杯起來。

暮三叔見他意不在建築,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暮大伯母則是想起自己丈夫幹了這麼多年建築也始終是拿那點兒工資,就對暮三叔意有所指的講,「三弟,你大哥這次也沒少出力啊,要是混好了你可不能只記著你二哥忘了你大哥。」

暮三叔說一定一定,拍著胸脯說,一定帶大家一起發大財。

暮大伯母這才喜笑顏開。

而那一邊——

阿曉吃完了自己的雞腿不大滿足盯上了餐桌的,暮奶奶再疼她,但她吃過一個了,肯定捨不得再給她吃,把她伸來的手拍掉了。

阿曉就是想吃啊,於是就盯上了暮以靜的,湊過去眼巴巴的看著,「以靜以靜,把你的雞腿分給我好不好?」

暮以鍵不依的護著妹妹,「阿曉你自己的都吃了,不許拿我小妹的。」

阿曉扁扁嘴兒嘟嚷不拿就不拿,可眼睛還是盯著以靜的碗,雞腿不行,可魚肉好多呢,好香的樣子。

她盯上了

小堂弟也盯上了。

二人虎視眈眈,對上后,小堂弟很直接的上來扒著以靜的碗,一副我要,不給你的霸道樣子。

暮以靜摸了摸他的腦袋,叫他坐好,不然不給,再對阿曉講道,「先給弟弟吃,下次再給你。」

可阿曉就想現在吃,見以靜給小堂弟不給自己,嘟嘴說了句我不希罕就走開了。

她是小孩子——

自己現在也是小孩子。

以靜自然不可能去哄她,叫媽媽把雞腿肉切小塊了,自己吃著,不時喂小堂弟幾口,再不時哄騙他把不愛吃的粥喝下。

等一碗粥喝完,暮小嬸簡直都想跟二嫂把以靜討來當女兒了,拿著空了的碗去跟妯娌幾個好氣又好笑的道,「這臭小子,我喂的時候死活不肯吃,弄的我都想餓他幾頓了,靜靜喂倒吃的一乾二淨的。」

這都好幾次了。

暮小嬸不是沒學過小侄女的法子,可兒子就是不買帳。

看著牽了兒子去洗臉,擦臉的以靜,暮小嬸忍不住的再問一次靜靜,你到底怎麼做到的,快告訴小嬸。

暮以靜講:「小嬸嬸,小堂弟習慣了就好,我第一次讓他吃的時候他也不肯吃的,後來就好了。」

養小孩重點還是得有耐心。

暮小嬸耐心很足了,只是到底是年代觀念使然,覺得孩子小什麼都不懂,大人要強硬起來不然孩子會不好。

然而暮以靜卻知道,孩子再小,大人肯耐心講的話,他也是聽得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