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89 參加比賽
小說:| 作者:| 類別:

289 參加比賽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爸爸可不知道她想幹什麼,只道她是希罕,又不貴,於是很爽快的就給買了,回到家后阿曉一眼看到以靜手裡的東西,希罕,想要,小孩子要東西往往喜歡用迂迴法子,她去找了暮奶奶講想要。

暮奶奶不解的來問,「是什麼東西啊?」

暮以靜回答說「是字貼。」

暮奶奶一看,不就是描著字寫的本子嗎,小孩子家家的買這個做什麼,浪費,老二也太寵孩子了,但用不到自己的錢,念叨兩句她就不管了。

暮以靜開始規劃拿字帖寫字,不止在家裡,還有在幼兒園裡也是——每天寫一個小時。

小孩子都是看什麼就想要學什麼的年紀。

沈意輕見暮以靜寫字帖被君老師誇了,心底羨慕,於是回去也跟著鬧媽媽買了一本,驕傲的帶到學校來寫,接著阿曉也鬧著要買,暮奶奶邊罵邊給出錢買了。

不過短短几日,幼兒園的風靡從玩過家家變成了練字貼。

君老師教學輕鬆了。

家長發現孩子學起數字來也快了,都很皆大歡喜,不過到底耐心不足,連字貼只風靡了不到兩個星期,幼兒園的小同學們就發現比起練字,還是玩更好玩,於是就把練字貼丟一邊去了,堅持下來的只有暮以靜和沈意輕。

暮以靜沒想到沈意輕能堅持這麼久,有點小意外,隨即對自己那有點鬆懈的心開始鄙視,並堅定了起來!

一個真小孩都這麼努力。

你要不努力,那能說得過去嗎?

卻並不知其中真相,因為寫字貼,學數字快,每每有什麼突破,沈紅就帶著女兒在外人面前一陣好誇,百依百順,要什麼買什麼。

沈意輕得到了學字的好處,自然興趣倍增,又或者說——想要得到媽媽和大人的誇獎在更好的努力呢。

然後園長看到她倆這麼努力,就想起了鎮里最近辦的那個幼兒大賽——

比小孩子記憶里和從一數到一百,對大人來說挺簡單的比賽,獎勵也很實用,是一百本作業薄還有二十隻筆芯。

就諮詢兩邊的家長要不要讓孩子作為重點對象參加。

沈紅素來好面子,自然一口答應,回去后加緊對女兒的學習監督。

暮媽媽么想了下說問女兒,暮以靜本來不想參加,不過阿曉聽說了后想參加,硬拽著她陪,然後暮以鍵也參加了,接著石頭阿凱鎮上差不多年紀的全都參加了,她想一定怪熱鬧的,於是就隨大流報名參加了。

比賽的地點是在居委會前的空地上,孩子們先由家長帶著來報名,暮三嬸離預產期越來越近,暮三叔則忙於工作,沒辦法帶阿曉來,於是暮媽媽主動開口帶了阿曉跟兒子女兒來報名。

君老師是比賽方的評委之一,自年前後再次獲得幾日休假的程絮也來幫了忙,坐在桌子后,笑著招呼排在前頭的沈意輕來:「會寫自己的名字嗎?」

沈意輕點點頭兒,舉筆寫了自己的名字。

沈紅帶著女兒雖然嘴裡謙虛著,但臉上儘是驕傲。

因為才小班,會把一二三寫的整齊漂亮的就已經很好了,能寫自己名字的孩子不多。

就像後頭排上來的阿凱,對於自己有點複雜的名字就不大會了,還是媽媽代寫的,他寫完了,立即丟下筆回到後頭找暮以鍵兄妹,抓了抓腦袋求助,「一會我不會你們可一定要偷偷提醒我啊,不然丟了臉,我媽得揍我。」

暮以鍵拍著胸脯說沒問題啊,然後扭頭看到小妹正盯著一顆不高的樹看呢,不解的問,「小妹你看什麼呢?」

暮以靜看了看二哥,指指樹上的鳥窩叫他看,「二哥,是剛生的小鳥兒。」

暮以鍵和阿凱眼睛放亮,真的哎。

剛生的鳥兒不大,懸在窩旁邊,鳥媽媽不在,它似乎有點驚慌隨時要掉下來的樣子。

暮以鍵看著覺得太可憐了,於是趁著媽媽沒往這邊看,爬上了樹去把鳥兒抓在手裡,再順勢要爬下來時,這過程叫熱心的大人看到了,忙忙喊道「快下來,別摔了,這是誰家的孩子啊,這麼猴。」

聲音很大,引的人注意后,暮媽媽也注意到了,趕緊回來看。

沈紅也帶著女兒走近,嚇了一跳對身邊的人說,「樹都敢爬,這也真野,也不怕摔死。」就這家教也敢帶來參加比賽,肯定贏不出什麼光彩,沒有誰能比過自己女兒,她頓時覺得安心了。

暮以靜就是屬猴的,爬樹麻溜的很,被暮媽媽叉腰一吼,更是嚇的差點摔下來,然後不敢下來了。

暮以靜趕緊的跟媽媽說,「媽媽,二哥是救那小鳥了,你不要吼他,二哥,你先下來。」

阿凱也連連點頭幫說話,「是啊阿姨,以鍵是要救那小鳥才上去的。」

暮媽媽看著自己的兒子爬樹對於愛護小動物什麼的實在顧不上,不過聽得他不是故意猴的,語氣立即放輕些,「先下來。」

暮以鍵怪不放心的問,「媽你不會打我吧?」

不等回家又篤定的說,「你肯定會打我的,我知道,不過你能不能回家在打我啊,這裡我同學好多,很丟臉的。」

臭小子——

打你還有得商量呢,暮媽媽磨牙板著臉道,「先下來,再不下來我真抽你了。」

於是暮以鍵麻溜的下來了,暮媽媽看了一圈見沒受傷,就瞪了他一眼,「再敢調皮回家看我不告訴你爸,讓他抽你。」

暮以鍵嘿嘿笑,小心的伸出手,把吱吱叫的鳥兒給妹妹看:「啊,它受了傷的,不過有人幫他包好傷口了。」

暮以靜小心的碰了碰小鳥兒的腦袋說,「是啊,二哥真厲害,你救了它呢。」

暮以鍵被妹妹誇的有彷彿做了英雄般的自豪,連聲問,「那現在怎麼辦?它媽媽也不在,我們把它放回去嗎?」

這個暮以靜也沒主意,說要不我們去問老師。

然後老師給了建議,親自的搬來梯子把鳥窩重新修了下,把鳥兒放回去,就不怕摔了,引得許多小朋友來圍觀。

沈意輕也想圍觀,不過沈紅不讓,說和野孩子玩會變野的。

這時程絮遠遠的喊一聲,「靜靜,以鍵,你們先過來簽名字了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