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299 我摔了,很疼
小說:| 作者:| 類別:

299 我摔了,很疼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君老師怪驚訝的,隨即釋然的耐心安撫道,「沒有的事,意輕沒做錯什麼,大家怎麼會討厭你呢。」

沈意輕小臉兒茫然,她雖小卻也隱約分辨得,誰說錯多的一方那就一定是錯的。

哥哥是錯的:「老師,我沒做錯什麼,可是我哥哥做錯事了,所以他們都不愛和我玩了。」

園長雖然對意輕有些牽連的怒氣,可一見她這麼懂的分辨是非,也就不氣了,說,「你哥哥錯了,但你沒錯,君老師,帶她到裡頭去,別在外頭走小心碰著摔著。」

君老師答應一聲,牽著意輕進了屋子,拍拍手將小朋友們的吸引引過來后微笑的問「我們來做遊戲好不好呀?」

滿屋子瞬間響起歡快清脆的「好」聲。

然後君老師又自然而然的低頭,告訴意輕回到屬於她的位置上去,要做遊戲了。

沈意輕跑過去,見小朋友都不排斥自己,終於開心的笑了。

到了放學時間,暮媽媽也從田地里回來了聽說了事趕緊過來看看,在門口和園長聊了有半小時,暮以靜就出來了,看到媽媽立即迎上去,剛才還對君老師說我不痛,這會把手伸出來賣可憐,「媽媽,我摔了,很疼。」

暮媽媽一眼看到女兒手心被磨破皮,紅紅的,心底一軟,面上卻依舊板著,「該,叫你猴皮1

若放以前,暮以靜鐵定是要傷心的了。

我受傷了你不安慰我,還罵我該——

但是現在她知道媽媽只是嘴硬心軟,也就不放心上了,點頭的說,「恩,是我猴,所以媽媽不用心疼我。」很認真的小臉,很認真的語氣。

暮媽媽覺得這女兒自己和丈夫誰都不像,反而有點像三妹,看著什麼都好說話,實際脾氣很不吃虧。

又等到以鍵和阿曉出來了,和園長老師們打了招呼,就帶回了家。

暮以靜一邁過門檻就找了一圈,看到小姑沒事好端端的在那聽著暮奶奶一個勁的念叨,心底也鬆了口氣,「小姑。」

暮以鍵和阿曉也毫不示弱的大聲喊,「小姑。」

暮小姑趕緊的招招手,「過來。」然後指指地上,「喜歡什麼玩具自己去拿,靜靜,手怎麼樣,剛才摔疼了沒?」她可一直惦記著呢。

暮以靜就把手給她看,笑嘻嘻道「不疼,小姑你別擔心我埃」

暮媽媽:「……」剛才還撒嬌說疼,這孩子怎麼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但也對小姑道,「小孩子哪有沒碰碰摔摔的時候,不礙事。」

話雖然這麼說——

可暮小姑心底還是很來氣:「要不是我懷孕著,非得伶那小子抽一頓,太不像話了1話剛落音就被暮奶奶趕緊打斷。

「都出嫁的姑娘了怎麼一點分寸也沒有啊,你也不怕討你婆婆嫌1

「是啊,孩她姑,但這當人兒媳婦可不比當女兒埃」暮三嬸目光從這小姑子帶的那一堆行李中收回來,很貼心的勸慰著。

這話很得暮奶奶的意,講道「多聽聽你的三嫂的。」

她現在就需要有人勸著女兒收收脾氣。

暮小姑覺得自己除非腦子缺根筋才會聽老母親這句話,一邊隨意的答應著,一邊拉著以靜,往她身上比劃新衣服,當然,也沒忘記阿曉阿瑞,很公平的對待;「每人一件,你們喜歡哪件,自己眩」

阿曉雖然很野,但本性就是個女孩對新衣服分愛喜愛,一眼就看中了紅色的公主裙,「我喜歡這件。」

阿瑞也挑了件翠綠的。

暮以靜則挑了件嫩黃的,轉而幫著小堂弟拿,不過手裡剛拿起一件,就叫暮三嬸很不著痕的拿了過去了,左比比右劃劃:「孩他姑,這衣服牌子還沒拆下來呢,多少錢一件啊?」

嘖——

太糟蹋了吧。

孩子才多大點兒,長得又快,至於穿這麼好的衣服嗎?

暮小姑隨口的報了個數,不多,但也不少,起碼暮三嬸是捨不得給孩子買的。

見小侄子眼巴巴的看著,三嫂卻把衣服拿手裡始終不放,她哪裡還有不明白的,很直接的說「三嫂,這衣服是男孩子穿的,給阿鑫的。」

暮三嬸心說,那放著等我肚子里的孩子長大也可以穿埃

除了阿曉阿瑞的外,她又盯了一圈,沒見著要給自己肚中孩子的見面禮,頓時有點兒失望,回頭就向丈夫抱怨了個幾句。

她在向暮三叔抱怨的同時,暮奶奶也在說她,「怎的誰都有,就忘了你三嫂肚裡的那個?」

家裡房間不多,所以暮小姑是隨著母親睡一床的,暮爺爺則到隔壁間打個鋪湊合幾日。

「我哪有忘,可這不是還沒生嗎?又不知道男孩女孩,再說了,男孩還好,要是女孩我要真買了什麼貴重的禮物,回頭還不得落你抱怨。」暮小姑比誰都知道自己這個母親的性子,吐槽一通后叫她別操心了,等孩子生了,自己這做姑姑的該給的肯定少不了。

暮奶奶一聽這才放心了,這老三是要發財的,自己這女兒要趁現在投其所好,以後有什麼事,當兄嫂的也不能看著不管不是?

然後又問了下暮小姑婆家的情況。

暮小姑一聽就撇嘴,「你道我為什麼忽然回來啊,還不是最近家裡因為分房子的事鬧的慌,吵得我腦袋疼,你女婿就乾脆叫我回來躲幾天清靜了。」

「什麼?分房子,這麼重要的事你還回來,你這死孩子是不是缺心眼,我就說你該跟你三嫂多獃獃,這事你要不去掙,等你回去,什麼都給分完了——」

暮小姑才不想聽這個,見老母親說個不停,煩了,直接起身說,「不想聽你說了,我去和二嫂一起睡。」

留下暮奶奶拍大腿腦心撓肺的在背後嘀咕:「整天二嫂二嫂的,到底誰是你親娘1

暮小姑就想啊,我還不真巴不得二嫂是我親娘呢,可惜了……

二房裡頭,暮媽媽在做手工,暮大伯母也拿張小凳子坐在旁邊聊著八卦,見她進來,想到她給孩子帶的那些衣服啊,還有牛奶啊什麼的,喜的一張臉都樂開花,「小姑啊,你坐了一天車怎麼不早點休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