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01 笨蛋,看樹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301 笨蛋,看樹上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再面對四下大人們狐疑的眼光,她唯有望天沉默。

過了幾分,沈意輕還在哭,只是時不時的中斷一下,她非常不能理解的問暮以靜,「你怎麼都不安慰我呀?」

我沒想打你一頓都很好了,還安慰你!

暮以靜內心腹誹了一下,接著好聲好氣的問她,「你哭完了嗎?」

沈意輕委屈的搖頭說還沒,「以靜,禮傾哥哥要走了。」

是啊是啊,要走了。

要不你追著去吧?

不過這話暮以靜沒說出來,因為琢磨了下以沈紅的性子如果君家允許的話,沒準還真會考慮把女兒打包送過去的。

她從口袋裡拿出張紙巾放到沈意輕的手裡,再叫她把那掐著自己的手拿開,而後目光充滿鼓勵的,「好了,你繼續哭吧,我不阻止你。」

然後拍拍手,轉身往家裡跑回去。

家裡有親戚來,也正在說君家要進城裡見書記的事,彷彿比自己見到了還要激動,這種激動暮以靜不能理解,於是跑到廚房去看看媽媽有什麼忙需要幫。

但是小姑在,說小孩子家家的家裡不是沒人了,不用你做,玩去給趕了出來。

她嘆了聲氣的,只得跑到門口拿根樹枝圈螞蟻玩兒——

圈了一會兒的又覺得無聊,回頭看媽媽還在忙,就乾脆獨自一人往居委那地方跑去。

居委的門口拉起了一條長長又誇張的紅色條幅,不過門前已經不像昨天一樣聚滿了人了,來回走了兩圈盯著條幅上的字看了幾眼,忽的聽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一扭頭的,沒人——

真奇怪——

怎麼都產生幻覺了?

「以靜小妹,在這裡——」幻覺的聲音再度響起時,暮以靜本來是打算不理的,但耐不住那聲音幾經纏繞並且越來越真實的嘀咕怎麼不理我,是不是我做錯事了之類的,她只得扭頭去看到底是何方小鬼裝神弄鬼的,這次還是沒人,不過——那聲音驀地喊:「在這在這——」

她有些怒,這是哪啊!

天上還是地下啊!

然後,另一道聲音插了進來,「笨蛋,看樹上。」

你才笨蛋!

你全家都是笨蛋!

她順聲提示找去,終於在一顆比自己高了雙倍的樹上看到了剛才出聲的主人!不過第一時間注意力不是在他們臉上身上,而是,手上——「你們在淘鳥窩嗎?有鳥蛋嗎?見者有份,分我幾個吧。」

君禮傾說好哇,你爬上來,我把我的都給你。

樣子十足真誠。

語氣十足欠扁!

暮以靜先是本著人怎能未試先言棄的這種古人流傳下來的偉大言論目測了自己和樹的差距,然後才放棄,雖然未試,但是古人也說了,人要有自知之明不是。

上不去樹,她只能站在樹下觀摩著二人怎的好端端的就爬上樹去了。

然後當君禮傾忽然說了聲不要動時,她一蒙,下意識的張口說,「我沒動埃」成功獲得一個看嘆息,看笨蛋的眼神。

她:「……」左看右找的,有沒有石頭,砸人砸不出血可以賴帳的那種。

「吱——」

什麼聲音?

老鼠?

她仰頭往上看,君禮傾和君繁兩兄弟的腦袋湊的很近,正在觀摩前者手上的小鳥兒。

君繁先是關心的檢查了鳥兒的翅膀確定沒問題后,低下頭有些小興奮的解釋,「這鳥兒還不會飛,被一根樹枝弄住了翅膀,禮傾看到了,所以幫了它。」

君禮傾把那小鳥兒放回窩裡去,什麼都沒說,大有一種我做了好事,我沉默不宣揚的光芒萬丈姿態!

哦——

原來如此。

暮以靜心靈忽然有點被觸動,看著鳥兒,判定那鳥的媽媽有點傻,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上次它就把孩子丟在鳥窩裡差點讓孩子掉下去幸虧了二哥怕上人,結果這次再看到它換了顆樹,免了掉下來的命運,卻差點兒可能被送往餐桌。

有熱心的大人路過,看到倆不大的孩子在樹上忙關心的說快下來快下來,還問下得來不,要不要他去搬梯子並四處找哪裡有梯子借時,唰的一下,君禮傾直接手抓住了一根比較粗壯的樹枝,然後幾個踩塌在暮以靜有些膜拜的目光中落到地面上來了。

大哥——

你學了武功的是不?

接著,君繁也從下了來,動作雖然沒有君禮傾那麼粗野,但是也相當的利落。

那大人很驚訝的張了張嘴巴,暮以靜怪想去找個雞蛋來的,然後試試人門嘴裡常說的,嘴巴張得可以塞個雞蛋了的那句話。

真是太不淡定了,暮以靜想,看自己,就多淡定埃

然後的,她跟君禮傾商量說,「回頭能不能和我拍幾張照順便寫上你的名字?」

本來以為會被拒絕或者問理由,結果君禮傾扭頭就問君繁你出來帶相機了沒,君繁回答帶了啊,於是他說,那你幫我們拍幾張照片,記得對著鳥窩拍。

等拍了照片后,三個腦袋湊在一起看,技術不咋樣,但能看就是了唄。

君禮傾看著照片是很滿意的,口中喃喃有詞的說,「很好,這下先進委員是跑不了了。」

暮以靜有點懵逼,先今委員這個詞她知道,可和這事有什麼關係。

君繁就帶解釋的告訴她了:「我們學校最近在選先進委員,除了學習成績要前十外,還得經常做好事多的才能入眩」然後又說了,入選了就只用監督同學打掃衛生,自己就不用打掃了。

暮以靜耳邊聽到鳥兒嘰嘰喳喳的聲音,然後一愣,一恍然的,明白了——

敢情君禮傾這麼爽快的答應拍照是為了有做好事的證據啊,真是太機智了,她拉著君禮傾特誠懇說願意做那證人,如果有需要可以提供照片給他老師,再提出個要求,「等照片洗出來你一定要給我寫個名字上去。」

不然你丫一離別長大后一高冷就不好接近了。

趁現在好接近的時候趕緊要幾樣紀念品,等回頭長大了這丫也變的又高又帥了能和明星偶像相媲美時,賣給學校女孩子一定能發筆小財。

可能因為她這麼執著於照片和寫名字,君禮傾難得帶著好奇和不解,這兩者情緒里還有絲絲糾結:「你要這個做什麼?不會是作業寫不好想像我們學校的女生一樣把我掛牆頭當守護靈一樣特白痴的祭拜吧。」

——

還有四更,九點前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