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02 生弟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302 生弟弟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他一副,你不會是這麼笨的人吧。

我眼光不該是這麼差的呀!

暮以靜很震驚,居然還有人那樣做啊,然後很迅速的找了個借口:「那樣傻的事我怎麼可能做,我只是用來留個紀念而已。」

「紀念?」君禮傾感覺更不好了,很不爽的問「我又沒死,你要紀念什麼?」

暮以靜比他還奇怪,看看他,再看看君繁:「你們不是要搬家了嗎?」

「搬家?」

君禮傾心說,我要搬家了我怎麼不知道啊,回頭去看君繁,「你知道這事嗎?」

君繁搖頭說我不知道啊,然後想到了什麼明白過來問以靜,「靜靜小妹,你是不是聽鎮上的人說的呀。」

當然藹—

不然難道聽你們說的?

暮以靜下意識的點頭,接著驀地想起了一句話,東街死只羊西街傳成死人,難道自己又傻傻的步入謠言的陷阱了?

君禮傾就嘆了聲氣,拿手很『憐愛』的摸摸腦袋,也不知道在對她還是對君繁說:「看,我就對我媽說了人不能閑著,一閑著就容易出個傳奇的本領,將假的傳成真的,而且還有人相信了。」

君繁先點頭后搖頭,左右確定沒有大人聽到他們說壞話后鬆口氣,跟暮以靜說,「我們沒要搬家,不知道是鎮上的誰亂傳的,沒有影子的事。」

沒有要搬家——

也就是說,還能見到。

不對。

上輩子君禮傾後來也是要離開的。

不過——是要離開的,但不是現在,不知怎的,一整天沉甸甸的心忽然就輕鬆了,轉晴了,眼底黯然了一天的光芒忽然也就亮了。

她有點不能理解這種情緒。

對君家的人,一直以來都沒什麼交集,未來也不會有,甚至不喜歡君禮傾熊孩子的行為,大約是時光匆匆有所感悟吧,畢竟一旦走了,十年八載沒交集,長大,心思也沉了,再見面會因為種種的緣故,不再熟悉,最後彷彿陌生人一樣不過點頭之交。

所以——

在聽說君家的人離開時,心情才會無意式沉重。

就算現在不離開,以後還是會離開的,離別始終還是會來的,不管是君禮傾也好,其他人也好,畢竟感傷不能當飯吃,時間也不會因為誰的不舍而停留,暮以靜心想著,還是有點點惆悵,但是相對也容易接受很多了。

不過——

就算這樣,照片還是要拍的,名字還是要簽的。

就算不是要離開,但萬一將來有一天要離開了,畢竟人分別的時候多著呢,小學啊中學啊高中啊大學啊工作啊不是,所以紀念這個借口還是能用的,拍完君禮傾的,暮以靜又盯上了君繁,雖然不大熟悉,不過從君家大人的臉和口才看來,君家的基因總是不差的,日後也一定是個帥小伙,於是拉著也拍了照——

合照只有一張,單拍倒是有好多張,為啥——

日後真要賣出去,人小姑娘肯定不希望照片上有個小電燈泡唄,與其等著人家手工塗鴉,還不如自己現在就自覺點呢。

等拍完照暮以靜想起自己溜出來誰都沒說的,趕著回去,再三叮囑君繁一定要多洗幾張照片出來,得到鄭重的點頭外加承諾后,才安心的道別跑回家裡去。

因為出去的時間不長,大人沒注意。

暮媽媽還道她是從門口玩了一會進來的,問「怎麼不多玩會了。」

暮以靜說玩膩了,又膩著她撒了會兒嬌,然後被大伯帶出去玩的暮以森暮以鍵回了來,高高興興的叫上一屋子小夥伴,男孩子玩牌,女孩子玩跳繩,跳了不到一會兒,三嬸忽然從屋內走了出來,講是走動走動,剛好輪到暮以鍵出牌,她興緻一起的上前去說,「以鍵不能這麼出,這個錯了,來,三嬸教你。」

暮以鍵卻一點也不希望大人教,脫口而出的道,「三嬸,你別吵了啦,我自己會玩。」

暮三嬸被頂撞了一下,剛要說什麼,臉驀地變了,口裡喊著,「阿曉阿曉—快——」

阿曉玩得正開心呢,很不耐煩的應,「媽,幹嘛埃」

「死丫頭,快去找你奶奶……」還沒說完又被阿曉打斷,「找奶奶幹嘛埃」

暮三嬸倒抽了口氣,這死孩子。

還是暮以靜隨意一看覺得不大對勁,停住了跳繩的動作,很驚悚的問,「三嬸,你怎麼了?」

不怪她驚悚,實在是暮三嬸大冬天的汗還一直往下滴的樣子實在太恐怖了——

再看她捂著肚子的動作,驀地打了個激靈,也不用等回答了,往屋裡跑:「媽媽媽媽,三嬸她要生了。」

暮奶奶第一個從屋裡出來罵道,「瞎說什麼,你三嬸下個星期才生呢。」

暮以靜鬱悶的都不想說她無知了——

沒見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啊,不知道早產這一回事埃

她也不說話,直接把人拽了往屋門口走,雖然很生氣但是為了那一個即將出生的小生命未來的堂妹,要計較咱也得等生下來后再說不是。

暮奶奶被拉到門口一看老三媳婦,就哎喲的一聲大嗓門的喊,「老大老二媳婦趕緊出來幫把手,你們三弟妹要生小子啦,怎麼忽然提前了呢?」順帶把鄰居給招過來了,一口一個恭喜。

暮奶奶和暮三嬸居然還能帶笑寒暄——

暮以靜有點兒黑線,生孩子這麼要命的事在奶奶她們看來只是單純的女人該經,必經的事而已啊,攤上這樣的婆婆,爸爸再不貼心點,媽媽也真是好辛苦的!

索性還是暮小姑催的及時,暮大伯母和暮奶奶才合力一起招輛街車把暮三嬸往醫院送,暮媽媽本來也是要去的,暮奶奶讓別去,說去早了也是得等生的,還是在家做飯,順便收拾小孩子要的東西,等男人回來了,再給帶上醫院去。

阿曉和阿瑞都有點小小的不安,前者更是有點不高興,「媽媽要生弟弟了嗎?我們要成沒人要的孩子了嗎?」

還沒生媽媽就那麼在意了,等生下來,肯定就不喜歡她們,而只喜歡弟弟了。

剎那間連玩的興趣都沒了,蹲在沙子旁悶悶不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