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10 無知過頭真是一種病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310 無知過頭真是一種病啊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里啪啦的一通。

暮爺爺花了小一會才消化完,然後看到老婆子和兩個兒子也帶著其餘的孩子進了屋來,冷著臉問「怎麼回事?以靜說的是真的?」

暮以靜表情很生氣的扭頭找阿瑞和阿曉問,「阿瑞姐阿曉,你們說,剛才是不是有車差點撞了奶奶,是二哥上去推開奶奶,奶奶才沒被撞的1

阿瑞和阿曉不曉得咋回事,只知道講自己看到的事實,「是啊,以鍵還和奶奶一起摔了下呢,爺爺,我們親眼看到的,沒說慌1

這下人證都到齊了,口供也一致。

暮以靜扭頭,看向爺爺,看他怎麼說。

暮媽媽和暮大伯母其他人也聽到動靜湊了過來,嘴裡問著怎麼回事。

不過沒人回答。

暮爸爸則是在聽了經過後,心情更壞了,但幸好剛才沒衝動的打兒子,不對——是幸好閨女早一步把兒子拉走,否則他真的差點動手的,這會抹抹臉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還是暮小姑瞧著侄女表情很憤怒,其他人表情也不大對,加上母親這陣子似乎有意無意的針對以鍵,本來以為只是老人家脾氣不好,這會覺得也不好的太過了吧?

「媽,你怎麼回事啊?」

「就算以鍵真的撞了你,小孩子誰沒調皮搗蛋的時候,值得叫你這麼罵嗎?」

她也生了氣。

多大點的孩子要叫這樣子的罵,就不怕寒了二哥二嫂的心?

暮奶奶是真的沒注意到自己差點被撞,她只注意到了自己的東西摔了,以鍵害的,這會張張嘴也說不出個好歹來,只得說,「老三這不工地做活撞到了嗎?我就去買點紅花油啊,結果叫以鍵碰摔了——」講著,扭頭問阿瑞姐妹,「剛才真的有車要撞到奶奶嗎?」

阿瑞和阿曉手牽著手,以為大人覺得她們說謊,急得使勁點頭說「真的有啊,奶,你看,以鍵二哥為了救你,手都摔傷了的。」

暮以鍵剛才叫暮奶奶張口罵了一通,這會被拉近過去有點怕,一溜煙的跑到爸爸後頭去,轉而又覺得爸爸不靠譜,害怕的跑到小妹身後去。

暮以靜更覺得氣憤了,沖小姑喊道,「姑,二哥受了很大的委屈的,奶奶罵了好多不好聽的話1

她越生氣,卻出乎預料的越冷靜,一雙大眼睛清澈又堅毅的叫在場覺得就是大人罵了小孩沒什麼大不了的大人想法感到不自在。

暮爸爸被二兒子躲到身後又害怕的跑走的舉動刺激到了,再看小閨女為二哥憤怒不平的樣子,再對上二兒子被擦傷的手臂,都開始覺得不對了。

「媽,以鍵這陣子是哪裡惹到你了?你說出來,如果他有錯,我肯定打他1

嘴裡說是要打,可那樣子哪真是要打,倒向是要討個說法。

「我——」

暮奶奶一臉茫然,她真的是沒有看到有車要撞自己埃

可是幾個孩子總不能一起撒謊吧?

再對上老二陰沉沉被要發火般的眼神,一時間心有點慌,可一想到神婆的話,又不慌了,天大的事都不如老三家抱上個兒子重要。

她腰桿一直,帶了幾分責怪的說,「老二家的啊,你們知道你們三弟妹肚子里本來是個男娃子的嗎?」

這關三嬸肚子里孩子又什麼事了?

暮以靜覺得不大明白,接著看到了大伯母在奶奶身後恍然大悟的表情,想到了她們昨天去找神婆后回來的事,隱隱有些意識到了什麼。

如果真是自己想的那樣——

那她能找只筷子敲敲奶奶的腦袋嗎?或許腦袋有淤血,她敲了后淤血一散,老人家思想也豁然開朗了。

暮小姑撫著自己的肚子,很不耐煩自己母親講話大喘氣,「媽,你想說什麼就直接說,什麼三嫂肚子里是兒子,生出來的都是女兒了,難道還能有誰偷換了去不成。」

「就是被偷換了去啊1

暮奶奶一副你什麼都不懂的表情恨鐵不成鋼的說,「人神婆說了,本來是個好好的男娃子,還是那福星轉世的,因為受到了驚嚇,跑了,換成了女孩兒,你三嫂才早產的呀1

「……」

「……」

暮爺爺對神鬼之事半信半疑的,見老婆子講的有頭有眼,也有點兒信了,因為早前醫生就肯定的說是個男孩子的,忽然變成女孩他覺得太奇怪了:「神婆真的是這樣說的。」

「可不是。」

暮奶奶急急的說,「我問了,那天是以鍵大聲吼了一句才嚇的老三媳婦早產的,我問了老三媳婦,她也說是被嚇了一跳的1

「是吧?」她問著暮三嬸。

暮三嬸本來就微有些不自在,這會被喊到,頂著眾多雙眼睛硬著頭皮點了頭,然後喃喃說,「我就說醫生本來說是個男娃的,怎麼就變成女娃子了,原來——」

她看了看以鍵。

暮以鍵這種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都叫三嬸這一眼看得有些害怕。

暮以靜感覺到了身後的二哥一抖,更氣了,握住二哥的手給他鼓勵,心底木然一笑,向奶奶裝得一臉懵懂的說道有一個事我不大明白啊,「既然是福星轉世的,好端端的為什麼被一嚇佛祖就要收回去了,是不是三嬸做了什麼壞事惹怒佛祖了啊?」

比扯故事的話,呵呵,上輩子和狗血劇她可不是白看的!

暮奶奶立即斥說,「小孩子家家的別胡說,要是你三嬸做了壞事,福星怎麼會投胎到咱家。」

「奶奶不是說已經沒了嗎?」暮以靜小臉木然,內心深深的吐槽,她一直覺得老一輩的無知,並沒什麼,至少樸實——

可是現在覺得,無知過頭真是一種病啊,心理病,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把十幾年義務教育的全部灌輸給暮奶奶,又覺得那神婆也真是有本事,能從吝嗇無比的奶奶口袋裡讓她心甘情願的自動掏出錢奉送出去。

暮爸爸到這裡全都聽明白了,又覺得不敢相信極了,要不是眼前這個是自己的老母親,他簡直想張口飆髒話:「媽,我知道了,你是覺得是以鍵弄得三弟妹肚子里的男娃變成女娃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