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13 這事太TM操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13 這事太TM操蛋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媽媽怎麼可能想看丈夫殺了人,可是平白無故的就這麼給自己兒子潑這麼大盆髒水就算了,她心底狠狠抬起眼來,眼圈是紅的,淡淡的語氣更是咬著牙:「爸,媽,這個事情還是說清楚好吧,以鍵還小,戴不起換了三弟妹肚裡娃娃這麼大的高帽子。」

「什麼高帽子不高帽子的……」暮爺爺和暮奶奶哪裡顧得上她委屈,只叫大伯母和四嬸也都勸著。

大伯母和四嬸也不希望事情鬧大,自然順著勸——

暮媽媽堅持不鬆口,淡著臉色講道理,最終,暮爺爺氣了,暮奶奶氣了,大伯母也氣了——三嬸也氣了,雖然她沒什麼資格氣,但耐不住她自己覺得自己有。

暮以靜看了一圈本來應該生氣的是,可卻打心底覺得怪有意思的,她扭頭找上暮小姑:「小姑,你帶我去把神婆找過來好不?」

不等暮小姑說話——

她把大眼眨眨講:「我要問她為什麼要那樣子講我二哥,我二哥沒有偷換三嬸肚子里的孩子,奶奶為什麼要罵他野孩子討債的——」

暮小姑早被眼前的情況弄的頭大無比,與侄女清澈和帶著懇求的大眼一對上,再看看這場面,既然不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那就乾脆弄個清楚明白,她沖暮爺爺和暮奶奶喊道,「爸,媽,我們去把神婆找來這裡。」

「哎?」

「什麼?」

「你這死妮子,瞎說什麼呢?」

暮奶奶急罵一聲,還嫌自家的戲鬧的不夠大啊,丟人啊,丟人!

暮小姑卻懶得理她,早幹嘛去了?現在才知道丟人了?她執意要將神婆找來這裡問個清楚,於是拜託了石頭媽媽跑一躺,石頭媽媽從三三兩兩的話里大概也聽出以鍵這孩子受委屈了,二話不說幫跑了這一躺。

「二哥,你也先冷靜下來,等神婆來了,我們當面說清楚。」

暮爸爸硬著脾氣不吭聲,冷靜個p,這事換誰身上能冷靜!

暮以靜開了口,「爸爸,二哥受了委屈嚇著了,他在哭。」連她都安慰不下來。

暮爸爸看了眼二兒子,換作以往肯定要吼一聲,但這會卻深深的反省起自己,這爹當得太沒用了,看著媳婦過去抱起兒子哄著,悶頭過去,只說了一句,「對不起,淑吟,叫你們母子受委屈了。」

就他的榆木腦袋脾氣,什麼時候能這樣自省過埃

暮媽媽本來都習慣了,叫他這一句話反而弄的差點掉了眼淚,堅強又淡淡扭過頭,「委屈什麼呀,你又沒虧待過我們。」

以往暮爸爸肯定就這話消了疙瘩,但這次卻沒有——

他沒有委屈了妻兒,但是老母親有啊,可那是自己的母親,養大自己不容易,他不能為了媳婦兒向老母親討說法,想想,自責內疚無比。

石頭媽跑的快,沒十來分就回了來,但神婆沒來,講說什麼閉關,不能出門。

暮爸爸這次冷靜點下來了,眼睛發紅的道「石頭嬸子勞煩你再跑一躺,跟她講,她要不來當眾講清楚的話,我就伶著刀上門去跟她講1

「老二,你幹什麼呀。」暮奶奶覺得二兒子這脾氣發得太過了,「就算是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我冤枉了以鍵,這事咱就算了吧。」

「媽,你嘴上這裡說,心裡也這麼想的嗎?」暮爸爸雖然愚孝但這會腦子卻還伶得清,他不能向老母親算賬,但卻能向那胡說八道的算帳,吼了一嗓子:「你要腦子不這麼想,一輩子就覺得我家以鍵還得三弟妹肚裡的男娃娃沒了,我家以鍵就要一輩子背這鍋,那這事太tm操蛋了1

「你罵什麼呀!這小孩子家家的,怎麼就說得這麼嚴重了呢。」

暮爸爸一抹臉,堅定的道,「媽,就當我求你了,你是我媽,你要說我兒子你孫子的不是,我不能對你說什麼,可這外人憑什麼給我兒子潑髒水,我不孩子出頭,我當什麼爹,還不如死了算了1

他脫口而出一個死字。

暮奶奶立即唬得不敢說什麼了,只白著臉後悔不已,怎麼又,又鬧成這樣子了呢。

石頭嬸再跑一躺回來的依舊很快,只是神婆還是沒來,但神公倒是被帶來,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暮爸爸憤怒的把事情前後一講,又冷冷的看著他一副不給出交代這事沒完的樣子:「神公,你們一家子在鎮上也頗有威望了,現在你當著鄉里鄉親的面說,我家以鍵怎麼就克我三弟妹了,還能把她的男娃給整成女娃子!好好一個孩子被你講成妖孽1

那神公一聽這經過,再一觀暮三嬸和以鍵,立即在心口大罵自家那口子。

哪裡來這麼荒唐的言論。

但是——

講不是,那不是壞了自家在鎮上建立的名聲。

他立即裝得一臉糊塗的對暮奶奶嚴肅的開口道,「這位老嬸子,我家那口子當時怎麼說的你前後給我講講,一字不要落。」

暮奶奶被問得結結巴巴,也想趕緊把事情解決了,叫神公講一遍讓老二知道不是自己無理,就是以鍵的錯,「她說我家老三媳婦本來懷的是福星轉世,男孩子,可是因為早產,所以福星叫嚇走了,成個女娃子,那天我三媳婦兒生的時候,叫我這孫子嚇了一跳——」

「哎呀喂,所以老嬸子你就覺得是你家孫子嚇跑了你的小孫子?」

「難道不是嗎?」

「不是,不是,當然不是了。」

暮以靜看著那神公站到暮三嬸根前,很具備電視劇神棍風格的掐指一算,接著講道,「老嬸子你誤會大了呀,我算了算,你這媳婦兒確實是要懷福星的,但是那是個男孩兒,運道太高反而會折了你老三家如今現有的福,故而現今沒出生,生了個女娃子才是真正的大福氣埃」

暮以靜木然的看著神公陷入思考,到底是怎麼樣的心態才能將慌話編的臉不紅心不跳如同實話一般,是不是也需要達到某一種境界?

她反省思考自己——

能不能將瞎話當這麼多人的面編的跟真的一樣,答案是做不到。

暮奶奶是聽不懂這麼一大串話的,只抓住了重點問,「那,神公,這麼說,我家老三媳婦是能生兒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