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19 書記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19 書記來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三叔卻是聽得心一動的,若有所思起來—

暮三嬸驚訝的問他,「你怎麼還不去洗,不會把以靜的話當真了吧,她才多大點丫頭懂什麼?」

正講著,門口忽的有人喊道,「暮老三暮老三——」

阿曉拽著以靜好奇的探頭看是誰,結果發現人還離得老遠呢,聲音卻已經近到前了,等人到了跟前時,氣也不敢喘的大喊道,「暮老三,暮老三你快出來,書記帶人來查工程了1

「……」

暮家的人齊齊的打了個激靈。

暮奶奶是呆喜的。

暮三嬸是彷彿看到了自己家未來的光明大道:「哎喲呀,書記來了啊!見書記啊!那,那怎麼能穿這麼破的衣服呢,我去看看我去看看,早知道就該買套西裝備著,慘了慘了。」

她急急忙忙的回去翻箱倒櫃。

暮奶奶則理了理自己的頭髮,一疊聲的催問大伯母,「老大家的,我頭髮亂了沒,我衣服合適不?」

暮大伯母也激動啊!心底暗嫉妒老三家的咋這麼好命呢,然後一面討好的應付婆婆。

暮以靜對一臉茫然不知道發生什麼時求助望過來的小堂弟講解,「今晚可以吃大雞翅,大雞腿,雞蛋,紅燒肉,大排骨了。」

這解釋通俗易懂!

小堂弟一秒就懂,高興的眼兒彎彎的一拍手講,「吃。」然後口水也跟著流下來。

暮以靜自然而然的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給他擦了擦,重重的點頭表示沒錯,「吃好多好吃的。」

最終聞風過來的暮爺爺,暮奶奶暮三嬸暮大伯母各路『精英』熱情的幫助下,暮三叔是沒有換衣服出去的,還是那套被淋得濕濕的。

弄得這婆媳幾人都一臉不明白。

暮以靜淡定的路過她們,進廚房找媽媽要個包子吃,邊吃邊想:爺爺奶奶能生得三叔這樣精明的性子也真是祖上燒了高香的,賊適合經商。

書記來檢查建橋工程,之後又在沈工頭和三叔與居委人員陪伴下走了一路,又到沈家喝了喝茶,談了談民心,臨走前對做這個工程即便下雨都不曾停歇的沈工頭還有暮三叔好一陣誇讚,然後走了。

這個消息如一陣風一樣的在鎮上迅速的盤旋開來,老天爺也很給面子的讓大雨漸成小雨,然後小雨漸成零星點點,最後停了。

暮家裡不住的有暮三叔的朋友上門來,還有暮三嬸的娘家人,在這樣的氛圍里,暮爸爸考正編的事也變的彷彿不那麼重要了。

回來后還得幫著應酬一大家子客人,誰也沒提起他考的怎麼樣,有把握不。

暮以靜本來也是想問的啊,不過無意間捕捉到了爸爸落寞的目光,立即打起了小主意,當作不知道。

等到晚上十一點,熱情的親戚朋友終於全走了,暮爸爸才去洗了澡回到屋裡,躺床上叫以鍵站身上踩背,等到暮媽媽撩開竹簾進來,他感嘆似的般道,「家裡今天來了真多的人,你辛苦了。」

暮媽媽點頭說是啊,怪辛苦的。

不過沒什麼——

竟然沒轉到重點上,暮爸爸又講啊,「聽三弟講書記還和沈工頭談到了道路和綠化的規建,估計有可能拿到這個項目。」

暮媽媽說風輕雲淡的說是嗎?那怪好的。

然後才想起來般的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然後,你今天考得怎麼樣。」

暮爸爸等了半響終於被問到了,長出口氣,「我還道你忘了呢。」

「三弟過的好,弟妹和爸媽都開心,我也開心,但這是旁人家的事,你好了,對我和幾個孩子才是真的好,我怎麼可能忘記,不過就是看你今天一臉高興的回來,又一臉落寞的樣子,覺得怪有意思的。」

「爺爺和奶奶前幾天還好關注爸爸,今兒就把爸爸忘記了一樣的。」暮以靜補刀。

「奶奶今晚一直在給三叔碗里放菜,爸爸都沒有。」以鍵聽媽媽和小妹的話,也跟著不小心補了一刀。

暮以森則覺得媽媽和弟弟妹妹都很奇怪,講道,「奶奶不是經常這樣嗎?有什麼好奇怪的嗎?」

習慣得自然而然的。

暮爸爸心底頓時被連插四刀。

暮爸爸今天確實這樣想的啊,不過由妻女提出來,頓時有點尷尬的乾笑道,「這不是老三撞上大好事了嗎,我這點事就不算什麼了。」

「對爸媽和三弟來說不算什麼,但對我和孩子們來說,卻是很重要的事。」

暮以靜看著媽媽簡單的一句話瞬間把被插了四刀的爸爸給治癒好了,心情頗為愉快的,眼前這樣的生活雖然不富裕,但是這樣淡淡的幸福已經足夠了——

就是——

如果自己沒有重生回到小時候的話,不知道上輩子的爸爸媽媽後來怎麼樣了,縱使二人經常吵,但吵了數十年都沒分開,對兒女也不夠盡心的溝通,卻無法否認他們都是把兒女看得重中之重的!若是知道自己死了——

怕是……一剎那的,好心情全被破壞了。

只在冥冥中祈求上天,既願給自己重來一世,那麼也請慷慨點,保佑她的家人朋友這一世安安康康,不求大富大貴,只求平安如意,只除此之外,若要作為同等代價付出什麼,她也願意!

這一夜的睡夢中,許是心有所思夜有所夢,夢到了上輩子的許多時,然後一大早起來的時候,發現家裡來客人了,是小姑丈,和小姑姑來時一樣手裡大包小包的都是帶來的禮物。

暮以靜出去的時候,家裡的男人都在客廳說話。

聽著小姑丈先恭喜了暮三叔,后問暮爸爸評選之事。

暮奶奶這才記起來,忙忙的問對啊老二,「你昨天評選怎麼樣啦,看我這老糊塗的,都忘了。」

若是昨天問,暮爸爸肯定會還會有份好心情答,可經了昨天一天心情冷卻,這會答的很從容淡然,「還好吧,若沒什麼意外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其實考多了也有熟人,這次熟人透底十之**沒問題的。

在家安心等消息就好了。

小姑丈在家中一直聽妻子說和這個二哥關係怎麼好,相處之下也覺得二哥很厚道,故而誠懇的講:「二哥,如果你需要幫助記,跟我說一聲,別的我幫不上忙,出點錢出點力什麼的還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