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23 病的還不輕
小說:| 作者:| 類別:

323 病的還不輕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奶奶聽得叫聲好,然後又不安,「真打臉上啦?」

暮小姑無語,「當然就言語上的,還能真上去打臉埃」隨即小聲嘀咕一句:「不過要知道後來那事,我當時肯定就打她臉了,氣死我了。」

「總之,你別來看三哥現在會賺錢,什麼都給阿曉阿瑞買,不把以森以鍵當回事,小心以後後悔死你。」

她隨口的一講,暮奶奶也不往心上去,講道,「你光說我,你自己還不老偏著,以森以靜能出息,那你三哥養的阿瑞阿曉還能沒出息?」

在她眼底,誰有錢誰養出的孩子更隨誰,最是有出息的!

特別是當老三媳婦的娘家在往家裡搬進了冰箱和自行車后,又給新生兒送了套小金鎖,還給她買了套衣服,棉襖城裡流行款,別家老人都沒有的那種,她特意穿出去走一圈,覺得分外的漲面子,對著外人更是對暮三嬸這個兒媳婦誇讚個不停。

等到建橋工程結束時已經進入七月了,作為鎮里第一個修建的工程完成後還特意的舉行了剪綵儀式,鎮書記更是親自的露了躺面,操辦了個大大的舞台出演了一場文藝會。

文藝會演了什麼,暮以森暮以鍵這群半大的孩子是不懂的,只是在成片氣球丟下來時,帶著石頭阿凱阿曉一夥子人撿起來玩兒。

正撿著,忽的啪嗒一聲,是氣球被踩爆的聲音。

阿曉看著覺得很可惜很憤怒質問,「小霸王你幹什麼。」

沈小霸王囂張的帶著一大幫孩子使勁的把氣球給踩爆了,然後嘲笑道「暮以鍵你就是乞丐,還撿氣球,這種東西,我要多少,我爸媽就能給我買多少,把氣球全部搶過來——」

他身後的孩子立即一哄而上的來搶氣球。

暮以靜手裡拿著一個要被奪走,她面無表情的一鬆手,再用力一拍,氣球啪嗒一聲反嚇的那個孩子一蒙。

「這幾個孩子幹什麼呀?」

「哎喲,還是沈工頭的孩子吧?怎麼這麼惡劣!好好的氣球還踩壞了做什麼?」

一群想撿氣球回家給孩子玩的大人們立即很不滿了起來,對台上喊,「沈工頭呀,你快管管你家的孩子。」

「好端端的把氣球踩壞了。」

沈小霸王特倨傲特惹人嫌的道,「這是我家的氣球,我家出錢建的舞台,我就踩壞,你們能拿我怎麼樣。」

講著還拿起一個氣球跑到說他的大人面前,直接就著半大不大的孩子面前啪嗒一聲弄破,瞬間嚇的那孩子哇哇大哭了起來,然後帶著來的一幫孩子鬧轟轟的又跑了。

阿曉很氣憤,「他是不是有病啊?」

氣球都被踩壞了。

上面也不再往下丟了。

她委屈的想哭。

暮以靜忍住了痒痒的拳頭說,「病的還不輕呢。」

本來以為上次的老鼠加餐教訓後會收斂,沒想到居然變本加厲了!

這就是傳說中的反骨嗎?

文藝演出結束后,許多大人找上沈家去算賬,和小霸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君家的孩子,君禮傾在三年級的期末考試里拿下了全校第一,君繁並列第一。

雖說如今才三年級未來的路很長,但二人的成績一貫就很好,未來也差不了,瞬間成為了暑假裡家長嘴裡用來教育自家孩子的「別人家」孩子。。

期末考試過後,君繁幫著大伯母送鎮內一張宣傳單上門來,順便對暮以靜說「以靜小妹,我爸答應了我和禮傾要是考試第一,就接我們進城裡去玩,估計要等開學才回來了,你有沒有什麼喜歡的東西呀,我和禮傾給你帶。」

暮以靜就問你們去的地方有海嗎?我喜歡大螃蟹,你可以的話,幫我帶幾隻回來吧。

君繁怪認真記下說好,問還有其他要的沒,確定沒了后,對她說「不過我不敢抓,回頭我讓我爸抓,等回來給你帶回來,我們要好久不見了,不過你放心,我會寫信給你的。」

他特誠懇特溫柔。

暮以靜也不好意思敷衍,於是翻箱子倒櫃的找出了一條媽媽教自己遍的手工珠子送出去:「這個,戴手上是不行的,不過你可以系書包那——恩,辟邪。」

手工珠子是丑的人神共憤影響市容的那種,不過上邊有個串珠子是她親自花了幾天時間由研堂姐教著編起來的,俗話講的好禮輕情誼重不是。

君繁這個時候就顯出了良好的家教來了,毫無一點嫌棄還特別小心的收好了。

暮以靜想——

真是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換成二哥或者小霸王鐵定收到后就丟得遠遠的。

至此,她對君繁的好感度唰唰上漲,約好了一定保持通信和一定帶大螃蟹回來后,兩日後就聽說倆只學霸已經由程絮阿姨帶著入城去找君二伯了。

暮奶奶對於以靜和君家孩子關係要好樂見其成。

還叮囑暮媽媽,幾孩子一起玩別忘記讓以靜帶著阿曉阿瑞,都是姐妹,平時多跟君家孩子學學,以後成才了,姐妹幾個才能互相幫助。

暮三嬸大力贊同,隨著暮三叔工程結束拿回家的錢,還有即將簽下的新工程,和沈紅接觸對了,她眼界也隨之改變了。

覺得阿曉不能再跟野孩子似的了。

看看人家意輕小小年紀多有禮貌多淑女。

還有以靜也是——

這麼野下去怕是沒法和君家的孩子玩到一塊,於是每天幼兒園放假回來也都嚴禁她出去玩,像犯人一樣押著她,讓多學學沈意輕,沈意輕做什麼,她也跟著做什麼,學字就跟著學字,跳舞就跟個辦了個舞蹈班,補習國學就也一起跟著。

結果不到幾天下來,阿曉整個人都憔悴了一圈,暮以靜對她產生一點同情,決心多管下閑事把事跟爸爸一說,暮爸爸作為教師知道這種教育方式很不好,找了三弟講了幾句,「阿曉才五歲,就算想她成才也不能這樣子逼著,否則會逼出事的。」

暮三叔這陣子一直沒少往城裡跑,覺得二哥眼界太低了,什麼都不懂,「二哥,城裡的孩子才四五歲,學習不說,就是英語也講的跟咱中文一樣,阿曉和她們一樣大,是該學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