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26 太不敬業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326 太不敬業了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她本來還想要想辦法叫爸爸改變那種格局,現在君叔叔一出手,直接省了她費腦細胞的功夫了。

其實如果可以的話——

真想讓爸爸把建設圖請君叔叔重新設計一下。

但是考慮到這行為好像太過冒進,而且一個小孩子講的話大人也不大可能放在心上,加上不是專業的,沒辦法從專業的角度進行說服,所以想想就算了。

「可是,爸,媽,咱這建前不是找風水先生看過說沒問題的嗎?這忽然就改了,會不會有什麼問題啊,以後住進去要是不好怎麼辦?」暮三嬸提出的問道。

暮奶奶一聽可不是——

比起什麼寬啊方便啊之類的,她更注重風水這一問題。

這方便不方便是次要,風水才好是最重要的。

於是她道,「老三媳婦你明天和我走一躺,我們請先生到地基那去看看。」

暮爸爸對風水這種事只信三分,講道,「媽,現在地基都打好了,框架也弄好了,就算風水先生來看了說不好,難道我們還要再拆了重建嗎?」

這樣拆拆建建的——

別說大半年,幾年都建不完。

他很煩風水先生講的那一套,不是不信,只是比起風水先生他更相信專業和科學,因為起碼有理有據!

但暮奶奶在這事上尤其的執著,隔日就去請風水先生——

時間定在工人下午四點半,說是個吉時,好時辰。

阿曉聽到風水先生就想到跳大神,跑進二房找以森以鍵和以靜說,「我媽答應明天帶我去看了,以鍵二哥以靜你們要不要一起去看啊,聽說風水先生能用手放進油鍋然後不被燒傷了,還能赤腳踩被燒的紅紅的石頭,可厲害了——」

暮以靜對手放油鍋,赤腳踩紅石頭沒啥興趣,對風水先生怎麼個看風水法很有興趣,於是次日幼兒園一放學,三個人就熟門熟路的往新房子那跑。

到的時候風水先生已經到了,穿著一個袖了卦字的灰色袍子,還戴了灰色帽子,一身浩然正氣狀!就是對於他身邊還站了沈紅這件事叫人有點不理解,沈紅正在向暮奶奶幾人笑眼吟吟的講:

「我家建房,還有我先生每次起什麼工程時都是請這位風水先生看的,他說我們家那屋子是塊風水寶地,之前我家面前不是有口井嗎?我家意輕啊身體弱三天兩頭小病的,先生說是那口井的問題,我們把井拆了,打那后,我家意輕就真的沒毛病了,連小感冒都少見。」

暮奶奶唏噓一聲,趕緊的問「真的嗎?」

沈紅就講了:「這種事咱鎮上一打聽就知道了,能假到哪去。」

三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唏噓起來。

然後還談到了那東家的誰誰屋裡鬧鬼,最後弄的一家幾口子雙雙在大雨天沒了蹤影。

還有那西家的誰誰好端賣豬肉的吵了一架,結果一吵居然氣得昏過去,然後再也沒醒來過。

暮奶奶是知道沈家住處附近早前確實是有一口井,幾年前忽然給拆了掉了,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這會再也沒有先前那點子懷疑風水先生的能力。

暮三嬸更是深信不疑,催促說,「媽,我們快些進去吧,先生很忙的,跑完咱這家還有下家要跑呢。」

萬一走了就難請了埃

沈紅跟著說是啊,「趕緊看完趕緊了事,你們也好快些建房不是,既然來了,我也進去看一看,沒問題吧?暮老嬸。」

人是她幫著請來的,暮奶奶當然說沒問題,立即熱情的對風水先生又是請又是讓的:「那趕緊的,快請先生你看看,本來好好的格局忽然說變就要變的,也不知道有沒有哪裡不妥。」

風水先生唔的一聲。

用暮以靜的話來說這聲唔讓他一身浩然正氣瞬間下跌成很具備神棍風範,一行人進入到了新房地基裡頭,工人今天已經陸續停工,只有暮三叔暮爸爸還在幹些簡單的收尾工作,看到風水先生進來,趕緊停下動作過來,「媽——」

暮爸爸看到風水先生的衣袍立即就明白了,很驚訝——

暮奶奶知道老二是不贊同找風水先生的,打心底怕他得罪神明,講道,「咱鎮上建房子誰家沒請風水先生,你看,連沈工頭家裡都請的,是吧沈紅。」

沈紅和暮三嬸正熱聊著,對上暮爸爸一副不計較往事熱心腸的樣子,「是啊,做建築這一行啊,危險那麼高,自是得有祖宗和神明保佑,你看我家那口子,做了這麼多年一直平安無事,不是祖宗保佑是什麼?倒是暮二哥,聽說你媳婦兒娘家那三妹,姓鄭吧,年前工地不就出過次事件。」

暮奶奶被一說就想起來了,脫口而出的講道,「可不是,他們還跟我老二家的借了五千塊呢,到現在還沒還上呢是吧?」

小鎮不大,鄭三姨不怎麼信神鬼之事,也很少跟著鼓搗那些有的沒的——

一定就是因為不信才會老出事。

沈紅附和起來。

再加上暮三嬸深度相信這些,三個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根本沒有給暮爸爸插口的餘地。

暮以靜和二哥他們從出入口溜進工地里,進入大人的視線正好看到風水先生走到了建廚房的那塊地,口中念念有詞的,接著拿出了一張黃色的符咒噴了水,再用桃木劍跳起大神來。

暮奶奶和暮三嬸趕緊的繃緊了神看著。

過了幾分,風水先生過來一派嚴肅的講,「這灶台正角不對準門口恐有壞風水,容易走漏了財,還有這面這地方是預備要做窗戶的吧?不好不好……」

暮奶奶一聽走財,心一緊的趕緊問那先生怎麼辦才好。

風水先生就指向另一面牆,說把窗戶打在這邊。

暮以靜本來還希望這位風水先生能講出什麼超脫科學的東西,結果藹—比那電視上演的神棍還不專業,你說你靠這行業吃飯的,裝也不裝的像一些,太不敬業了!南邊方向是左鄰右舍的一條小巷,外行人都知道那裡即便打了窗也只能是小窗口透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