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27 跳大神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327 跳大神的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看著爸爸著急的樣子,還有奶奶一副對風水先生深信不疑的樣子,再看了眼沈紅——

她很惡意的懷疑這位風水先生八成是收了錢來搗蛋的。

「二哥。」

她喊了聲。

暮以鍵正在學跳大神,聽到小妹喊自己立即回頭。

暮以靜過去悄悄的和他講了幾句話。

暮以鍵眼睛一亮。

然後,風水先生正在滔滔不絕的講著這裡要如何建好,哪裡要如何建好,彷彿知道暮爸爸心底的猜疑似的,又很高深的講了句,「我只是個看風水的,不是專業的建築人士,對於建築怎麼建肯定還是要聽你們的,我只負責看風水,並告訴你們。」

接著又對暮爸爸講了幾件事,都是過往事。

暮爸爸本來半信半疑,聽到這幾件事立即差點就信了事。

風水先生身後忽然冒出一個身影,然後把他的桃木劍奪走了,是暮以鍵和石頭他們,嘻嘻哈哈的學著風水先生剛才的動作,噴了口水,然後吹在符咒上,接著符咒就燒了起來。

本來要罵的大人立即看得目瞪口呆。

怎麼……

怎麼以鍵和石頭也成跳大神的了?

「以鍵,石頭,你們怎麼做到的?」暮爸爸很震驚的問,自家孩子不會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吧。

「這樣做到的埃」暮以鍵又重複的比劃了一遍給他們看。

果不其然的又著了火。

風水先生表情有點不大好,「這個孩子不能玩的。」

沈紅也跟著說,「就是啊,小孩子怎麼能拿這樣的東西呢,會損靈氣的。」講著,風水先生就要上去奪回桃木劍,但是以鍵溜的快。

暮以靜走過去從二哥手裡接過桃木劍,對著奶奶和爸爸講,「我也會哦。」

然後演示了一遍。

果不其然的,符咒也著了火。

她笑的天真無害的看著風水先生,然後扭頭說「叔叔,我們表演的怎麼樣呀?爸爸,這把戲怪好玩的,玩還可以賺好多錢,那我和二哥以後也做這個賺錢吧。」

什麼——

暮爸爸想像著閨女穿著道袍跳大神的樣子,麵皮一抽,道,「不行,你媽得抽死你。」也得抽死我。

誰好好的姑娘家會去跳這東西。

他一清明,就開始懷疑風水先生。

原本以為很厲害的法術,結果小孩子都能使出來,可不就是把戲了?

風水先生在狐疑的目光下強撐著淡定的表情說,「小孩子家家不懂,是本道在桃木劍上施了法術,你們才可如此的,趕緊把東西還給叔叔,不然燒傷了就不好。」

還在編。

暮以靜把手一背,講道,「那叔叔,你現在使個法術,讓我和二哥變不出火唄。」

「這……」

風水先生忍不住的眼皮一抽,很是懷疑這小丫頭故意拆自己台,可是這麼小的年紀可能嗎?他側頭去看暮爸爸,八成是大人的主意。

暮以靜又講,「叔叔,你變好了沒呀,我要試了哦。」

怎麼可能變得好。

風水先生看著幾個小孩子玩也似的噴出一次又一次的火,彷彿一次又一次的在打他臉一樣,終於受不住的發怒道,「你們既不是誠心請我來看風水的,何必耍我玩!本道很忙,沒時間浪費在這裡。」講罷,奪了以鍵手裡的桃木劍,帶著一腔怒意走出去。

暮奶奶哎的一聲——

沈紅也面露怒容的說「暮老嬸,因為阿麗我才好心走這一躺幫你們請了先生來看風水,你們若是不信不願意早說就是,我也不是閑得沒事管那麼愛操心別人的家事的。」

講著,扭身隨在風水先生之後走出了工地。

暮奶奶哎的一聲不知如何是好:「老二,你還不管管這幾孩子1

暮三嬸見沈紅生了氣,怕她把氣怪到自己身上,氣得埋怨道,「媽,我好不容易才讓沈紅幫咱這個忙,請了人先生來看風水,小孩子家家的就會耍點小把戲,有什麼呀,以鍵以靜,還有石頭,你們闖大禍了知道不,老實的說,你們是耍了什麼把戲的1

講著就要上前來抓以鍵試圖從他身上找到打火機什麼的。

但是找了一陣居然沒有。

她又去搜石頭身上,還是沒有。

便看向以靜。

以靜知道她的想法,在她過來前講道,「三嬸,我衣服沒口袋的。」

「一定是被你們趁機丟了。」暮三嬸氣講。

然後目光左找右找似乎找到打火機或者火柴,不過不等她找到,外頭就響起了警笛聲,接著還有中氣十足的喝聲,「站住1

「出什麼事了?」

女人天性的八卦又出現了,暮奶奶和暮三嬸暫時放下了逮孩子出去看,正好看到一名便衣警察抓著剛剛才從這裡出去的風水先生,押著要上警車。

暮奶奶一陣吃驚——

什麼情況呀?

「警察同志,這怎麼回事啊,他犯什麼事了嗎?」

「他?詐騙罪,怎麼,你們建新房,該不會請他看什麼風水的吧?」

警察同志一笑的問說,暮爸爸出來聽到這句話,趕緊遞根煙給點上去,「同志你講對了,我們這新房初建,這,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誤會?沒有誤會……」

抽了煙的警察同志就多講了幾句,「你們口中的風水先生是個詐騙犯,就在鄰鎮上,也是一家人請他去看風水,這小子不懂裝懂瞎糊弄一番,那家人信了,照這小子的話建房,結果建著建著,房子塌了,死了一人,那戶人報警了,這小子特賊,躲藏好多天了,我們呀,找他好多天了,剛好有同事路過講他出現在附近。」

講完,就把人給押上警車走了。

暮奶奶心砰砰的跳,震驚不已,「騙子,怎麼會是騙子呢?」天吶,她剛才就差點相信了一個騙子。

暮以靜心說這世道那些專業的乞兒為了更能博得人的同情心,斷手斷腿的事都能做出,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呢,她脆脆聲仿若孩童般單純的反問,「為什麼奶奶就覺得不會是騙子了呢?」

「這……」

暮奶奶無言以對,你問為什麼,她也講不上來啊,就是單純這麼覺得而已埃

暮三嬸也是目瞪口呆,顯然不知情的:「這會不會是警察同志搞錯了啊,是那家人剛好倒霉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