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30 你小妹好凶
小說:| 作者:| 類別:

330 你小妹好凶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瞬間懷念什麼的——

都煙消雲散了。

暮以靜著小臉很認真的講道,「我懂,就像我想禮傾哥哥你有被有被海邊的太陽晒黑了,被螃蟹夾到手,掉進沙子坑裡是一樣的。」

最後她特乖巧特好聲好氣特孩子氣的補充了一句——

「如果有的話,禮傾哥哥呢能不能拍幾張照下。」留念等著以後讓我甩到你那張高冷臉上,想想就很爽呀!

「是不是君禮傾呀……」

那頭還沒回話,這邊先炸了。

一個一個都搶著想講電話。

最終鬧得不可開交,還是被暮以靜先禮貌的對著電話那邊講:「那啥,你等一下埃」然後嗒把電話掛了,再對著一群半大不大的熊孩子講,「號碼只有我有,你們誰要講,就先排著隊來,哪個要是搶的話,就不打了,我回家去還告訴爸爸媽媽。」

看他們抽你們不。

於是一群人立即安分下來了。

差點打起來的石頭犯虛的小聲跟以森講,「你小妹好凶哦。」

暮以森深有同感的點頭,接著又想起這是自己的小妹,怎麼可以被說凶,立即扭頭表示,「這叫威嚴1

石頭茫然臉:「是嗎?」

暮以森也不知道是不是,反正講妹妹好話不講壞話就是對的,於是重重點頭:「是的1

當熊孩子們安靜下來后,暮以靜重新撥打了電話,讓一個一個排隊上去講幾句。

講了十多分鐘,暮以靜重新拿到電話的時候,那頭已經換成了君繁,特高興又鬆了口氣的跟她講,「以靜你有沒有遇到我伯母啊,我和禮傾沒收到你的回信,禮傾問伯母是不是你家出什麼事了,伯母好像去看過說沒有。」

暮以靜想了下,好像在菜市場真遇到過君媽媽一回,那時她看著自己又問身體好不好啊,有沒有發燒什麼的,和尋常大人關心孩子一樣,她就沒在意。

不過君阿姨既然知道為什麼不提醒自己一聲呢?

她困惑。

君繁那頭又講了,「所以我和禮傾還害怕你是不是沒收到大螃蟹生我們氣了呢。」

暮以靜想啊,區區大螃蟹怎麼可能讓我生氣!

怎麼著也得大螃蟹加大龍蝦好嗎!

不過因為是她先忘記的,於是很誠懇的道了歉,表示下次不會忘記了,最終又不承認兩個月見不到他們居然有點想念的繞了個彎子問,「你們什麼時候回來呀?學校馬上要交費了吧。」

君繁說,「禮傾說開學前會回去的,交費我伯母會幫我們去學校交的,靜靜,等回去我一定給你帶大螃蟹埃」

直暑假郵件來回交流——

大約是為了省字——

他從以靜小妹直接喊成了靜靜。

暮以靜很期待看到大螃蟹用它那繭子夾啊夾橫行霸道的樣子,答應了聲好。

在長達半小時的電話結束后,電話卡里的錢也少了一大半。

暮以靜上交電話卡的時候很乖巧很主動的跟媽媽道歉了。

這卡是暮家人共用的。

暮以森搶著說自己是大哥沒看到弟弟妹妹,是自己的錯。

然後暮研說自己最大,是姐姐,沒看到弟弟妹妹,是自己的錯。

在幾個孩子排排站輪流搶著認錯的情況下——

除了暮爺爺心疼,暮奶奶責怪外,其他大人反而都樂了。

「這幾猴子,以前犯錯了逃都來不及,哪裡敢站著認錯埃」

暮大伯母也高興,雖然孩子犯錯了,但肯主動認錯才是好事啊:「是以靜帶的頭,應該誇獎。」

暮以靜趕緊搖頭說不敢當不敢當,是哥哥姐姐們自己乖的。

旁頭的暮奶奶心疼十幾塊話費,但見孫女這副樣子,也實在說不出什麼難聽的話。

這情況有些出乎暮媽媽的預料。

但她也是個厚實人,雖然妯娌都講了沒事,但最後還是自己用了做手工存的買了張新的電話卡把這窟窿補了上。

家裡錢本來就不多。

暮以靜對此感到有點無力的抱歉——

更想快快長大了。

進入八月中旬的時候——一年一度的交學費時間到了。

暮以鍵和阿瑞正式的從幼兒園大班升入小學,成為一名一年級的小學生,雖然不熱愛學習,但對於成為一名小學生這件事,所有的孩子情緒都很統一,想看看新學校,想認識新同學,但在學校成為學霸等等一番大事業夢想。

一同升入小學的還有阿凱和石頭他們。

暮三嬸和暮媽媽各自從暮奶奶手裡拿了孩子的學費,然後帶著孩子去交,八月進入下半旬的時候幼兒園就已經放假了,以靜隨暮研坐在小凳子上幫剝玉米,一邊等媽媽二哥回來——

不到半小時——

人是回來了,不過面上表情卻有些難看,顯的憤憤的。

暮大伯母哎喲一聲的看看時間,才出去沒一會呢,「這麼快就交好回來了啊?」

暮媽媽說,「沒交呢。」

「?」

「怎麼沒交,學校老師不在嗎?」

「不是——」

暮媽媽講道,「市裡開始實施農民,股民政策,今年農村戶口的孩子們學費要多交三百四十塊,加上原來的學費,每個孩子都得六七百塊。」

「什麼?1

「怎麼不去搶錢啊1

一家子人都慌了,憤怒了。

暮三嬸尤其,氣吼吼的說,「媽,鎮上的人約好了要去討個說法,這會公路上都是抗議的人呢,我也去,你幫我照看下孩子!咱不能交這冤枉錢1

暮奶奶點頭一個勁的支持說好,「去!必須去1

六七百塊藹—

那家裡這麼多上學的孩子得交多少錢了,哎喲,算不出。

「三弟妹,你等等我,我也去1暮大伯母喊了一嗓子,丟下活兒匆匆去了。

「媽——我也要去。」暮研怕自家母親出什麼事又怕又驚,但又被丟下了想自己去又不大敢,以靜牽了她的手說,「暮研姐,帶我一起去。」

有了以靜陪著,暮研頓時心安多了,高興的跟暮媽媽講了聲一起去門去看了。

到了學校那條公路的時候——

已經擠滿了許多家長了,或拉橫幅或舉拳頭的高聲抗議。

暮研和暮以靜因為矮,看不到前邊——最後倒是看到了站在一處大廈轉設的高階上大堂哥,大哥,二哥,石頭他們,於是跑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