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31 逼迫學費自交
小說:| 作者:| 類別:

331 逼迫學費自交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小孩子一向都是跟風黨,大人說的就是對的——

這會這麼多大人一起抗議,小孩子也跟著幫罵學校什麼的。

石頭阿凱暮以鍵也興沖沖的要罵,叫暮以靜拉住講道,「二哥,咱們不能跟著鬧,看著就好,不然警察叔叔會把咱們抓走的。」

其實只是保安——

不過小孩子分辨不清楚,一貫把保安當警察叔叔!

恩,她小時候就是這樣。

再看下邊的鬧鬧哄哄的堵了公路的人群,心裡有些唏噓。

縱使這事可能是市裡方面失理,但大人也不一定都是對的,特別是這群人里不知道有多少是趁機偷水摸魚的。

關於市發放的農民,股民入學政策上輩子暮以靜是有經歷過的——

不過很奇怪的——

這輩子好像比上輩子提早了有一年,因為上輩子是在自己入一年級後下半學期才開始的,當時鬧得沸沸揚揚,後來,後來怎樣了呢?

她想不起來了——

只是最終不知道是誰一封舉報信發到了省里,然後學校開始退還學生們學費,所以這事她還是不緊張的。

只是看著心底有所感觸。

這場人性抗議持續到天黑都沒有停歇——

暮以靜和大哥二哥他們回到家裡時,爸爸他們也都下班回來知道這個事了。

暮大伯母憤憤不平的喊大伯父明天也別上班了,和她一起上街抗議去,「辛辛苦苦賺那麼幾個錢,全餵了水去!七百多塊,兩個孩子就是一千四,蚊子吸血都還得付出帶代價呢,這群沒臉的東西倒好,直接宰血1

暮大伯父心底對這政策也是相當的不滿和有壓力,自己一天才賺幾個錢,這張口因為農村政策就要翻個倍,於是同意了,講,「行吧,明天我去看看。」

有男人出面總歸比女人有用很多。

暮三嬸也看向暮三叔,雖然就一個孩子,但三百多她也捨不得出啊,所以希望鬧的越大越好,最好取消了這什麼破政策。

暮三叔直接給了他一句,「我一天多賺的錢就直接頂上這學費了,你確定要我去?」

那損失更大,暮三嬸一聽立即說不要:「我自己去就行,孩二伯,你就沒向學校打聽打聽是什麼情況,或者免了我們家幾孩子的也行啊1至於其他人的,她可管不著。

暮爸爸早就去找同事了解過了,來回跑了幾躺這會才剛坐下,講道「這是市上面的政策,學校的教師都沒有優待權,更別說我目前還是只代課教師的身份。」

這樣的話暮三嬸聽不懂也不想聽,她只想聽好消息,心說,說到底就是個代課的破教師,關鍵時候什麼用處都沒有。

「那二哥明天乾脆一起到學校去抗議好了,沈紅說了,你是做老師的,有你帶頭的話,學校方面可能會考慮更多。」

暮奶奶也直點頭:「是啊,老二,你是教師的身份有你帶頭的話更好說話點。」

她的老姐妹下午來找過也是這麼說的。

最重要的是——

要是成了,鎮里大家還不得感謝自己。

「不成1暮媽媽聽得張口直接的拒絕。

「為什麼不成埃」暮奶奶不滿的看她。

「是啊二嫂!大家的。」

「哪個大家?」暮媽媽心煩這三弟妹不懂瞎裝懂的出主意,強勢的拒絕後講道,「這個大家裡包括誰也沒有包括我和書墨!媽,書墨的工作是教師,這政策學校佔不佔優勢,佔不佔理我們先放一邊,但你要書墨去帶頭堵學校,叫學校領導看到了會怎麼想?能不能抗議成功還不知道,書墨就可能叫學校給辭退了1

「有,有這麼嚴重嗎?」暮奶奶咋舌,覺得老二媳婦別是危言聳聽吧。

「當然有,我爸是做文化這方便的,有沒有,講句難聽的,這事鬧到最後到底是學校吃虧還是我們吃虧都不一定。」暮媽媽很冷靜的講著。

「二嫂,你不想孩二伯去就直說唄,彎彎繞繞一大堆1暮三嬸沒聽出這二弟妹幾個意思,只覺得她在鄙視自己不識字。

「媽,咱家除了讀幼兒園的幾個,現在大哥家兩個在讀初中,二嫂家兩個小學,我家一個,這一個人七百,幾個人是多少錢,你自己可算清楚啦。」

暮奶奶算不清楚,只知道錢多除了足足一大倍!

對暮爸爸講,「老二,這事不論如何你想想辦法,不然家裡哪有這麼多錢給以森以鍵交學費啊1

「媽,你這話什麼意思?」別說暮媽媽,暮爸爸都聽出了不對勁來。

「意思就是。」暮奶奶滿腦子只想怎麼去抗議鬧開讓這政策不能實施,沒看到兩口子的臉色:「這麼多學費咱家交不出,到時候,如果真的要這麼多錢的話,我只幫出其中一個孩子的學費,另一個的,你們自己想,老大家的也一樣。」

「什麼?1

暮大伯母直接不幹了,摔碗而起:

「我家阿永那點子工資全在媽你這裡,媽你不給孩子出學費,讓我們上街乞討去啊1

「大嫂,你急什麼!二哥這不還沒發話呢嗎?」暮三嬸涼涼的道。

她就不信孩二伯沒辦法——

不過是仗著破教師的身份怕丟臉罷了。

她撇嘴這麼講,拉著大伯母到旁頭悄悄低語了幾句。

暮媽媽看在眼底,心底的火忍不住往上燒。

暮爸爸更是沒想到自己的老母親竟然這樣,什麼都能委屈,就是不能委屈了孩子的教育,他退讓一步的說,「一個就一個吧,大不了到時候我借錢去。」

講著——

直徑的起身出去。

「喲,孩二伯這是要想辦法去啦?」暮三嬸還欣喜的沖暮爸爸的背影喊了聲。

暮奶奶看著有點著急,但一觸及老三媳婦的目光后,就忍住了。

她相信老二一定有辦法的——

丟點臉而已嘛,算什麼。

暮大伯一看這情況,不顧妻子的臉色對老母親直接的講,「媽,你要我們自己出孩子的學費,沒問題,但這個月的工資,我就不上交了,沒有哪家有手有腳有工作有工資拿還要為了孩子學費拉下面子去跟人借錢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