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32 挨家挨戶
小說:| 作者:| 類別:

332 挨家挨戶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大伯講罷,直徑的走出去。

暮大伯母跟上,怪擔心的問他,「你不會想幫老二吧?」

他家是有工資拿,補貼一個孩子沒問題——

但老二是個代課教師,雖然放假也有錢,但那是要得開學后才能一起拿到的,他手裡可沒錢。

暮大伯停下來劈頭就罵道,「你一邊口口聲聲說二弟妹好一邊罵三弟妹,卻盡和三弟妹站一起的,沒看出來媽是和三弟妹商量好了逼老二的?不知道剛才老二兩口子有多難堪嗎?媽這腦子是不是老糊塗了1

他氣的都罵出口。

「這家再這麼過下去,還是早點分了家算了1

暮大伯母一喜,想說分家好啊!

她就喜歡分家。

暮媽媽帶了女兒出去直徑的找到了丈夫告訴他,「你想幹什麼去?不會真想聽媽的話帶頭抗議去吧?」

暮爸爸瞪大眼睛,以為妻子也要逼自己,講道「淑吟,錢的事我們可以想辦法,我也可以再找分工作,大不了偷著做兼職就是了,但是帶頭抗議這事真不能做,你不知道……」

他憋了憋的講不出話來。

結果發現妻子臉色反而緩和了下來,白他一眼道:「還好,你還算清醒,否則我真考慮和你離了帶孩子單過去,錢的事,我們可以想辦法借,但這誤前途的事,不能做,我爸講了,這真抗議的人怕是沒假抗議的人多呢。」

暮以靜一路本來怕二人吵起來,但見二人這麼敞開心扉的說話沒吵,心底也跟著鬆了口氣,活躍起來:「爸爸,不就幾百塊錢嘛,咱想辦法賺了就是,再不行,找小姑姑借,小姑姑肯定願意的,而且,爸爸我相信你,你做的決定是沒有錯的,不是有句話船到橋頭自然直嘛1

受到了妻子的安慰和女兒的鼓勵,暮爸爸的心情立即振作了起來,心底感動的一塌糊塗,卻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最終對女兒講說,走,爸爸帶你和媽媽吃點東西填肚子去。

這時候回了家也沒胃口吃了。

餓著自己沒關係,但不能餓著妻女。

暮以靜則續著剛才講的話心說:必須沒錯藹—

因為如果記憶沒出錯,和前輩子大人沒亂講的話。

接下來——這群抗議的人要出事了。

這話她不好直接的講。

抗議的事持續有兩天時,鎮上越來越多的人被煽動去抗議,有男有女,比例幾乎形成一半一半的——

結果到第三天時,因為嚴重的擾民和擾亂交通,本該去抗議的暮大伯母和石頭嬸,阿凱媽媽,暮三嬸一起白著臉色跑到家裡來了,拍著胸口,一副鬆了口氣又害怕的樣子。

而且石頭嬸眼睛還一直流淚睜不開來——

暮媽媽見狀趕緊喊道,「靜靜,幫媽媽倒杯水來。」一邊拿來凳子讓石頭媽先坐下。

暮奶奶緊隨著出來問,「出什麼事了?怎麼回來了?」

往日都是到吃飯的點才回來的呀。

「別提了。」

暮以靜端著水出來,發現人有點多,回去又倒了幾杯再過來時,大伯母正在門口探頭探腦看什麼,立即意識到怕是抗議的人出事了。

她體貼的把水端上去。

大伯母一口氣喝了后白著臉一嗓子吼了出來:「不是壞人,是警察,媽,這事鬧大了1

暮大伯母後悔死了又懊惱不已的匆匆講道,「我們今天才剛過去,結果就出來了一堆警察,對我們拿個東西噴了噴,還抓走了好幾個人,我看到陳家的也被抓了,幸好我們幾個剛去站在後頭跑得快!你說這警察會不會找上家裡來藹—」

「什麼?1

「快快,把門關上1

暮奶奶趕緊的喊,把門關緊了后,心還是惶惶不安的,然後驀地想起問大伯母,「老大今天不是跟你一起去了嗎?他人呢?」

不會被抓了吧?

暮大伯母說沒有,我們分開跑了,「早知道就聽二弟妹的不去弄著事了,看這鬧的,要是阿永出什麼事了我和兩個孩子可怎麼過埃」

當初提議出這事的暮三嬸和強烈支持的暮奶奶立即選擇性的忽略自己當時的提議和支持,急的直打轉:「那怎麼辦,怎麼辦啊現在。」

「我們還好呢,石頭嬸站得前,叫辣椒水槍噴到眼睛了。」阿凱媽媽又講。

「還好,用水沖洗后,這兩天注意些別太用眼過度就好。」暮媽媽替著處理好了講道。

石頭嬸感激的道了謝。

這時,關上的門叫敲了敲。

一屋子人立即渾身緊繃,暮三嬸直接躲到屋裡去喊暮奶奶緊張的說,「媽,要是警察來找我你可千萬別說我在我,我去躲躲。」

暮奶奶忙點點頭,催促道,「老大媳婦,還有石頭阿凱家的你們也進去躲著,等會有人問我就說你們沒在這裡。」

等兩個兒媳婦和其他兩位,門又被連續敲著,暮奶奶哆哆嗦嗦的不知道怎麼辦,開門好還是不開門好。

萬一開了對方闖進來怎麼辦?

想著,就拉著老頭子去摸索根棍子拿在手裡,做好戰鬥準備。

這時,門又響起比剛才更急促的拍門聲,「快開門1

暮媽媽一聽這聲音還有些不確定,然後的就聽到女兒開口說,「媽媽,是爸爸的聲音。」她趕緊的就過去把門打了開。

門一開,屋外的暮大伯和暮爸爸趕緊進了屋,暮奶奶一見倆兒子心一喜,趕緊把棍子一丟上去把門關好才喊道,「老大媳婦,老大回來了快出來!老大,你怎麼樣,沒什麼事吧,啊?」

暮大伯母聽到動靜很快出來,看到丈夫慌張的心總算安定了些許。

「外邊怎麼樣,有沒有挨家挨戶的找人呀?」

「沒有。」

暮大伯也是嚇出一身冷汗,擦了又擦,又喝了幾杯水才坐下來慶幸的講:「就當場抓了些人而已,我跑到新房那裡,二弟讓我假裝工作,等了一會倒是有巡邏車路過,但沒有進來抓人,我就回來了。」

然後又講了一下現場的事。

「哦,祖宗保佑祖宗保佑。」暮奶奶趕緊雙手合十的。

「幸好咱家就你一個男人去了,也好好的,否則藹—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