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34 多大點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334 多大點事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打聽了消息的暮爸爸講,「被抓都的人都會罰五百塊,不交錢就關十五天,還說了,誰要再敢鬧事,只要提供證據的,統統的抓起來。」

這招就太狠了——

即便跑了,一旦被賣了也會惹事。

暮奶奶一聽立即慶幸自己家的人跑的快,不然這三個人進去可是一千五百塊了,然後又怪失望不甘心的問,「那咱還去抗議了嗎?不去了吧?」

雖然捨不得錢,但她更怕兒子出什麼事啊,畢竟是心頭肉!

暮爸爸第一次對老母親忍無可忍的講,「都抓了這麼一波人了,媽你要再去鬧事,直接被當聚眾鬧事抓起來,可就不止十五天了。」

「我,我也就是問問,也不知道會這樣——」暮奶奶見二兒子發火了,想到他這次上跑下跑的出了好多的力,有點心虛但又理直氣狀,「這錯的也不是我們呀,不過既然這樣了,那你說不去就不去了吧。」

「二哥你就別說風涼話了吧,你和二嫂又沒去,差點被抓起來的是大嫂大哥和我,出了事也是我們先出,你急什麼,而且我們也都是為了孩子啊,媽,你講講吧,現在這政策也不能取消了,這學費怎麼辦。」

「這話講的,除了交還能怎麼辦1

是啊,除了交還能怎麼辦!

難不成不讓孩子上學了,這是不可能的。

但是人骨子裡就很奇怪,早前死活不肯交,經鬧了這麼一出,兒子沒被捉,暮奶奶就想啊,出錢就出錢吧,起碼也比兒子被捉走了好。

不過在算錢的時候又發現一個麻煩事,除了新房子建起的預算,剩下的錢實在不多了。

「媽,你在裡面不?」暮三嬸進來找她,正好看到她在算錢——

這些錢,大頭都是自己丈夫賺的,一想到整個家裡的孩子學費都從公中出,自己丈夫的錢都不知道被拉了多少,以後分家能分到的更可能少,就很不開心。

「媽,二嫂不是借了她三妹五千塊錢呢嗎?這麼久了,現在可以要回來用了吧,咱家建了新房子可沒什麼錢了。」

她本來是隨口一提。

暮奶奶卻眼前一亮覺得這是個好主意!以往沒什麼事去討錢的話怪不講情分的,但咱現在可是有事啊,孩子讀書的大事埃

不過——

「你二哥二嫂怕是不會去要的吧。」

「二哥那麼愛面子,肯定捨不得面子,那媽你可以想辦法啊,早前不是說了,孩子只出一個學費的,另外一個自己想辦法嗎?」

暮三嬸知道婆婆其實一直惦記著那五千塊錢,立即給出著主意——

如果沒錢給孩子交學費,總得去借或者去討了吧。

如果去借去討了,那二嫂三妹還能賴著臉皮不給?如果借了,那少出一份錢,如果還了錢那就更好,這學期孩子們的學費直接從那五千塊里出了唄!

皆大歡喜!

暮奶奶也直點頭,覺得這主意怪好,如果老二媳婦那三妹這時候都不還錢,那就更是讓老二看清了這兩口子是什麼樣的人,這麼關鍵的時候都不還,更該討回來了。

而且——學費也不從從自己口袋裡拿了,越想越覺得是好主意,隔日大早就當眾宣布了這個消息。

暮大伯母一聽來真的,炸毛起來:「自己交,可以啊,那媽,就照阿永昨天說的,這個月工資我們不上交了,不然難道還要我們兩口子賣血去埃」

「工資不上交,你在這個家吃的喝的從哪來1暮奶奶板著臉罵了聲,死婆娘,就盡想著掌錢,但瞥了眼老二兩口子,想到那五千,忍了脾氣下來的說,「除了孩子學費外的錢還是得上交,只是這樣不用從公中出了而已,你們也知道這剛建了房子家裡沒啥錢了。」

暮大伯母撇嘴,奇怪這婆婆是不是腦子糊塗了,這從工資里拿從公中扣有什麼不同?

還得繞這麼一個圈子。

她想不透,反正孩子學費有著落就行,其他懶得管。

暮三嬸是出主意的人,自然配合無比的:「媽,我和大哥一樣就好,沒問題。」

然而到了暮爸爸這裡——

他可不知道自己老母親的算盤,只覺得很好解決的商量道,「媽,你知道我工資得九月才能拿到的,你先把兩孩子的錢出了,回頭再從工資補上吧。」

他以為老母親會一口答應,沒想到卻被一口回拒:「不成。」

暮奶奶就等他開口了,立即講道,「老二,不是媽不出,咱家剛建房子要一大筆錢,這一家上下多少口人你自己看,都得吃吃喝喝,總不能為了你家一個孩子上學,讓整家人都餓著吧。」

哪有這麼誇張——

幾百塊就能讓全家餓著了。

暮小叔一臉奇怪的幫二哥說話,「建房子的錢也不是一次性付清的,先拿出來給以鍵以森交學費,之後等二哥發了工資補上不就行了。」

暮奶奶張口拒絕道,「不行,那是建房子的錢,怎麼能動。」

她打死不鬆口。

暮三嬸又在旁跟著趁機攪合道,「二嫂,我和大嫂一家都一樣自己從工資出,總不能就你家放例外吧,而且你們也不是沒錢啊,你之前借了你三妹那筆錢,去要回來不就好了。」

暮爸爸一聽這話,立即打斷道,「行了媽,我知道了,以森的學費公出,以鍵的我自己想辦法。」

阿泊正是創業期間最需要資金了——

怎麼可能在這時去要錢。

幾百塊,不是借不到,就是覺得沒啥必要而已。

暮爸爸這輩子從沒開口跟人借過錢,這會兒明明有錢還要拉下面子去借錢,心底實在怪憋屈的。

工作的也心不在焉,一走神,鎚子就把手敲腫了。

暮媽媽一看嘆了聲氣,對他淡淡的講,「媽這要不是故意刁難,講出去誰都不信,明明家裡有錢,非得讓從工資出,工資出了后還是得充公,這有什麼區別?」

暮爸爸這次難得沒反駁,就是心底怪鬱悶的——

他講,「我去躺學校托校長看看能預支下工資不吧。」

看他愁的眉頭都皺死,暮媽媽心軟了,道,「你也不用愁成這樣,幾百塊的事,大不了我去借或者跟三妹說聲,多大點事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