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39 小孩子打打架多正常
小說:| 作者:| 類別:

339 小孩子打打架多正常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爸爸一蒙,然後才想起好像是答應過的,不過又是趕家裡的房子又是做私活的,竟然忘記了。

他趕緊道,「後天帶你們去。」

暮媽媽道,「後天做完就可以歇息了嗎?」

「沒有,歇一日而已,過後還是要繼續做的。」暮爸爸經了二兒子一事深感壓力,除了把老六的錢人情還上外,他也想攢點錢在手裡,對付類似這次的意外情況。

暮媽媽雖然覺得他太辛苦,可確實手裡還是需要點錢好,所以一邊勸他悠著點,一邊自己卻不停歇的領著手工活兒做。

這日暮爸爸終於抽得了空帶孩子從動物園和大老虎合影完經過學校門口的時候,發現排起了一大隊人。

暮以靜聽到爸爸驚訝的喃念一聲,「又在鬧抗議了?」

她跟著看過去——

不像是抗議,倒像是……退錢了。

石頭爸正排在人去裡頭,看到他,立即退出來打招呼,「書墨!你也來退錢了?」

「不是,我帶孩子去玩,這什麼情況?」

「市上面又發話了,取消先前的農民股民交費政策,統一回到先前那三百五十塊,多交的錢退還!這不,消息還出來不到半個小時大家就來排隊了,鬼知道晚了會不會又改了,真是操蛋的1

暮以靜心說叔叔藹—

就算真的要改,你們拿回來的錢也是得退回去的。

不過這次確確實實的不會改了。

暮爸爸卻有些驚喜,換回先前政策的話兩個孩子就是可以少負擔七百多塊!

他讓大兒子二兒子先回去說去把戶口本拿來,帶著女兒和石頭爸排隊,把退的錢拿到的手,拿著這筆錢,簡直唏噓不已。

暮大伯母和暮三嬸早待得蠢蠢欲動了。

因為一家人,出了戶口本,暮爸爸把他們那份一起領回來,給了他們。

「哎喲喂,真的退回來了?1

「太好了!老天開眼啊1

「和老天開眼沒什麼關係,大約是驚動了上邊什麼人。」暮爸爸對這也是沒想到的,這麼些天來得了好消息高興之餘也鬆了口氣對妻子說,「我去把錢給老六還上。」

「好,你去吧。」暮媽媽同意,欠人錢就像石頭壓胸口,得卸了才能安心,這真是筆意外之喜。

錢還了,丈夫也不用這麼辛苦了。

暮爸爸去還了錢后又因為遇上老六家剛好有弟弟結婚,幫了會子忙又在那邊吃了飯,到晚上才回來,不知道喝多了還是咋樣,張口問道,「淑吟,你覺得我換份工作怎麼樣?」

暮媽媽沒覺得多好,困惑的問,「怎麼了?現在的工作不襯心嗎?」

「沒有,我隨口問問而已。」

他雖然這麼講,不過暮媽媽卻覺得丈夫心底好像藏了事,只是他不說,她也沒追根究底的問。

學校退錢的隊伍足足排了三天多,人才開始漸少——

暮以靜則在算日子等她的大螃蟹。

很奇怪的——君禮傾他們來信明明說二十五號會回來,可這都過去了四天,也沒回來,也沒收到信。

不過可能是遇上什麼事耽誤了。

總歸開學前會回來的。

她這麼想的,但直到九月一號步入幼兒園成為一名中班孩子后,君禮傾和君繁也都還沒回來,暮以靜不禁暗忖,該不會這倆人是釣不到螃蟹想耍賴,所以故意拖延日期吧。

這想法很幼稚,她想想就拋開了。

等下次隨媽媽去市場看看遇上君阿姨時問下好了。

幼兒園中班的日子缺少了二哥的保護,從中班升級為大班的小霸王彷彿忘記了老鼠的教訓,越發惡劣的糾集同學來欺負她。

不過他的欺負也只限於暮以靜願意被欺負,然而這種時候一般很少,少到升為中班小朋友后都沒有過一次。

小霸王在暮以靜喝的水裡放粉筆——

但是過後他會發現,那杯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悄聲無息的出現到了他跟前,他還喝了幾口下去,最後跑到垃圾桶邊乾嘔。

小霸王試圖偷換暮以靜的作業亂寫害她拿0分,然而這種偷換也沒有成功過一次——

因為很多時候他發現偷換的作業都變成了自家妹子的。

小霸王集合其他同學冷落暮以靜——

但是在手工課上的時候,因為暮以靜那一手捏的出神入化的手工,很多小同學都紛紛的被折服從而忘記了會挨揍的下場忽略他的威脅。

這樣的日子升入中班后持續了三四天,暮以靜再一天步入幼兒園時,換鞋的時候發現裡頭不再是蟑螂,而是大蜘蛛,這東西她有點怕的,所以,連鞋帶蜘蛛的拿起找到沈工放鞋的柜子直接倒進去,抽兩張紙巾擦擦,一併丟進去,穿鞋,完畢——

等進到班級準備坐下的時候——

前桌的同學趕緊喊,「以靜以靜,小霸王在你椅子上塗了膠水1講完熱心的把自己的椅子搬來,說,「你坐我的。」

真是熱心的小朋友啊!

人沒對比就沒傷害。

暮以靜這麼想著,拍拍小同學的肩膀說不用,然後把椅子拿出來,搬起,繞到隔壁大班的教室,沈工正在欺負同學,沒坐位置上,她把椅子換走。

可能是小霸王平時的人品太壞,他沒注意到這一幕,但很多同學注意到了,可都沒有告訴他,甚至還打掩護。

等到中午吃點心的時候,暮以靜很迅速的解決完了它,算著時間差不多,小霸王就氣沖沖的殺到跟前來了,「暮以靜!是不是你偷換的我的椅子1

暮以靜沒回答,反問,「是不是你在椅子上塗的膠水。」

恩——

不用問也知道是的。

小霸王剛要得意的笑,然後就意識到了膠水禍害了自己沒禍害到她,磨牙:「是我又怎麼樣,你打我啊1

「好。」

如他所願的——

暮以靜用勁全力一腳踹他膝蓋,把他踹趴了后就毫不客氣的開揍,打法什麼的嘛,沒有,就是哪個軟哪個不是要害揍哪呢!只會疼不會出事的那種!

至於沈紅來找嘛——

不在她考慮範圍內了。

小孩子打打架多正常,不想你孩子打架,領回家去唄!

「以靜,我幫你1平時沒少被禍害的中班同學立即氣勢洶洶的壓上沈工,或踢或在他臉上塗塗畫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