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51 贊!
小說:| 作者:| 類別:

351 贊!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暮以靜走到門口往外看,石頭嬸子路過看到她哎喲一聲的喊乖乖,「這傷得可真重呀,可憐見的,你石頭哥哥還說著怎麼沒見到你了,怪想你。」

「嬸子跟石頭哥哥說我也很想他的,等我媽媽准許我出門了我就去找他玩。」暮以靜脆聲應道。

石頭嬸聽得一陣樂,隨手就把剛才在街口買回家要吃的燒餅塞進她手裡,並叮囑:「快吃,別叫你家裡其他人看見,不然叫搶了去。」然後才走開。

石頭嬸子走了沒多久,阿凱媽媽買菜回來路過,因為袋子破了個洞,水果骨碌的滾了滿地,以靜樂於助人的過去幫著把蘋果撿起來。

阿凱媽媽笑著誇了她乖,走進家門后沒多久出來洗菜,順手把兩隻哇哈哈塞進她手裡。

等暮媽媽拖完地出來時,發現女兒手裡拿著個燒餅喂小堂弟,面前還堆了娃哈哈,糖果,蘋果,還有軟糖,一時愣住了,要這是兒子,她都懷疑是去搶來的。

「靜靜,這哪來的?」

暮以靜一指燒餅,娃哈哈,軟糖,蘋果講道,「石頭媽媽給的,阿凱媽媽給的,前街的姑姑給的,這是林家姐姐給的。」

講完,也感到怪為難的補充了一句,「我說了不要的,可她們好熱情,我就收了,有說謝謝的。」

「……」

要講的話全被講完了。

暮媽媽對於女兒太受待見這個事,不知道該怎麼想好,想還吧,可人都送來了再送回去還,又不多大點東西也怪生分的,只得收起來道,「以後大家再給你東西,你要說你有,不能收知道嗎?這些媽媽給你收著,你還在生病,不能吃這麼多。」

「哦,那留著等哥哥阿研阿瑞姐他們回來一起吃吧。」暮以靜撕下小口子的燒餅喂進小堂弟的嘴裡,對此沒啥意見。

暮三嬸呢本來在撇嘴,聽到她提到阿瑞,登時露出個假假的笑容來,「靜靜真是大方。」

「是啊,我很大方。」暮以靜不謙虛的點頭,覺得三嬸這人有個技能就是當她不喜歡你又誇你時總能把一句好聽的話講得自帶諷嘲技能,對此,她發現你不能和她客氣。

這不……

一句話就把人堵住了。

雖然表情怪不開心的,但好像也是自找的,不關自己什麼事。

中午放學的時候,暮以森興沖沖的跑回來說,君禮傾和和暫時轉學過來的君繁都去學校上課了,不過被好多壞孩子嘲笑,君繁還叫撕了作業本。

暮以靜覺得熊孩子都欠收拾——

但這也和大人的態度有關係。

小孩子學什麼,都是從大人身上的一言一行學來的。

「大哥你有幫他們嗎?」

暮以森點頭說我去幫忙告訴老師了,「不過君繁他被撕了作業本后,君禮傾他拿三個巧克力問同學是誰撕的,然後找出了撕的那個人,把他的作業本和課本一起撕了。」

「……」

暮以靜想說,贊!

就該這樣子!

看來心理醫生起效果了。

暮以森又將後來班裡十多個孩子全都出去罰站了,所以他才知道的!

暮媽媽聽到第一反應是皺眉,然後瞪兒子;「你沒這麼做吧?」

有的話——

她得懷疑兒子長歪了,好生讓他爸爸抽一頓給抽正回來。

暮以森趕緊搖頭,他知道那樣是不對的,媽媽也不會讓的,要做了會挨抽,當然不會做了。

暮媽媽就放心了,講道,「老師也不管管那些孩子。」怎麼能在人傷口上撒鹽呢。

見小妹似乎喜歡聽,暮以森除了小學一年級外第一次對去學校產生極度大的興趣,下午一點不到,就又沖向了學校了。

到了下午放學回來,心情似乎受到影響嘆了聲氣憤憤的說,「學校里的大家都在說君繁成了沒爸爸的孩子了,笑他是野孩子——」

「君禮傾把那些嘲笑君繁的同學作業本全撕了,整個教室哭成一團,老師發了好大的火。」

「老師罵了那些同學嗎?」暮以靜接著問大哥說,覺得,是該罵啊,熊孩子,人家爸爸沒了你們不是應該表現下同學愛嗎?居然還嘲笑人,太沒家教了。

可孩子最是容易被帶動——

有一個帶頭其他的孩子為了跟風也會帶頭。

不能說是壞孩子,只能說是老師沒管好。

暮以森點頭說,「老師打了那些同學兩下手心,打了君禮傾十下。」

暮以靜:「……」這老師沒問題吧?

隔日暮以森再去上學的時候,她把上次君禮傾送的藥膏給了大哥,讓他交給君禮傾,但別說是她讓給的。

「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啊?知道了會怎麼樣啊?」

「最近不是在宣揚做好事不留名嗎?」暮以靜說,「我這是在跟進宣揚政策。」

「哦~」

暮以森深覺受教。

其實君家應該不缺藥膏——

但是她就是有種下意識瞎操心的感覺,覺得如果沒人管和監督的話,君禮傾即便有也不會自覺的去擦上。

雖然有可能這支送去,也會被送進垃圾桶!

接下來幾天,暮以森往學校跑的格外勤快,每天都能帶回來各種消息,最新消息是,君繁做錯事了,叫老師罵了聲野孩子,君禮傾打了孩子叫投訴了!

暮三嬸抱著觀戲的態度唏噓不已,「好好一個孩子,怎麼就學壞了呢,還能打老師。」

暮大伯母深覺贊同的點頭。

老師是教人子弟的,在家長的印象只有好的沒有壞的,一切都是為了孩子好的盲目點。

暮以靜知道便是她說老師是錯的,也沒有用,一張嘴辯不過悠悠眾口,而且她也不可能去辯!

上輩子君禮傾明明是大人口裡的好孩子,人見人誇,怎麼這輩子和上輩子好像有點不一樣。

暮以靜覺得有點煩人。

在這種煩人的消息日養了幾天傷口也拆了線沒什麼問題后,暮媽媽把她放心的丟回幼兒園裡去了。

回到幼兒園的第一天,不知道是老師囑咐了還是什麼,所有的小同學都格外的友善,然後把她當希罕動物要圍觀頭上的傷口。

張口一人一句:「哇,好醜的疤。」

「像蚯蚓。」

「一定疼疼的。」

「我能碰碰嗎?」

「以靜,你沒事吧?這疤怪丑的呢,你要變不好看了嗎?」這話出自沈意輕口中,如果不是她眼底濃濃的擔憂不是作假來的,暮以靜都要和她和上輩子的白蓮重疊到一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