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52 反面教材
小說:| 作者:| 類別:

352 反面教材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老師拍了拍手裡的雙面鼓將孩子的注意力吸引住過去后才拍拍手溫聲講;「今天我們首先要歡迎以靜同學回來和大家一起讀書,第二件事是要誇讚我們的意輕同學~」

大家一起扭頭去看沈意輕。

也包括暮以靜,困惑的琢磨她是救了什麼小動物嗎?

接著老師的聲音就繼續了,帶著讚賞的:「大家都知道以靜同學是因為什麼受傷的嗎?被壞孩子打的,當時意輕同學也在,她跑去喊了大人來才幫了君禮傾和以靜同學,大家鼓掌。」

「啪啪啪」的一陣鼓掌聲。

還自帶同學們膜拜的聲效。

暮以靜也鼓掌,鼓著鼓著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大對,這世上有誰同名了嗎?

明明是自己救了意輕——

怎的反過來是自己被救了?

沈意輕臉紅紅的,似乎被誇的很不好意思,又有點驕傲的自豪被老師迎到黑板前開始講當做教育範本教大人遇上危險事怎樣做的事情才是最正確的。

小同學們聽得很認真。

直到結束時,老師用孺子可教也的眼神誇了沈意輕,接著又用嚴厲的聲音道「大家清楚了嗎?遇上危險第一件事是要喊大人,意輕同學的這個做法是對的,相反,以靜同學的做法是錯的,所以才會受了傷,下次要記住了知道嗎?」

暮以靜:「……」

人生第一次被拿來當反面教材。

那感覺,真神奇!

然後她開始自我懷疑,難道自己真的做錯了?沈意輕的做法才是對的?

老師也沒有要等她回復的意思,開始叫大家翻課本。

等到下課鐘聲一響,一大波孩子立即膜拜的湧向了沈意輕,喊她小英雄。

暮以靜也沒被冷落。

一大波小同學圍著身邊好奇的想看她的傷口,她彷彿成了小同學們沒見過的大熊貓一樣。

下午下課時,阿曉興沖沖的回家告訴媽媽,「以靜被老師說了,我被老師誇了。」

暮三嬸立即哦真的呀,老師說以靜什麼啦。

阿曉就把事情一字一句的講出來。

她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可每次以靜被誇獎自己就要倒霉,以靜被說教了,媽媽好像就很開心,還會誇自己。

所以往錯里說是沒錯的。

暮三嬸聽完立即對女兒說,「老師講的對,你可千萬不能學以靜這丫頭,傻的喲1

阿曉趕緊的點頭表示不學,拿出作業說「媽媽,你看,我得了九十九分呢。」

「真的?」暮三嬸高興的一看,拿著她的作業得意的進婆婆的屋裡炫耀去了,順帶再把以靜說一頓,大意是老師講的沒錯,以靜這孩子脾氣太沖。

於是晚上吃大桌飯時就把老二兩口子講了一頓,大意是要向阿曉和意輕學習。

暮爸爸沒反駁老母親,但也沒覺得女兒有做錯什麼,要說唯一有錯的地方就是沒保護好自己受了傷。

於是面上答應著老母親,回屋時就把女兒一抱,彷彿忘記了飯桌上那番話似的道,「靜靜,老師講的也不一定是對的,你不用沮喪知道嗎?」

爸爸居然能講出這麼有道理的話來,暮以靜表示很震驚。

原來自己的爸爸也不是那麼迂腐的人埃

暮媽媽也進來了,正好聽到丈夫說這事,告訴道,「你爸爸就是老師,但他做的事講的話也不是每件都是對的,你幫人是對的,君家幫過我們家忙,就是你用錯了方法讓自己受了這麼大的傷!下次再遇上那些孩子,你要叫上你的哥哥,你自己年紀小,不可以自己和他們打。」

這是帶上人就可以打了嗎?以森覺得不服氣,舉手講道,「爸,媽,你們不是對我和二弟說的是,寧可吃虧也不能打架嗎?」

暮爸爸和暮媽媽被拆台齊齊無語。

這確實是兩口子以前的教育觀念。

但是這次在君禮傾和女兒的事件上,一致覺得,吃虧沒關係,但受傷就有關係了,所以寧可別人受傷也不能自家人受傷。

只是打架還是能避免就是要避免的。

因為萬一把人打出事了。

你爹娘沒錢賠。

暮爸爸很嚴肅的講,「打架當然不對。」

暮以鍵說,「那媽媽又說妹妹沒錯!到底怎樣是對的錯的啊,我都糊塗了。」

暮媽媽很淡兩個彷彿要造反似的兒子講道,「你們和你們妹妹又不一樣,她人小沒什麼力氣,不打架會吃虧,打架也會吃虧,所以要選擇不吃虧的辦法,你倆不一樣,力氣那麼大,打架容易沒輕沒重出事1

暮以森似懂非懂,虛心求教,「那媽媽的意思是不是,架可以打,就是不能打太重啊1

暮媽媽沒吭聲。

暮爸爸猶豫了下,補充道,「我們做人,要講道理,不能欺負人,但也沒有道理叫人欺負到頭上,在學校要是有同學欺負你們,你們可以告訴老師,對方要一而再再而三的,你們再……咳。」

本來他是不贊同孩子打架的,但是叫人一直欺負也不是回事。

暮以森和暮以鍵齊齊的點頭表示受教了!

這一屋子裡頭最驚訝的非暮以靜莫屬了,前輩子直到自己長大,老爸可都是老實的秉持著別人可以惹事,但自家不能惹事的態度埃

這輩子居然想法發生這麼大的轉變。

自己是不是居功首位,就是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她怪糾結的。

和這邊的糾結對比,沈家那頭,短短兩天有不少懷好意的壞意的看戲的親戚朋友上門來了。

左右繞來繞去有一句話就是規勸。

暮三嬸也在這些人裡頭,她自覺並自以為的是帶著好心來的,沈紅肯定會很感激自己的。

她來的時候,陳家做兒媳婦的一女子也跟著上門來了,倆人前後碰到一塊,對方就搶先開口了,「沈紅妹子哎,你家意輕就是善良,不過你們也太傻了,我公公說了,君家要麼不得罪,一得罪的肯定是什麼不得了的人,哪裡是我們普通人招惹起的,你呀,還是趕緊和君家撇清關係吧。」

暮三嬸被搶先了話頭很不開心,但怕對方講更多自己沒地賣好去,於是也趕緊的跟著點頭說:「可不是,萬一扯上關係脫不開就麻煩了。」

倆人勸得真心實意。

沈紅心底也沒啥底,若非先前聽了丈夫那番話,這會叫她倆一說肯定要嚇得不輕的,可有了丈夫那番話在前頭,她巴不得和君家關係扯不清,脫不開呢,但又不能太明顯,這會送上這麼倆個人來,剛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