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355 這位哥哥說的是咱爸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355 這位哥哥說的是咱爸嗎?

小說:嬌寵一世:重生萌媳抱回家| 作者:關耳小旋| 類別:武俠修真

這確實很像三弟妹做事的風格,可她不像是會當街講這麼沒腦子話的人呀。

暮媽媽問說:「鎮上都是誰在說的呀?」

那同學張口報了個名字,「張婆子那說的。」

這張婆子是鎮上出了名的碎嘴,從她最里說出來的肯定被誇大了。

暮媽媽頓時鬆了口氣:「從張婆子嘴裡說出來的大約沒什麼人會信吧。」

鄭三姨對大姐那三弟妹沒啥好感,但是畢竟和大姐一家人,要是被什麼中傷大姐一家名聲肯定也會跟著受到牽連,立即白了同學一眼維護道「你住鎮上的,不知道張婆子那破嘴裡出來的話,十句九句添油加醋的嗎?」

那同學一看她們的表情就明白,趕緊說我知道啊:「可是沈紅她也承認了的啊,所以大家才會到處在傳。」

「什麼?沈紅也承認了?1

「是啊,那陳家的也承認了!說在沈紅面前講過這樣的話,她倒承認的大大方方1

什麼情況?沈紅和三弟妹不是要好的跟什麼似的么?怎麼會講這種話坑她?

幾個人都有點想不透。

學校中。

「暮老師,這道題怎麼解埃」

「還有這道……」

一群學生鈴聲一響立即圍上了暮爸爸七嘴八舌頭的問,直到有旁的老師過來敲了敲黑板示意孩子們回座位上去向暮爸爸說,「暮老師,校長讓你過去一躺呢,這星期咱學校不是有讓老師家屬來參觀的活動嗎?」

暮爸爸哦的一聲想起來了,趕緊去校長室。

學校每年都有讓老師帶家屬來校參觀,特別是家裡有適當年紀的孩子還可以一起進教室聽在老師的家長講課感受氛圍。

今年這個活動時間也到了,校長就開始讓各位老師找來談話,大意就是要積极參加活動,為學校爭取良好的印象分。

這是很爭臉的事,老師們也都很樂意。

暮爸爸回了家把事一說。

暮以森立即舉高手說,「我要去我要去。」

「不行,大哥,你去年已經去了,今年我要去。」

「我還沒去過呢。」暮以靜眨眨眼,默默的參了一腳,上輩子不是沒去過爸爸的學校,只是作為家屬去參觀的活動她因為膽子小,沒怎麼敢去。

暮以森和暮以鍵立即看向小妹,是哦,比次數的話,小妹是最低的。

「啊,怎麼能這樣子啊1

「就是……」

可是誰讓小妹最小呢,沒辦法了。

最後做兄長的忍痛的齊齊退讓,決定讓小妹去參觀。

暮以靜咬著筷子,見兩個兄長都一副去不了很生無可戀的表情,不禁問道,「爸爸,只能去一個人嗎?」

暮爸爸被問住,和閨女大眼瞪小眼,最後才醒悟的說,「這……應該不止,去年有不少老師帶了兩個孩子一起去的。」

暮以森和暮以鍵立即又滿血復活,氣勢洶洶照老規矩來,「剪刀石頭布1

「三局兩勝……」

最終,暮以鍵勝出了。

星期五學校活動的這天,暮以鍵和暮以靜都向各自的學校請了假,然後跟著爸爸一起進了他教書的學校。

暮爸爸教的是四年級的學生。

剛到校門口就不停的有學生打起招呼;「暮老師好。」

「暮老師我今天的作業完成了哦。」

「暮老師,這是你的女兒以靜嗎?她今天和我們一起上課嗎?那我會幫你照顧好她的。」

暮以靜和二哥牽著手看著爸爸身邊叫一群差不多年紀的孩子圍住問東問西,驀地有點神奇的感覺。

「以靜1驀地,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暮以靜扭過頭看,是沈意輕還有小霸王,他們兩個是秦思老師作為家屬帶來的孩子。

沈意輕不是第一次來這裡了,熟門熟路的拉著她的手往一處跑說,「走呀,我帶你四周看看,這裡我可熟悉了。」

沈小霸王撇嘴,「土包子。」

暮以鍵知道今天來這裡不能吵架,一看他也在就說,「那我也要去。」

不能叫小妹讓二欺一了去。

暮以靜喊道,「爸爸,我和二哥去附近看看。」

暮爸爸正要說什麼。

秦思就過來道,「暮老師,放心吧,有意輕和沈工倆孩子帶著路呢。」

暮爸爸不好意思對她說,就是因為沈工在我才不放心的,不過轉而見二兒子也跟著去,心裡多少放心了些。

「看啊,這裡是廁所……」四個孩子停在了學校的男女分廁前。

現在的學校改革的不怎麼好,廁所也是,不管衛生還是自來水做的都不到味,一股臭味撲鼻而來。

除了暮以靜外的三個人都齊齊的捏住鼻子,「這裡有什麼好看的,趕緊走吧……」

「走走……」

「這裡是美術教室,還有還有這裡,音樂的……」

「這裡是操常」

「咦,你們是誰啊?」因為今天是開放活動,學生活動也自由,一些孩子正在操場上玩球,看到暮以靜和沈意輕兩個人這麼小不點的,立即好奇的圍了上來。

為首的孩子抱著球,看著還有點兇巴巴的。

暮以靜被推在前頭和他對視著,淡定的道,「我叫暮以靜,她叫沈意輕,小霸王,這是我二哥,他叫暮以鍵。」

「哇,我知道我知道……」

「他們是暮老師和秦思老師的孩子。」

「剛才有看到他們。」

「你們說的暮老師是我和二哥的爸爸,秦老師是小霸王和意輕的……」暮以靜扭頭看沈意輕。

沈意輕忙說,「秦老師是我的表姨。」

「哦…」

「吶,以靜妹妹,以鍵弟弟……」一個比較大的孩子嘿嘿笑著跑上來打商量:「暮老師是你們爸爸,那你們能不能讓你們爸爸在考試的時候多給我寫幾分啊1

「那不行……」

暮以靜抱過他遞來的友好球在地上拍了幾拍,「那樣爸爸會被罰的。」

「罰什麼?」

「不知道啊,大概是不能做老師了吧。」

畢竟亂改分數是很違法的事。

「礙…」

一群孩子立即沮喪了下,隨即罷手說,「那算了算了,當我沒說埃」

「我很喜歡暮老師的,他人好又不亂髮脾氣。」

暮以鍵越聽越不對問小妹:「這位哥哥說的是咱爸嗎?」咋聽著這麼陌生呢?他的爸爸明明是大魔王好嗎,天天都亂髮脾氣的好嗎?!一言不合就抽他的好嗎?